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放开,我只不过是个村姑
放开,我只不过是个村姑

放开,我只不过是个村姑武仙石榴

标签: 古代言情 穆桑榆 阿治
阿治被一场大雨冲到了瘟疫爆发的慕南,与前来赈灾的将军府公子穆桑榆成了欢喜冤家,两人多处不合,却在赈灾上有着相同的理念
从相互讨厌,到慢慢的合作,两个人越来越合拍,随着慢慢的发展,失忆的阿治慢慢发现,她的身份好像不那么简单
而看起来纨绔不堪的穆桑榆,却有着另外一面
“你不要找我办事,我只不过是一个村姑!” “那怎么办?”
状态:连载中 时间:07-12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精彩节选

第1章 瘟疫


安鸿国慕南。

夏天已经过了一半,整个慕南却还是像浸泡在火一样的天气里面。

一声一声的哭泣,到处躺着的死人,有些躺在路边,有些躺在洪水冲出的沟里面,还有些精力稍微好一点的年轻人,抬着死了的人,去埋了,只是,也是颤颤巍巍的。

许许多多的人,都在哭泣,又有许多孩子,饿得两眼发昏,却在嘴里唱着。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洪水与瘟疫,天灾与人祸。

莫道心中冷,只把来生敬。

怜我老与少,只把秋来盼。

……

阿治听着这一群一群的孩子唱着这悲苦的歌,叹了一口气。

整个慕南下了五天五夜的雨,几乎冲走了所有的东西,房子倒塌,而大雨过后,瘟疫爆发,许多人又死在了瘟疫上。

阿治原本叫什么,倒是不知道,这名字是祝老伯起的,说她是福星,她来了雨就没下了,祝老伯说是被大雨冲来的,漂浮在水上,估计也是沿途哪家的女儿,被大水带来了,不过自从来了之后,雨就没下了,所以祝老伯管她叫阿治,治水的治,不过阿治不在乎,因为她不记得自己叫什么名字了。

是的,她失忆了。

不知道别人是什么感觉,反正对于她来说,失忆可真是一件难受的事情,什么都不记得,也不知道自己从前是什么人,也没人可以说话,刚开始只有祝老伯跟她说话,可是现在,他死了。

瘟疫带走了他的性命。

阿治很难受,可是却不知道怎么办,这些人都在哭泣,可是她觉得,哭泣没有用,总要想一个办法,总不能在这里等死吧!

可是,除了等死,还能怎么办呢?

本来他们还可以逃荒的,只是瘟疫一来,官兵就来了,把他们关在了这里,大概一切就只能够等他们自生自灭了。

虽然封村吧,阿治可以理解,毕竟不能够让瘟疫祸害更多的人,只是你封村吧,总得给吃的吧,总得找郎中来吧,否则,这大大小小上千人,不死在洪水里,不死在瘟疫里,怕是要做个饿死鬼了。

饿啊,真饿!

骄阳烤着大地,地上的湿气渐渐上涌,只闷的人头更加昏昏沉沉的了。

“孩子!孩子!我的儿啊,你醒醒啊!……”远处不知道哪家的孩子又死在了这瘟疫和饥饿之下。

阿治只觉得,眼前一片黑蒙蒙的,下一秒就不知道了。

——

安鸿国都城景鸿城

将军府中。

夜色降临,灯笼早已高高挂起,这一座府邸,就是如今深得皇上宠爱的穆大将军穆怀因之府了。

放眼望去,门口两个石狮子甚为威武,两只大眼睛,狠狠地盯着来人,倒真有穆将军之威名。门上的牌匾,写着,“护国将军”,乃是当今圣上亲题。

只不过这穆将军是国之栋梁,一生都在为国为民,年轻的时候一直都在北部边疆打镇守,打了无数个胜仗。北方的天启国,一听说他,就不敢造次。

穆将军如今年纪大了,皇帝怜惜,召回他做兵部尚书,留了他的长子在北部边疆镇守。

穆将军匆忙回府,只因为刚刚下人来报,说夫人今日身体不太舒服,又没有请大夫,是以他很是担心。更何况,今日朝堂上的事情,又伤人脑筋,下了朝,一堆的人,拉着他问。

可是他只是一个武将啊!

回到府上,他喝了口凉茶,心里才舒坦几分,问道,“夫人今日怎么了?怎么没请大夫?”

“将军,今日夫人一起来就觉得头疼,我们请大夫,她也不让请,只说了将军回来了,请将军去看看。”

绛渊上前说道,她是夫人贴身伺候的丫鬟。

穆怀因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

心里叹了口气,这哪里是不舒服了,这分明是哪里不顺意了,他这位夫人呢,亏他刚刚在路上就一直在挂念着。

可是,他敢不去看吗?

不敢。

世人不知道,他一世英名的穆大将军,其实惧内。

他转头问道,“几位公子呢?”

穆辛上前回道,“二公子,去向钟先生请教学问去了,说了今日会回来晚些,三公子说,府里不好玩儿,他去山上找他师父了。”

穆辛顿了顿,这三公子的原话,他不敢说,“这府里没个好玩儿的,一回来,成天面对着二哥书呆子样,四弟一副浪荡子的样子,娘还天天逼着成亲,真是没意思透了,不如山间来得痛快!”

