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她在我的娱乐圈封神
她在我的娱乐圈封神

她在我的娱乐圈封神酒不消

标签: 沈舒舒 现代言情 陈遇
众所周知,沈舒舒作为游走于娱乐圈的一匹黑马,全国人民千千万,男的粉丝占一半
奈何娱乐圈并不是人人都能混得风生水起,沈舒舒摸爬滚打了五年,终于小有名声
陈遇作为娱乐圈没最大的幕后投资人,他一路撒钱,扶正沈舒舒的正统地位,一步一步助力她平步青云
沈舒舒在圈里经常耍大牌,陈遇毫不犹豫地说:“我就是她最亮的底牌
” 陈遇追妻之路步步为营,也步步为赢,为他种玫瑰也肯为她折玫瑰,为她幕后也肯为她露头
这是一个沈舒在爱的簇拥包围下于娱乐圈内封神的故事
状态:连载中 时间:07-09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第5章 心上人


沈舒舒再次登上了热搜前榜。

她和巴博斯一线超跑公司长期合作的消息不胫而走,在娱乐圈和汽车企业界里掀起了一阵大浪,巴博斯官方账号还艾特了沈舒舒,放出十几张她的高清海报。

谁也没有想到,签约的艺人是沈舒舒。

那个靠脸混饭吃的,没才艺还没学历的十八线小网红。

质疑她的声音不断在评论区刷新,沈舒舒往下拉了很久,有她的唯粉,也有黑粉,两大阵营拉开割据战,正吵得不可开交。

场面大概如下。

唯爱舒舒后援会:舒舒老婆最美,不接受任何人反驳,反驳无效!

舒舒限定:我们舒舒出息了,我要去买这辆超跑!

许愿池里的舒舒少女:如果我高一,我会写七言情诗,引经据典行行不提喜欢;如果我高二, 我会写千字散文,辞藻华丽句句点名爱意;如果我高三,我会写一纸情书,哲思神秘再融进荣格和弗洛伊德; 可惜我现在幼儿园,我只会说,舒舒我好喜欢你,就像喜欢大白兔奶糖一样喜欢你!(三只喇叭)

珍爱舒命:去做公主吧,做不被定义的公主,不要管别的垃圾,你要去接手的是上天最好的礼物。(一片玫瑰)

黑粉阵营就没这么乐观,喷子也是很能喷,喷得呱呱乱叫,就差鸡飞狗跳。

打倒孔家店:呵呵,一群无脑瞎眼残疾粉吗?这样的人也配代言?官方出来说话,是不是黑势力拿刀架在你脖子上威胁的,别怕,我们全国人民保护你!

小张同志很优秀:艾特巴博斯官方账号,请问你找她代言不怕超跑销不出去吗?不怕公司垮掉吗?不怕有人买了你们的车出门招不测吗?

小王同学爱冒险:不得不承认她真的很美,但是我相信才华与美貌并存的人设才是娱乐圈的顶流吧。

富士山下:这样的乌烟瘴气,趁早活出娱乐圈吧,回去你的网红圈待着,少来制造污染。

年少轻狂你不狂我狂:鬼知道用了什么手段拿到的机会,见不得人呢,什么流量小花,明明就是流量笑话。

……

沈舒舒从来不在乎外界的评价,质疑她的声音永远不会停止,从很久以前,她就已经学会自我安慰,自我疏解,自我鼓励,遇再大的事儿也百毒不侵了。有时候闲得无聊,还会搞一些恶作剧,比如新建账号专门去怼死那群黑粉,潜入关于她的黑粉群,以出其不意攻其不备之计来个定时炸弹轰炸他们。一天能创建十几个账号,后来事儿多了也没意思,骂她的喷子太多,她根本怼不过来,也随他们去了。

被骂了还一点不在乎的人,要么是高手,要么是咸鱼。显然她就是后者。

倒也郁闷,人怕出名猪怕壮,她这才发展到哪儿呢就招黑树敌。

正待退出微博的时候,一条醒目的信息弹跳出来,巴博斯官方再次艾特了她。

这么大张旗鼓的一出,微博常驻人民直接傻眼。

巴博斯账号点赞并高调转发了沈舒舒昨天晚上的微博,那是她七拼八凑的九宫格自拍。

配文:舒舒仙女下凡啦,巴巴为小仙女疯狂打call!

……

评论区的乌烟瘴气瞬间少一半,评论区置顶的剩下一些夸赞和正能量的留言,不用想都能猜到某方做了公关,砸钱息事了。

沈舒舒扯了扯嘴角,自嘲。

这等明目张胆的偏爱。

还没消停几天好日子,娟姐把一本文件甩桌子上,叉着腰,气喘吁吁。

显然风尘仆仆地赶来。

诺大的豪华欧式客厅里正播放着舒缓的音乐,阳光透过阳台和彩色玻璃落地窗直射进地板,空气中漂浮着星星点点的尘埃物,安静又祥和。米白色意大利典藏版沙发上,沈舒舒手握高脚杯,红色的液体在手指中晃动,她微微垂眼,白皙肤色的大腿交叠在玻璃桌,一副君临天下的做派,就差黄袍加身了。

“哟,潇洒一日游呢?”娟姐调侃她。

“有事就奏,没事就退了吧。”

“……”

娟姐无视她神经兮兮的瞎操作,单刀直入,她下巴一抬,指着桌上那堆文件和通告说:“这些都是你接下来的工作。”

“这么多?”沈舒舒放下两条腿,伸手,翻了翻几下,钻石广告,珠宝展览会,某国际服装品牌邀约,底下看到了一个综艺本子,她冷笑,眸色淡淡,“这么好的资源,居然轮到了我手上?”

