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督主,江湖大忌
督主,江湖大忌

督主,江湖大忌药师娘子

标签: 古代言情 秦领 陈圆
扑街网文小写手陈圆作死终挂,穿越成为某王朝临终死囚 陈圆:……请问有区别吗?! 坊间传闻生喝人血、活吃婴儿的邪恶老阉宦秦领,奉命查案,放长线钓大鱼放走了女刺客,不料却被领导反杀一局! 阉宦娶妻,天下人看笑话
当鱼饵活蹦乱跳自带着嫁妆撞上门,秦督主冷笑一声:自投罗网,江湖大忌! 指婚夫妻,事事犯冲
陈圆:小写手阅书无数,这些桥段好像在哪看过,这些套路好像都知道…… 宦官夫君:我夫人一定是敌人塞进来的暗探,不得不防! 白头翁大都护:不忠不义,江湖大忌—— 结结巴巴二都尉:自以为是,江湖大忌—— 火暴脾气三档头:得陇望蜀,江湖大忌—— (齐):冷落夫君,江湖大忌!!! 杀手夫人陈圆满头黑线:督主大人,您有什么不忌讳的吗? 韬光养晦隐忍细致大阉宦咬牙切齿:反正江湖大忌! 只想躺平做四品诰命夫人的陈圆被逼入局 表面一心为国、忠君爱国大阉宦却筹划已久…… 陈圆内心os:督主,我看您才是我行走江湖的大忌! 东夷美姬,北海风云,国与国之间穿行,人与人之中生死沉浮 陈圆:督主,前方有敌,振作起来! 秦督主:老奴支棱不起来了,夫人改嫁吧
陈圆:@#$%&!
状态:连载中 时间:07-10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第三章 第三章


陈圆登时陷入了另外一片气味更加可怕的泥沼。狱卒一走带走了所有光线,阴暗和恐惧包围了她。

她猛扑在门框上,呼哧呼哧大喘气,疑惑:“便宜?什么便宜?”

话音刚落,就听到身后浓重的阴影中传来一声轻微的嗤笑。

陈圆惊得一蹦三尺高,差点瘫地上:“!!!……救命啊!”

牢房中没有人,她害怕。

牢房中有人,她更害怕!

陈圆万万没想到,竟然把她这个重罪嫌疑犯跟其他犯人关押在一起。而且听那笑声,绝对是个男人!

这年头流行男女犯人混合关押的吗?这合理吗?!还有没有人权??

她浑身一抽搐,不敢回头,扒在残破却十分坚固的牢门上嚎啕大哭大嚷起来:“放、放我出去!有、有人!这里有……有个男的!!放我出去——哇——”

一声嗤笑,仿佛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陈圆彻底崩溃,毫无形象地放声大哭。

“呵……”背后阴影中的嘲笑极为恶意,似乎在欣赏一场精彩好戏。

她坚持不懈的歇斯底里大哭大嚷终于惹烦了暴躁狱卒,那头远远传来一声更加恶意的大吼:“踏马的给老子闭嘴!没有鸡的阉货太监,弄不死你个贱婢!”

这话如当头一棒,震得陈圆脑袋瓜嗡嗡的。

随即,她更大声地扒在门上使劲拍门,继续放声大哭:“太监,太监就不是男人了吗?!哇——”

坐在她背后阴影中的身影僵了一瞬,缓缓往后挪了一挪。

陈圆不敢回头,她可以肯定,背后那个人正无比阴暗的盯着自己。

这地方根本就是黑狱,完全没有人权可言。刚刚穿来就遭遇死囚+黑狱,她也太难了吧!

现在又搞出一个太监来,这都是什么鬼?!

她一边嚎啕,一边检讨自己上一世有没有写了不该写的文,荼毒了不该荼毒的青年朋友——并没有啊!!为什么要搞这套幺蛾子心理变态大套餐来惩罚她?

不过,阴影中的那个人可能被她高分贝的吵闹吓住了,一时间居然没有对她动手动脚。

陈圆心里打定主意,如果身后那人敢乱动,她一定誓死反抗,使出女子防身术第一十八招一脚踢在——呃,这个那个,他好像也没什么可以被踢的……

想到自己有可能一招制不住身后的大变态,陈圆脸都黑了。咱就是说,穿越技术不佳,顶多落地成盒吧——这么折腾我有意思吗?