直接把他娘气的头疼,今儿一天没吃饭了。

穆怀因也知道,这老三肯定不是这样说的,不过他也懒得问了,只问道,“那老四呢?平常他不是跟他娘最亲了吗?怎么今日也没有回来吗?难道又出去鬼混了?”

穆辛上前低着头说道,“四公子今日让人带了消息的,说今日四皇子有宴,会晚些回来!”

穆怀因听这话,也不好再说什么了,“夫人呢?好些了没有?我去看看。”

“是,老爷!”

穆将军的夫人是曾经江湖上的天心侠女,名字唤作杨欣然,只因为行侠仗义,人称天心侠女,曾经也是叱咤风云的江湖人物,只不过后来嫁了人,就在江湖上销声匿迹了,那人就是穆怀因。

穆将军与夫人有四个儿子,大儿子穆真逸,继承了父亲衣钵,在北境镇守,行兵打仗自是不输父亲,甚至有青出于蓝胜于蓝意味了。二儿子穆诗轩,大概是不想毁了这名字,从小酷爱诗文,四岁能成诗,七岁能写文章,十六岁就中了状元,官拜礼部侍郎,只可惜他不爱做官,当了十天,就辞了官,皇帝不好太过挽留,只得随他而去,只说他什么时候想做官了,什么时候再回去。当然这三儿子穆铮原就更有趣了,从小酷爱舞刀弄枪,十一岁,就嫌他爹娘武功太弱,不好玩儿,成天嚷嚷着要去找世外高人,学习武功,最后,拗他不过,只好给他寻了个师父。从此,就常年不回家。

这样看来还是这小儿子更好,这小儿子吧,穆夫人想着,都最小的了,又不继承家业,所以,从小要什么给什么,甚为娇生惯养。这穆桑榆让穆将军最为头疼,也最让穆夫人喜欢。因这穆桑榆最喜温柔乡……

穆夫人坐在床上,吃着糕点。

“夫人,快,将军来了!”

“啊,来了,怎么这么快,快,快拿走!”一阵兵荒马乱的收拾,然后穆夫人躺在床上。

“快,拿走,我不吃,今天我就不吃了,反正我这儿也不好玩儿,也没个人听我的话!”

“夫人,您这是做什么呀?再不高兴,也不能不吃饭呀!这二公子三公子一直是这样,好在四公子不是一直听您的话吗?”绛雪劝道。

“哼,我还不知道,老四就是嘴上哄的我高兴,他真的照我说的办吗?不过呀,我也高兴。”

穆怀因听得有些尴尬,略咳了几声。

“来了就进来呀!”穆夫人一脸的不高兴的说道。

穆怀因换上一脸讨好的表情,“夫人——”扑坐到穆夫人身边。

几个丫鬟都忍不住笑了起来,若是有人看到这副场面,一定以为这穆将军被鬼附身了。

“得了吧!你那几个儿子要气死我了,你少在这里给我添堵!”穆夫人一脸嫌弃。

“怎么了嘛?他们又怎么气你了,我到时候收拾他们。”

“哼,你收拾他们?老二你说理说得过他吗?老三你打得过他吗?”

翻了个白眼,穆夫人起了床。

“我是他们的老子,难道他们还能跟我唱反调不成!”穆怀因板着脸说道。

穆夫人没理他的自说自话,只倒了一杯水喝,“你得了!反正我也不指望他们成亲了,随便他们吧!只是,这老四平日最是听我的话,他肯定会听我的话成亲的。”

“哼,穆桑榆,让他娶妻简直就是耽误了人家姑娘!”穆怀因站了起来,不屑的说道,说起他这四儿子,他就来气,书不好好读,成天往这烟花之地跑,最是油嘴滑舌,偏偏打不得,骂不得。

“你说什么?穆怀因,你少给我看不上我儿子,我儿子怎么了?”穆夫人登时火气上来,横眉看着穆怀因。

“好好,我没说他什么,只不过,你出门去听听,你那个小儿子,都是些什么名声!”颇为无奈的说道。

“我管他别人说的什么!”不屑的语气,嚣张的声音,十足的江湖气息,穆怀因看着笑了笑,当年可不就是喜欢她这江湖的痞气。

转了转心思,说道,“你不管他别人说的什么,你总要顾忌皇家吧。桑榆当年承蒙太后赐婚六公主澜梦,这皇家公主,哪能容许我们桑榆娶妻呢?”

“可是六公主都失踪好多年了!难道她不回来,我们桑榆就一辈子不娶妻?”穆夫人颇为委屈的说着。

穆怀因不敢接话,这话接下去,可不好说了,只好让人传膳。

刚坐上桌子,就见宫里来人,让他连夜进宫。想来出了什么大事,否则很少这会儿传他入宫。

书友评价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仙侠世界的日常:十万年前,有一仙人,乘白玉船,携三千童男童女,登陆青云洲,是为人族之始……黑暗的仙侠日常,你从来多不知道,仙侠原来可以这么致抑郁……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我对钱真没兴趣:挺有意思的,但基本上大众选项都和我反向,就不看了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万古最强宗:这么低的分成绩却那么好,从这个角度看,龙空的口味已经完全脱离了人民群众了。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