娟姐坐下来,环臂,她犹豫半晌,道:“这些都是陈总手上的资源。”

“哪个陈总?”

“还能有哪个?你的老相好。”娟姐抬眼瞪他。

“……”

娟姐接着说:“下个月有一个综艺,搞唱跳之类的,你不是一直想尝试这方面的技能吗,你看,陈总真懂你。”

沈舒舒笑笑不说话。

娟姐见她这副事不关己的模样,咽了下口水,才说:“他还在私下跟我打听了关于你的一些事儿。”

沈舒舒微微一愣,赶紧接话:“什么事儿?”

“他问我,你什么时候对虾过敏的。”

“……”

娟姐一副洞察人心的表情,揉了把她的头发丝儿,“那天,你说谎了。”

音乐夏然而止,一曲完毕,整个客厅陷入了无边寂静,没了声音。沈舒舒目光盯着还未喝完的红色液体,下一秒,歌曲自动切换下一首。

《下雨了》。

过了好半晌,她才对娟姐说:“这些资源我不要了,以后他找你问点啥,你就说不知道,我的事跟他没关系。”

娟姐瞪大眼睛:“你脑袋瓜抽风了?这些资源多少人眼红盼着,你倒好,就为了不跟陈总藕断丝连,这会儿一副矜持做派了,甩手就说不要。”

沈舒舒不听,她起身,把自己反锁在房间,倒床闷头。

门外依旧絮絮叨叨个不停,“你要是不去,我拿命架着你上台!”

“……”

她翻身,靠在床头,身体倾斜着,接着从床头柜里掏出一只打火机和一根烟,咔嚓几下起火,她把烟尾叼在嘴里,不一会儿烟头猩红,飘渺色的雾气徐徐从她脸庞晕染而后散开。

陈遇,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帮她?

五年过去了,还没有彻底忘掉那段感情吗?

余情未了还是暗度陈仓?

心里纠结不已,每当想起陈遇的名字,她会下意识逃避退缩,不仅是因为当初自己的不辞而别,更多的是想到自己当年犯下的一个大错误,根本不值得陈遇原谅。

她坑了陈遇的钱。

五年前,她在网络孵化公司发展不下去了,事业下滑得厉害,钱没赚多少,倒赔了半个身家,便和签约公司提出解约的事,奈何恶心人的势利眼老板不放人,若是自行走掉,就违反了合同的条件,沈舒舒气急,又年轻气盛,死也不愿向残酷现实低头,赔偿了好一笔违约金,才得以脱身另干。

这笔违约金,正是从陈遇给她的银行卡里拿的,这事儿就像一块疙瘩长在心里,她自知这种行为不道德,用一个词形容就是厚颜无耻,不问自拿的性质跟强盗逻辑没啥区别。莫非,他是回来追债的?

她心一狂跳,立马拿起手机,找到陈遇的聊天页面,刚打上一行字儿,打了,没发出去。

说什么?

有什么可说的?

自从两人交换微信,就再也没说一句话,这会儿让她先找话题,又显得她太主动。

大不了把钱两倍还他就行了,现在的她又不是还不起。

沈舒舒犹豫了一会儿,扔了手机。

健身俱乐部楼下,路边停靠着一辆豪华SUV,车窗缓缓降落,后视镜里映出一张五官凌厉又不失风度的俊脸,一副黑色墨镜下是深邃的眼睛,深灰色西装领带打得整齐,偏在这繁华商业大城中平添了一种摩登年代感。

陈遇抬头望了眼高楼俱乐部,问:“你确定她在这儿?”

驾驶座的顾希晨一副胸有成竹的表情,道:“消息绝对准确可靠,沈舒舒一周之内至少有四天下午都会在这儿健身,从来没有差池,她还挺自律。”

陈遇摘下墨镜,看着他,“谢了。”

“去吧,去见你的心上人。”

顾希晨拍了拍他肩膀。

陈遇笑了笑,清澈明朗的眼睛里盛着星星点点的坚定光芒,他打开门,下了车。

顾希晨目送他走了进去,重重叹了一口气,眸子暗沉:“祝顺利。”

沈舒舒在这家俱乐部办了终身会员卡,可以享受最高待遇的豪华版健身房,最顶层里,落地窗下可以俯瞰半个城市之景,她身穿紧身运动套装,黑色背心,显瘦,勾勒出凹凸有致的身材,头发高高束起,发尾在运动的幅度中一摇一摆。

跑步机正以慢跑8-10km/h的速度平缓滑行,她调整呼吸频率,又加快了速,脚步生风。

诺大的健身房只有她一个人,身旁摆放着好几台无人跑步机,上方在岁月中蒙上了一层薄薄的灰尘。

忽然,她余光稍微偏头,看见身旁的跑步机站了一个人。

走路的声音无声无息,沈舒舒完全没发觉。

那人穿着一件白色无袖背心,露出两条肌肉饱满有强劲儿的胳膊,目光往下搭配着一条阿迪达斯运动长裤,侧边两条白杠设计,显腿长又不失潮流风,怎么看都是所有男性中极具完美的黄金比例身材,如此荷尔蒙如火山爆发势不可挡的一幕就这么闯入沈舒舒的眼底。

再看那个人的侧脸……

熟悉的后脑勺,熟悉的下巴轮廓,像……

陈遇!

沈舒舒心一惊,陈遇也刚好调试完启动设备,转头,直直地对上她的视线。

书友评价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大唐妖怪图鉴:开头注水严重,一点点事情罗里吧嗦写一大堆,实在受不了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我从天上来:看见推书说飞升之后得罪权贵被打落凡间,槽点想雨点一般打来。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禁区之门:准备看看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