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诡异:我真不是邪神啊
诡异:我真不是邪神啊

诡异:我真不是邪神啊阿文不发呆

标签: 奇幻玄幻 李寒禅 阿文不发呆
【诡异流+无系统+智商在线】 李寒禅带着一个特殊的梦,来到了这个疯狂的世界
邪恶祭祀、诡异的神佛
当天外的呓语在他耳边响起时,李寒禅瑟瑟发抖: “诸位远道而来,可敢到我梦中一叙?”
状态:连载中 时间:07-12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第六章 通往梦境


等李寒禅重新站在家门口,天色已经渐晚了。

他的腿打着颤,好像风一吹就能倒在地上。近十里的路程,他几乎是咬着牙才坚持下来。

回来的路上他考虑再三,还是将铜钱揣在了身上。

既然自己现在也丢不掉它,那就当它不存在吧。

至少有这铜币,自己只要不出遥国就不会饿死。不过用这钱有个前提——得跑得快,不然可能会被卖东西商贩揪住打死......

李寒禅走过敞开的院门,心跳逐渐快了起来。

这次他没有大声喊妹妹的名字,而是径直去了侧室,然后是自己的房间,还有柴房。

没有意外,这些地方都没有妹妹的身影。

最后,他强忍住内心的抗拒,走进了堂屋。

傍晚的光线有些弱,但李寒禅勉强还是看清了:

暗红色的血液已经凝固,像是给房间里铺了一层红地毯,一些白色的骨头零零散散掉在地上。

扑面而来的血腥味刺激的李寒禅几乎站不稳了,他面色铁青往里走去。

想要去里面的房间,就得穿过堂屋。但他刚走出两步,就再也仍不住,弯下腰在墙边干呕了起来。

虽然两世为人,但李寒禅什么时候见过这样血腥、宛若屠宰场一样的场面,

他的脸上青筋暴起,

恐惧、愧疚、自责,千百种痛苦的情绪充满了他的心。

他直接用衣袖抹了抹嘴,然后走进后面的房间。

李水月也不在这里。

家里已经找遍了,李寒禅的心再一次掉入谷底。

他像被抽走了所有力气,瘫倒在了地上:

自己一家人在城里也没有什么近亲,

失去父母,而且目睹了一场惨剧的李水月,能去哪里呢?

李寒禅不知道,但他不敢想象,一个小姑娘在这诡异的世界里独身一人,会经历什么。

“我该怎么办?”李寒禅喃喃自语,

“或许宁山红有办法,但我睡觉入梦,醒来后又会忘记梦境里的事情。”

“难道要去报官吗?李水月独自一人应该走不远,可去衙门也得交‘欢喜钱’,而自己身上只剩那枚铜币了......”

“铜币?!”

李寒禅猛地坐了起来:怪道人说这铜币能压制我的幻觉,那只要破坏了这钱,应该就能通过幻觉和宁山红交流了。”

想法是好的,但无论李寒禅用牙咬,还是找来柴刀劈,这铜钱都完好无损。

事情陷入了困局,李寒禅也重新躺倒在了地上。

他将铜钱举在面前,

“咦?”

这方形的钱眼里竟然有一抹黑暗,但铜币对着的方向明明是黄色的木梁。

李寒禅缓缓将钱币贴在右眼上,果不其然,他的视线没有穿过钱眼,而是看到了一片翻涌的黑色雾气。

他慢慢扭头,一只打着瞌睡的白猫出现在他的视野里。

“宁山红?”

白猫耳朵动了动,慵懒地将头扭到了另一边。

“死猫!”李寒禅咬牙切齿。

这次宁山红终于睁开眼睛,一脸懵逼地望了过来。

“喵嗷!”

李寒禅愣住了,他没想到宁山红直接炸了毛。

“你你你是何方妖孽?!”

“是我。”

似乎听出是李寒禅的声音,白猫踱着步凑过来。

“你......你怎么只剩一颗眼珠子了?”

李寒禅:“???”

一人一猫同时陷入了懵逼状态。

“先别管这些,我有事情要问你。”

宁山红只见一只眼珠漂浮在半空中,急切的声音凭空冒了出来。

“你有没有办法找人,比如什么占卜问卦。”

“找人?我哪会那种东西啊。”

气氛顿时凝重了起来。

感受到李寒禅目光中的不善,宁山红又慌忙改口道:

“找人也不是做不到,只是我困在这里,对外界的感知全都被隔绝了,所以......”

