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都市小说›纷世里的吟安山
纷世里的吟安山

纷世里的吟安山染雨

标签: 染雨 萧吟安 都市小说
原本庸俗遍地的世界,突然变得纷纷扰扰,怪事连连
地下随机迸射而出的致命荆棘使人防不胜防;背靠着树木,对面的朋友会突然惊恐的看着你的背后;河边野炊,突然蔓延而至的水型怪物
……
一时间,人心惶惶,草木皆兵
这时候的人们在无心去为三斗米折腰,在无心去当舔狗,当小奶狗,无心再去社交软件上扭扭捏捏,低级趣味搞笑……,因为,安稳的活着已然是奢望
有人近水楼台,亦或机缘深厚得到能使人变强的果实,井水,家里祖传下来的怪石突生异彩,古代流传下来的建筑突然灵光大方,也有些善良的生物变化成了通人性的奇兽与人为友,……
这是祸福相依,世界依然有转机
各方平奇之物,皆开始了绚丽的变化……
主角,萧吟安,一个平凡却暗藏雄心之人,在纷世到来之际,与自家的老屋中寻到了一个“吟安山”,此山非彼之山,一开始只是一微末的小山丘,但却有可以持续成长的潜力,且看他们如何一起变化成长,化腐朽为神奇,于纷世中想方设法,得以安稳生存
状态:连载中 时间:07-12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第 6章 一开始只是个小土包


动物世界里,地上的怕陆地上的霸主,天空上的怕天空中的霸主。

真的印证了那句话,生于忧患而死于安乐。

而萧吟安此时……。

一声嘶哑的鸟叫声从斜后方传来,“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萧吟安迅速转头看了一眼,差点栽了个跟头。

那是个什么变异的怪鸟,竟然浑身都是嘴!

本应该是爪子的地方,却是长而尖锐的嘴;而嘴的地方,却长出了一个十字剪刀嘴,眼睛、鼻子、耳朵都不知道被挤到哪里去,光剩下嘴了;翅膀也是大长嘴拼成的,但为了飞行方便,还有羽毛;就连肚子上也是嘴,……。

你丫的,我猜你一定是饿死的,那口水流的真吓人。萧吟安加快了脚步。

距离自己的老屋所在,还需要跳下至街道后,再攀登至一次屋顶。

但如此一耽搁,那必然会被这个“嘴鸟”给追到了。

一声熟悉且粗犷的马儿嘶鸣声在另一侧响起。

糟了,连街道都不能跳下去了。

这上有“多嘴鸟”,下有“獠牙马”。

他来不及多想,只有往下方的屋舍钻去,即使情况万分危急,萧吟安也并没有乱了阵脚。

所幸这个房子旁边有个比较厚的围墙。

他目光坚决,神态冷静,跳下围墙,贴着墙壁就往下滑,咬牙忍受着皮肉摩擦传来的痛楚。

生死之际,疼痛已无关紧要。

跳至院落,立即环顾每一处房门,迅速找了一处开着的,就跑了进去,关紧了门窗。

紧接着,“多嘴鸟”后而俯冲抵达,竟是“无脑式”的刺向了房门,这尖嘴的穿透力很强,将厚厚的木门一穿而过。

但还好木门没被撞倒,此门的构造竟是出奇的坚固,他暗暗庆幸。

“多嘴鸟”挣扎着想飞离,于是,响起了有节奏的“怪异敲门声”。

萧吟安见此景,想都没想,一个箭步上前,就是一锄头将穿过来的“十字剪刀嘴”给了一下子。

歪了,像金属一样歪了,并没有想象中的平整而断,而后血花迸溅的场景。

萧吟安心中惊诧着,又补了几锄头,将这怪鸟像做标本一样,钉在了木门上。

于是,怪鸟的每个嘴里都发出了凄厉的惨叫声,听之使人头皮发麻。

不安的低头看向“老屋一角”,自从它离开那个屋顶之后,似乎就“晕过去了一样”。

虽然与它之间还有那种熟悉感,但却并没有像潇潇那样可以在自己的心底发出声音。

“神啊,救救我呀。”因为萧吟安又听到了院门口方向传来了粗重的嘶鸣声。

但在这刹那间,萧吟安却丝毫不怠慢,一咬牙,以自己最快的速度,两锄头凿开了一旁的木制窗户后,向外横跃而出。

再次经历了皮肉摩擦之苦。

而后,他临近找了处围墙,用锄头一钩,用力拉着,三大步就又攀登到了屋顶上方。

微风吹来,周身一阵凉爽,那种摆脱困境的感觉,着实不一般。

如果刚才留在屋子里,会是什么后果,不敢去想。

冲进来的怪马看了看屋顶上的萧吟安,急得嗷嗷叫,又看了看被钉在门上的“不争气的多嘴鸟”,气急败坏的就咬了上去。

那血腥的场景使人见了,定会毛骨悚然,这“多嘴鸟”纵然浑身是嘴,但却被钉在了木门上,行动不便。

且怪马那如镰刀一般的獠牙似乎更胜一筹。

这异类互相残杀的场景,萧吟安并没有具体的去看,恐生变故的他,只是淡淡地扫了一眼。

跳至街道上,又攀爬至自家老屋所在的片区房屋上后,萧吟安暗暗松了口气,定了定神。

还好,异类之间是会自相残杀的,它们之间还没有某种统一的“团体意识”。

萧吟安心情激动着,离老屋越发的近了。周围似乎已经没有了异兽,但远处依然不时的传来的缥缈的怪声,使人心底发毛。

当离老屋还有二百米时,终于听到了那明明分离不久,却久违的声音,口袋里的“老屋缺失一角”也有了反应,发出了淡淡的灰色朦胧光芒。

“你我方圆之内没有危险,奔跑吧少年,所受之苦都是对你的锤炼,都是命运对你最好的安排。”

