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修仙:反派妖女把偏执大佬虐哭了
修仙:反派妖女把偏执大佬虐哭了

修仙:反派妖女把偏执大佬虐哭了星十九

标签: 古代言情 白婴 落银
一场大火把白婴带到了异世大陆,本以为来到了修行世界可以万里山河任我行,哪知自己一个人族不仅不能修炼,还在这满是兽妖的世界遭受了非人的待遇
歧视、打压、换血、挖心
她的心气被消磨殆尽
命运却在这时给了她第二次机会,重回人类世界,本可以再无枷锁,可她却亲手选择再次与世人为敌
质疑、不解、辱骂、追杀
命运之轮兜兜转转,少女的眼神却在这层层剥开的迷雾中愈发坚定
血性、渴望、梦想、追求
“我想要的不仅仅是强大
” “卡——大家辛苦了,这次的‘人妖和谐靠大家’宣传片顺利完成!” 白婴面色泛白:......怎么拍片比打BOSS还要累! 亲友1:来,小白,把这碗十灵大补汤喝了
亲友2:老大,不是说好了我也能入镜吗!!! 亲友3:小白白啊,活儿是我介绍的,这次的分红怎么着我也能拿到一成吧? 亲友4一言不发,抬手为少女擦去了额上浅浅渗出的细密汗珠
———————————————————————————— Q:在妖族时被人称作“异种”,到了人族又被称为“怪物”,请问您是如何保持心理平衡的并取得了现在的成就? 白婴:嗯...不要脸就好了...
状态:连载中 时间:07-14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第7章 落网


“那人当真不是你所杀?”白婴双臂环抱,居高临下看着蹲在地上的弥生。

弥生这会儿正垂头丧气抱着自己的脑袋,只听他闷闷道:“都这会儿了,我还用得着骗你?”

按照弥生的说法,之前他找不到白婴也无法走出此山,只能徘徊在此,而山中还总是有成群结队的“异种”出没,他修炼时便一直躲在幻镜之中,直到一个月前他的修为有所突破,妖力波动总是透过幻境映射出去,这自称“季应风”的男子也不知通过什么法子竟直接找到了他,想要抢夺他手中的幻镜。

两人交战,男子却不敌他,被打成重伤后逃走,弥生这才发现自己身上的幻镜竟也不翼而飞,可待他追上前时男子却早已不见踪影。

“这山也太过古怪,你也是,他也是,明明气息都还在此处,我却无论如何都找不到你们。”弥生耸了耸耳朵。

白婴心里却门儿清,师父的大阵是阻止外人进入的迷阵,按理来说阵内气息也会相对被隔绝,可闻气辨息是赤犬一族天生的能力,只不过弥生的实力还是弱了些,也仅仅只是能闻到些许气息而已。

幻镜对弥生来说太过重要,他一直在山中四处搜寻,终于在今天找到了“季应风”,两人再次激战,可男子却依旧不敌,最后弥生将他打伤取回幻镜便匆匆离开。

“这就完了?”白婴也学着弥生刚才的样子摸了摸下巴,“你只是将他胸口打穿?”

“爱信不信!”弥生只抛来这么一句话就不再开口。

白婴也跟着沉默下来,致命伤应该是尸体眉心那处孔洞,看样子是一击直接将其元神击溃,但伤口与弥生留下的其他伤痕出奇一致,都留有焦黑痕迹,一看就是火系法术造成,可若不是弥生,又会是谁干的?

不过...白婴摇了摇头,甩开了这些纷杂的思绪,说到底这些与她也没什么关系,她想知道的只有一件事,于是她又问道:“除了镜子,你还在他身上拿了什么东西?”

弥生听此像是被刺激到一样抬起头,嘴角露出两颗尖牙,凶巴巴道:“我才不干这种小偷小摸之事!”

白婴扶额,若东西不在他这里,就只能是被真凶拿走...最棘手的情况还是出现了。

“你还挺有狗品。”她丢下这么几个字,不等弥生从地上跳起来跟她拼命,又继续道:“出去吧,我得走了。”

本来还以为有什么蹊跷,哪知盘问了半天,才发现根本没有什么有价值的线索,他与自己一同穿越过来应该只是巧合。既然如此,她也没有理由再待在这里,她还得接着去找师父丢失的宝贝。

至于这傻狗...

