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王妃脾气好爆!爷已入坑
王妃脾气好爆!爷已入坑

王妃脾气好爆!爷已入坑夏小禅

标签: 凤微微 古代言情 闻人倾
凤家秘辛暴露,引起了一场腥风血雨,致使凤家一家被流放边境
为了查清真相,凤家小幺重新归来,斩孽缘,破迷局
状态:连载中 时间:07-18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第7章 谁身上还没点秘密


来人是同仁堂分堂的胡掌柜,这是知道凤微微又会针灸术又会开方,想请她给自家二少看病。

凤微微一脸难色,推脱道:“这?实不相瞒,我们一行有急事正赶往燕城。”

胡掌柜咧嘴一笑,“不耽误不耽误,我们二少人就在前方的桐城,桐城是去往燕城的必经之地,过了桐城再走两天就到燕城了。”

凤微微看了一眼闻人倾,闻人倾轻轻的点了点头。

几人休息了一会儿,又连夜赶路了。一行人刚到桐城,没想到竟下起了瓢泼大雨。

咳咳…咳咳咳……

闻人倾的咳嗽声让凤微微秀眉微蹙,“胡掌柜,我们还有多久能到?”

“快了,快了,前方那座府邸就是我们东家的宅院了。”胡掌柜被雨浇的眼睛都睁不开,心里也着急,这同行的公子,肯定是受雨着凉了,可别请人看病还把人弄出病来啊。

闻人倾这几日休息不好又加上淋了雨,到胡府后直接倒了。

凤微微喝了一碗姜汤后就马不停蹄的忙起来了。

胡家二少,在胡家太夫人病逝后,前顶突生白发,为数不少。经养血滋肾治疗也未能见效。这白发还有增无减。

他见此白发心中越发急躁,常常夜寐不安,后又发现皮肤刺痒。

大夫诊脉说脉象弦数,舌红少苔,热在血分,清之为宜。可是吃了许久的药也看了不少大夫,成效始终差强人意。

凤微微诊脉后,“你们请的大夫复诊后,药方可有调整?调整几次?”

“有,最多的是两次。这是之前的药方。”胡管家如实回答。

“第一个药方没错,但是第二个就没跟上,用药也不对。你们二少这病需要实时调整药方,依我估计得换四次药方,才能痊愈。只是我这时间实在有限。这样吧我把四副药方和该换药方时的情况都写下来,你再让你们药堂的大夫过来,我跟他好好嘱咐一番。实在不行,你们到时候让人去燕城寻我。”她这里还有一个病号呢,怎么也得先紧着他。

胡掌柜没法,请示胡家二少后,只得依照凤微微的话照做。

闻人倾这一病把之前的老毛病都给带出来了,也没办法骑快马赶路了,凤微微只得让阿大找了辆宽敞的马车过来。她好随车照顾他。

第二日闻人倾退烧后,凤微微给他灌了一碗药,启程了。

胡家二少和胡掌柜又送了不少银钱给他们,还表示胡家二少的病好了以后会亲自去燕城拜谢。凤微微也不甚在意,她治病救人全看缘分。

这胡家二少明显就是个生意人,不过人也好相处,结个善缘便是。

闻人倾伤寒病好后,头风病犯了。凤微微一脸无奈的看着他,“年纪轻轻的,怎么毛病这么多呢?”

闻人倾深邃的眼眸望着她,弯了弯唇角,“幸得女神医相助。”

凤微微给了他一记白眼,“看在我累死累活的份上。你告诉我那个火焰图腾到底是什么人会用?”

闻人倾回避性的深吸一口气,“我这头好疼啊……”

凤微微知道无法得到答案,认命的坐在了他身侧准备给他按摩头部,可是手刚抬起来却被他灵敏的躲开了。

“干嘛呀?躲什么呢?”她一把把人拉在自己身边,“刚要给你按摩呢,帮你舒缓舒缓。”

闻人倾被她这大大咧咧的行径给惊住了。就算她是个大夫,但也是个姑娘家呀,这怎么就能随意拉扯一个男子呢?