潇潇的声音在心头响起,担心和欣慰的情绪交织着。

萧吟安所经历的一切,在这一刻全部的传递到了潇潇的意识中。

经历了如此挫折,终于见面,怎么可以还没个正型。

如果不是此时的周边环境暗藏凶险,那么本应该是一场荣归故里的场景。

萧吟安向潇潇的方向冲刺着,毫不迟疑,像孩子投向母亲的怀抱一样。

“啪嗒。”当最后一声轻快的脚步声落下。

萧吟安紧绷的神经终于舒缓了下来,他仰面躺在老屋的屋顶上,将那缺失的一角顺手从口袋里掏出。

那蔚蓝的天空,曾经是想抬头望就望,现在唯有在老屋的屋顶上可以做到了。

天空象征着自由,而现在只有安全才可以成全自由。

因为与潇潇心意相通,所以身下的一切都尽在掌握中。

此刻的潇潇正全力的“熔炼”着老屋里的剩下的与其有关之物。

……。

屋顶下落,再下落,萧吟安并未在意,毕竟这老屋已变迁了不知多少岁月,添砖加瓦的自然是常事。

心想,所幸只是缺失了一角,不是好几角,否则自己还要经历多少事,不敢细想。

……,落,屋顶再次下落,直到房子比旁边的矮了一大截。

萧吟安忍不住错愕的坐起了身,四顾观察起来。

才发现老屋里的家具等杂物已经全部被“搬”到了外面。

“潇潇,你最后可是要变成一个安全又坚固的房子?”萧吟安想先问出个所以然来。

“不,是山,而且是无限成长的山。”潇潇的语气中有得意的调调。

“这么厉害?”这个消息真是锦上添花,意外之喜。

“你放心的瞧着,候着吧,以后你将是这纷世里最使人嫉妒的存在。”

闻言,萧吟安不由自主的开始幻想着自己的未来,天下大乱,人人草木皆兵,唯有自己的地盘安如净土。

那是一种唯有此处最安稳,别处是纷乱的安全感。

于是,萧吟安跳下屋顶,走到杂物旁,一边检查着自己需要留下什么,一边静待着潇潇的好消息。

想想潇潇都要成山了,哪怕一开始只是一座小山,那装这些东西也绰绰有余吧。

但在如今的纷世里,一些无用之物也不必占用空间。想到这,他暗暗夸赞自己是个会过日子的人。

……。

潇潇就像个净水器一样,将老屋的精华尽数容纳,并将“废物”排出。

当他变化成一个巴掌大的三角锥形体时,萧吟安的手心捏出了汗。

“还没变完呢。”潇潇的声音响起在心头。于是萧吟安继续期待着,等待着。

灰色的且清澈的光芒继续流转着,萧吟安目不转睛的看着。

逐渐地,灰色的三角锥形体向各个方向延展。

萧吟安目光希冀起来,打消了部分怀疑的念头。

直到……。

直到潇潇成为了一个可爱的小山丘。

不,说其是个小山丘都过了,只是个小土包而已,没错,一个连原来老屋的体积都不及的小土包。看大小,也就够自己在里面打个地铺,勉强睡觉用。

“潇潇……。”

……,没回应。

“潇潇,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对不对,快,别闹了,现在局势动荡,不是开玩笑的时候……。”

“哎呀,人生哪有一蹴而就的事,别看我体积小,可从此,在这镇上你可以想去哪就去哪,还不知足吗?”潇潇的话说的很有底气,但它的心中却在打鼓。

潇潇本想至少也留下老屋一半大小的空间。可是自己为了恢复状态,太贪婪,一不小心,吸纳的比预期的多了些……。

“噢,对了,千纸鹤也不能浪费。”说着,只见那引路千纸鹤从萧吟安的口袋里飞出,被潇潇“吸纳”。

萧吟安哑然。

“我现在可以说是粒粒皆辛苦,为了我们以后的发展,一定要‘节约’。”

萧吟安一听,感觉也挺对的,潇潇这持家有道的性格还是跟自己很像的。于是他很欣慰。

但这空间大小,实在让他难受,……。

书友评价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文娱神话:抄书和娱乐夹杂着写,真的受不了这么跳来跳去的。。。毒草。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点歪你的科技树:雾草,要不是有神农鼎护身,贫道一代神农差点就白日飞升了... 这主角智商大概...负数? 有的书评分1星是因为确实只有1星水平,有的书1星是因为龙空不支持负星……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维止王朝的剑客信条:主角的欢快画风和故事灰色的背景完全不搭又鸽了又出宫了又太監了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