“爱莫能助啦。”

宁山红一脸真诚,但李寒禅总感觉她其实有办法,只不过不想帮忙罢了。

“你想出来吗?”

“嗯?”

“你帮我找人,我可以发誓,等我能控制这个梦境就放你出来。”

“那我们签契约吧。”宁山红的竖瞳盯着李寒禅,道:

“仆役契约。如果你没履行诺言,就会成为任我驱使的奴仆。”

李寒禅当然不可能同意,他不会将主动权交给别人。而且,谁知道那契约会不会被做手脚。

看到李寒禅沉默,宁山红揉揉脸道:

“或者你可以心魔起誓,这种誓约不由我主导。”

这次李寒禅答应下。

但看到宁山红那意味难明的眼神,恐怕这心魔誓才是她目的所在,就是不知道这里面藏着什么坑。

很快,李寒禅对着心魔发完誓,但好像也没有发生什么变化。

“这样就好啦。你要找的人是谁?我需要感受一下他的气息。”

“是我妹妹。”李寒禅就地躺下,准备睡觉。

只有睡着后,他才能真正的前往梦境。

幻觉虽然能让自己和宁山红交流,但实际上两人并不在同一个维度,自己只是能看、能听到。

“不用这么麻烦。你们是血亲,找一根香,把你的血滴在香上烧给我。”

“这样能行?”李寒禅挑眉。

“香火可是这个世界最根本的力量之一,当然能行了。”

“好。”李寒禅按照宁山红的指示,很快将香点着。

“收到了吗?”

宁山红没有回话,她的眼瞳越来越红,身上白毛鼓起,活像一团长了眼睛的毛线球。

“大玄国。”她身上的气势慢慢退去。

“我得睡一会了,没事别烦我......”

话还没说完,宁山红就趴在地上打起了微鼾。

“心真大。”李寒禅吐槽。

不知道她是怎么在这黑雾的包围圈里睡着的。

“对了......这里最近多了一只狐狸......”宁山红半睡半醒间,又冒出了一句话。

“狐狸?”

李寒禅有些摸不着头脑,梦境里哪来的狐狸?就算有,也早被灰雾吞了吧。

心中疑惑,但李寒禅不敢不重视。

他转动身子,就像拿着单筒望远镜一样,透过铜币查看梦境里的情况。

还是漫天的灰雾,只有中间空出的一小块空间可以立足。

不知是不是错觉,黑雾包围的空地似乎变大了一些,原本最多五步大小,现在似乎足有七步。

“不知道这变化是好是坏。”

李寒禅心神一动,一缕缕灰雾凭空冒了出来,这是他能控制的全部力量了。

“去。”

灰雾瞬间散开,向四面八方飘去。

接触梦境这么久,李寒禅还从未探索过这里。他有些好奇,这无穷无尽的黑雾里,甚至黑雾的外面,到底有什么。

李寒禅屏住呼吸,感受着自己释放出去的雾气。

灰雾中一片死寂,之前听到的窃窃私语声好像就这么凭空消失了。

“嗯?”

某个方向的雾气传来一阵特别的波动。李寒禅心神一凝,控制着其他雾气向那个方向汇集而去。

没过多久,灰雾像渔网般,包裹着一团黑色的东西飘了过来。

李寒禅控制着力量,将雾气缓缓散开。

里面是竟然一团有形状的黑雾。

“还真是狐狸,但这也太小了。”

说是狐狸,才巴掌大小,但它身上连黑雾凝成的毛发都清晰可见,倒还蛮精致。

不过黑雾只是凝聚成了一个形状,并没有让它产生神智。

“不知道能不能控制着它去战斗。”李寒禅略微沉思。

黑雾的侵略性明显比自己控制的灰雾强许多。这么凝实的一团黑雾,哪怕直接丢在敌人脸上,伤害肯定都很可观。

李寒禅要做一个尝试。

一缕缕灰雾丝缓缓钻进黑色狐狸中,渐渐像经络一样,布满了迷你狐狸由雾气组成的躯体。

他心念一动,飘在半空中的黑狐竟然动了起来。

扭头、摇尾、张嘴......

迷你黑狐像是提线木偶一样。

“成了!”

书友评价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术士的幸福生活:我觉得不错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求生在动物世界[快穿]:一种野性的感动。好看。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巫师不朽:这么贬低诸神世界的法师真的好吗,在法师看来巫师是一群靠血脉成长的低智术士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