然而不论她如何哭嚎哀求,狱卒跟没听见一般根本不搭理,似乎以她的惨状取乐。

不知哭了多久,陈圆的嗓子彻底喊不出声来了,酸痛的胳膊再也扒不住门框,终于“吧嗒”一声掉了下来,瘫坐在地上。

“嗤——”背后又传来一声冷笑,阴魂不散。

陈圆头皮发炸,拖着手铐脚镣丁零当啷爬到声音对角线的角落,抱紧自己警惕地瞪着那团黑暗。

黑暗中隐约有一个人影坐着,看不清全身,可阴影中黑眸却闪着两点不可忽略的光亮。

忽然那人的铁镣也叮当响了一声。

“你!……你、你别过来!!”陈圆尖叫起来,气势很足,可身体蜷缩得更紧了,“不然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黑暗中的阴影并没有再动弹,陈圆理解为这人暂时被自己吓住了。但是她猜也猜得出来,住在这种牢房里的都非善类,潜伏在暗林风影中的野兽,在某个角落里觊觎着她。

一时间,无数黑狱电影的桥段乱糟糟涌入陈圆脑中。

恐惧,愤怒,饥饿,干渴,震惊,说不清道不明的危机感,甚至对未来的茫然,将陈圆包裹得严严实实。

她紧紧闭着嘴,好像一只被扔上河滩的蚌。

她没有依靠,也没发现自己的金手指,一切只能靠她自己。

好消息是,到目前为止,阴影里的野兽还没有对自己发动攻击——

“睡会儿吧。”一个低徊的声音忽然响起,吓得陈圆一哆嗦。

这间牢房并不方正,挨着梁柱有一块凹陷进去的角落,外面本就微弱的折射光线在那个角落彻底隐形,而男人就倚坐在角落深处。

她回想了一下,那人的声音也不高不低,不紧不慢,听不出年龄,更听不出是不是……阉人。

陈圆使劲瞪大眼睛,依然看不清对面不足五尺远的那人模样。

可不知为什么,她有一种感觉,那个人可以看得见自己。

那人似乎真的知道陈圆在警惕地看着她,又不吭声了,半晌,只冷冷地“嗤”了一声。

反倒是陈圆,被那人一说,警醒了好一会儿却发现那人毫无动作,渐渐浑身酸痛和毒药药力作用下的僵硬重新发作,她渐渐精神涣散下来。

那个人野兽一般目光灼灼,在黑夜里闪亮,显然并没有要睡的意思。

不,不对!

她猛地一激灵,虚张声势炸毛:“你、你别动歪脑筋!老娘可不是好惹的!”

说完这句话,她就懊悔得恨不得把自己舌头咬掉。话讲得虽凶狠,可明显语气气势跟小说里写的黑霸势力大姐大有着天差地别。好么,现在那人肯定知道她色厉内荏了。

陈圆,说得很好,下次不许再说了。

她颓丧地将脸埋进膝盖中,疲劳感彻底覆盖了**与恐惧,第一次觉得自己在这个地方、这个地点醒来其实也不错——不出意外的话,她很快就会被打死或者折磨死,总之早死早升天。

奇迹?不存在的。

陈圆不指望出现奇迹,只盼着平静地度过生命的最后几个小时。

很快,她果真跟那个男人说的一样,睡着了。

陈圆再次醒来,是被一脚踹进来的盘子惊醒的。反人类设计向内开的牢房门的底部有个巴掌大小的活动门,狱卒提起门闸,用穿着泥巴鞋子的大脚将一个粗糙朽烂的破木盘从小闸口踢了进来。

在这个黑狱不知待了多久,她也渐渐适应了这里暗无天日的光线。凑着远去火把的微光,她依稀看到地上的破木盘只有一个,上面只放了一个巴掌大小不知什么形状的东西,还有一个更加破破烂烂缺了口的木碗。

求生的本能让陈圆瞬间睁大了眼睛。

食物!水!

她几乎是四脚着地手脚并用爬过去的。虽然她还没有正式受刑,可现在比被打半死也差不了多少。

即便这样,她还是想活。

手指刚触到食物的那一刹那,陈圆就闻到了一股极为酸臭的可怕气味。馒头捏在手里硬如石头,表面滑溜溜黏糊糊,简直就是一坨生物霉菌集合体。水碗里的水也浑浊不堪,气味太上头了!

即便这样,她还是听到隔壁牢房里大呼小叫的打斗声、咒骂声、摔打声。囚犯们在争抢食物和水。

她蓦然反应过来。

两个人,一块食物,一碗水。

陈圆捏着霉馒头瑟瑟发抖。如果说从进来到现在,那人因为忌惮我的武力值而不敢轻易挑衅,那么现在为了争夺食物,你说他敢不敢对我动手?

她猛然抬头,暗处那对寒光闪烁的眼睛正死死盯着她。

为了保命,陈圆咽了一口并不存在的唾沫,喉咙干得冒火,缓缓地将手中的霉馒头举了起来。

“你……要不要吃。”

书友评价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HP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就是,在这篇文出现在眼前之前,你完全不知道同人还能这么玩儿,脑洞无极限,做好死去百万脑细胞的准备再看吧!无cp哈利波特同人,哈利主角。有人说哈赫cp,但在本人看着纯粹是真挚的友情啦。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风驭:清新小幽默的仙侠小说,给你一个不一样的仙侠世界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狼人陈玄风:当年没看过,以现在的标准来看,不怎么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