白婴知道,他会被当作怪物,在这个世界会活得跟当初在云泽大陆的自己一样艰难,不过这一切又与她何干,落井下石的事她不屑去做,以德报怨的事她也一样做不来。

“异种!我们去哪儿?”耳边传来弥生依旧凶巴巴的声音。

白婴被这声“异种”打断了思考,她却一言不发,只是静静地盯着弥生的眼睛。

弥生被她盯得发毛,想到脑门儿上还没消下去的几个大包,气焰一下子短了几分,迟疑道:“你,你想干嘛?”

“我看你好像还没搞清楚状况。”白婴轻声开口。

“不是‘我们’去哪儿,我没有和你一起行动的打算,也不想和你扯上任何关系,还有...”

说此,她顿了顿,一字一句道:“在这个世界,你口中的‘异种’是你自己。”

弥生一怔,脑中忽然浮现出他来到这里见到的第一个异族修士。

彼时他还在山中徘徊,那修士是他来此见到的第一个活人,头戴帷帽黑纱遮面身着宽袍,他上前喊住对方想要询问,对方扭过头后愣了半晌,紧接着大喊一声“怪物!”并忽然出手将自己重伤,情急之下他还是躲入了镜中才逃过一劫。

那修士出手时宽袍轻启,帷帽下的黑纱飞扬,弥生才发觉对方并非兽妖一族,那模样与异种白婴倒是差不离,后来时间渐久,他才发现这里到处都是异族修士,竟连一个同族也没有,他不得不四处躲藏,连修炼也只能在镜中进行。

“我才是异种?可是,可我...”弥生觉得自己应该对此感到愤怒,但他发现自己心中竟连一丝愤怒的情绪也挤出不来。

一种难言的孤独感包围了他,半晌,他还是梗着脖子硬声道:“那又如何!你别忘了这是在我的幻镜之中,没有我你别想出去!”

白婴对此却不以为意:“杀了你,这镜子就归我了。”

“!!!”弥生倒吸一口凉气,眼前之人比自己矮了一个头还多,说出的话竟恐怖如斯!

关键的问题是他现在确实不是白婴的对手,从气息上判断,对方的实力竟然达到了五阶,已经远远超过妖力刚迈入四阶前期的自己。

这才不过一年的时间,她究竟是怎么做到的?要知道少主那种天才,妖力达到五阶也用了整整十七年!

弥生自知不敌,也没再多说什么,上前扛起黄衣女子,手上幻镜华光一转,他们瞬间又出现在刚才那棵古树之下。

四周静悄悄的,弥生将黄衣女子放在树下,再抬起头来却发现白婴已经走出一段距离,他不自觉地跟上前去,刚走两步,就听见前面传来少女清灵的嗓音:“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别跟着我!”

他停在原地,看着白婴逐渐远去。

细碎的阳光从树荫中洒落在他的身上,直到少女的背影完全消失,他才抬头看了看碧蓝如洗的天空。

这是云泽大陆从未有过的天色,纯净得似乎能将自己的灵魂吸走,就算来到这里已经一年之久,每每见到这种蔚蓝,他还是会像第一次见到时那样沉醉其中。

他伸手接住了几缕斑驳的阳光,感受着这丝就像小时候依偎在母亲怀中的温暖,半晌,他用力握了握手掌,却只抓住一片虚无。

天大地大,自己又该何去何从...

也不知过了多久,弥生回过神来,朝着与白婴相反的方向快速离去,他却没注意到,林中阴影处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玉冠青衣的男子,对方一双眼睛犹如深不见底的黑渊,正若有所思地盯着自己。

------------------------------------

凌天宗,浩气台。

这里是宗内每月一次聆听宗主和各峰长老传道讲经的地方,今日本该轮到宗主亲临,但此刻经台上正襟而坐的却是天阳峰的无虚长老,一群年轻弟子在底下全神贯注聆听讲道,但细看却能发现各个身上的气息都有些许躁动。

“今日就讲到此罢。”无虚长老语毕,也没再继续往常的“拖堂”环节,而是匆匆离去,年轻弟子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就像得到了什么信号一样,一窝蜂地围上了天青峰的几位弟子。

“庆良师兄,你们真的在玉竹山见到妖族了?”

“李飞师弟,那妖物到底什么模样?当真长着兽头?”