等到凤微微上头给他按摩时,闻人倾这才察觉,却为时已晚。

“你这不对呀?谁给你在这插了一根针?这是做什么?一不小心就会要了你的命啊。”凤微微并不是个鲁莽之人,没有立刻把他那处大穴里的针给拔起来。难道他身上还另有隐疾?

闻人倾往后退了退,神色复杂的看着她,却迟迟没有开口。

凤微微撇了撇嘴,“是不是也不能告诉我?得嘞!小女子有自知之明。啥也不问了!”说完就往马车外头钻。

“微微……”闻人倾抓住她的手,语气里面有求饶之味。凤微微憋着气愣是没回头。

“咳咳……咳咳……”这咳嗽声一发不可收拾。

凤微微只得回到车内拿起银针替他针灸了起来。

银针拔起来后,闻人倾感觉整个喉头、头风病都好受了不少。“果然是妙手女神医啊!”

嘁…当她爱听这恭维的话吗?

清冷的雨夜里,马车里两人沉默不语一会儿。

闻人倾动了动嘴唇,可是最后只得化作一声叹息。罢了,何必把她搅进这腥风血雨中呢。

马车外的阿大和阿三两人面面相觑,这?主上没开口,他们也不敢主动告诉凤姑娘那些事啊。

整整两天一夜,凤微微做到了一个大夫该做的事,细心照料起闻人倾,中间虽然也碰到两拨杀手,但都被阿大轻松解决了。那脖子有火焰图腾的杀手也没有再出现过。

凤微微与闻人倾之间刚热络起来的关系,因为闻人倾一而再的隐瞒又恢复到最初客气的模样。

凤微微觉得自己的好奇心也是太重了。她何必揪着要知道别人的秘密,谁身上还没有点秘密。可是,这心里莫名的就那么不得劲儿了。算了,不告诉她就不告诉她,有什么了不起的。

还有三天,他们就可以到燕城了,也不知道小翠背后的人会不会在这最后三天伏击她?

闻人倾在第五日基本恢复了,凤微微也没再坐马车,干脆和阿大换乘,她骑马还快活点。

这晚,他们出了桐城的地界,再走两天山路就到燕城了。这最后两晚若是能碰到村民倒能借宿,若没有只得露宿山林了。

很不幸,他们因为路上耽搁了,今晚只能风餐露宿了。

架起的火堆,噼里啪啦的燃烧着,映着凤微微的脸乎明乎暗,阿大给闻人倾端了一碗肉汤后又给凤微微端了一碗。

凤微微瞥了一眼坐在自己对面的闻人倾,却看到他正好看向自己,凤微微瞪了他一眼后专心喝起了汤。

闻人倾轻嗤一声笑出来了,“有些事,你不知道是对你好,知道太多反而把你带入无尽的麻烦里。”

凤微微喝汤的动作一顿,咬着嘴唇沉思了一会儿,放下碗转头没吱声,自顾自的靠在了一棵大树边假寐,她假装没听到闻人倾无奈的叹息声。

哼!

夜深了,虫鸣声突然消失,凤微微敏锐的从睡梦中睁开眼,发现阿大和阿三已经昏倒在篝火旁边,有几个黑色的人影正小心翼翼的往昏迷的闻人倾靠近,冰冷的剑光闪的她快睁不开眼,噗……刀入肉的声音传来,凤微微惊恐的叫出声,“清离……”

书友评价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逍遥小镇长:一群新西兰白人土著 满口京片子和主角对骂.开着中国特色背景的玩笑..每个人都是中国成语满分..各种出戏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末世刀兵:养肥了再看,先给5星支持一下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黑色旌旗:太监猪乱挖坑,描写苏联内斗一面,不过是错觉吗?总觉得哪里杂糅进三德子元素了。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