“难道真的和传说中一样身形比寻常屋舍还要高大?”

“听说你们还与那怪物交战了?它实力如何?”

“师弟...”

“师兄...”

......

天青峰几人被团团围在中间接受着七嘴八舌的提问,庆良终于忍受不住,摆了摆手有气无力道:“诸位,莫要再问了...”

旁人见他这个反应,更是议论不休起来。

“宗主今日没来,是不是亲自去往玉竹山捉拿妖族了?”

“师兄,你倒是给我们说说呀!”

众人都眼含期盼盯着庆良,他只好叹了口气,朝众人抱了抱拳:“各位,不是我不愿说,我们当时也只是远远看见,不能确定是否真的为妖族出世,一切还是等宗主和众长老从玉竹山回来再做结论吧。”

周遭的议论却一直没停止过,有人忽然说道:“听闻阿笙师妹曾被那妖物给抓去...”

此言一出,众人纷纷四下张望起来,却没看到阿笙的身影。

“听说她已经被救了回来,今日怎么没见到她?”

“阿笙师妹应是与那怪物近距离接触了吧,她可有说过什么?”

“她在哪里?今日未来莫不是被那妖物所伤?”

庆良的脸色在众人提到阿笙时变了又变,却始终抿紧嘴唇,一脸的欲言又止,半晌,在众人的追问下,他才不得不开口:“小师妹她...失忆了。”

“什么?!!”

所有人一下子又炸开了锅,似乎都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毕竟失去记忆这种事情在修士的身上几乎是不可能发生的,更不要说阿笙已经是灵师境的修士。

“还不是都怪大师兄...”旁边一直未说话的李飞此刻眼珠一转,像是想起了什么,假装自顾自地嘟囔起来,声音却刚好能让周围的人都听到。

“天青峰的大师兄...不是陆尽师兄吗?”周遭的人窃窃私语起来。

庆良双眉倒竖,厉声朝李飞喝道:“李飞,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李飞则换上了一副义愤填膺的面孔:“我说错了吗?若不是大师兄为了出风头与众人分开行动,小师妹也不会独自去追他,更不会被妖物给捉了去!”

庆良冷笑出声:“李飞,你的良心被狗给吃了?大师兄那是为了我们的安危着想!”

李飞也不甘示弱:“可他一意孤行害了小师妹也是不争的事实!”

“大师兄为了救小师妹独自去追妖物,小师妹最终也是被他救了回来,这些你都忘了?”

“可他后来甚至轻信妖族的话,判断失误将前去增援的人全都调往山北,不然那妖物早就被拿下了,哪里还用得着劳烦宗主和众长老!”

“你——”庆良知道李飞一直以来因为师父的偏心对大师兄颇有微词,说是“偏心”,其实也就是师父对大师兄的关注更多一点,大师兄实力强横却从不在大家面前摆架子,就是性格冷淡了些,可他那个性子,就连面对宗主时也都是冷冷淡淡的!

再者,他们天青峰在凌天宗里本就一直不温不火,好不容易出了大师兄这么一个天才,这才在宗里有了些许地位,他们这些同门待遇也跟着水涨船高。

庆良恨恨地盯着李飞,颇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意味——没想到对方竟会在众目睽睽之下编排起自己人的不是。

他气不过,两步冲上前去就揪住李飞的衣领,李飞也梗着脖子不服软,眼看着两人就要动起手来,众人急急忙忙将两人拉住,还没来得及打圆场,就听一人远远地喊道:“宗主,宗主他们回来了——”

喧闹瞬间就停了下来,所有人都扭头朝那人望去。

来人大口喘着粗气,一路的狂奔让他没办法一次性说完全部的话。

“在,在一元殿!”

只见他神情激动,整个脸庞已经完全涨红起来。

“妖物...落网了!”

......

书友评价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护花高手在都市:我现在看见这种书名就吐了。表示鱼人二代的《校花》毒翻了我……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无限英灵神座:黑暗系深度NTR及**爱好者等属性集合。作者菌在爱爱方面的奇思妙想让我对这本书欲罢不能……各个有名有姓的女主角的收入方法都不同,剧情也不同,虽然被和谐了,但是依然值得看看邪恶的人类。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武当宋青书:到现在为止看过的最好的金庸小说同人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