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言情›重生缔造美食商业神话
重生缔造美食商业神话

重生缔造美食商业神话九针青松

标签: 父亲 言情 许思颖
苏言买回来的哪里是什么菜? 大量的八角、茴香、桂皮、花椒各种香料调料
可真是不当家不知道柴米贵啊! 这些调料价格很贵,.........
状态:连载中 时间:07-18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精彩节选

重生缔造美食商业神话第1章  重生而来


《重生缔造美食商业神话》这本书大家都在找,为各位推荐《重生缔造美食商业神话》作者为九针青松情节波澜起伏,细节描写的惟妙惟肖,小说的主人公是苏言许思颖,讲述了:...我重生了?
苏言有些迷糊的看着眼前一切。
泛黄挂历,老旧缝纫机台上还放着掉漆的搪瓷缸,头顶上那个缺口的吊扇?
一切一切,都恍如曾经一次次的梦中回眸场景。
三十年前,自己还是个条件优渥的二代,父亲的纺织厂事业蒸蒸日上。
自幼不学无术,靠着近水楼台娶了厂花许思颖,也算春风得意。
可惜好景不长,一场意外火灾把纺织厂烧光破产,各种赔偿耗光家中积蓄。
父亲因此忧劳成疾,重病卧床不起。
随后苏言迷上赌博,被做局下套三个月内把仅存家底全部输光。
最后干脆抢走妻子从娘家借来的救命钱,和人做起所谓金融生意。
短短几年开豪车、住别墅,成为所有人口中的成功人士。
接着苏言开始流连所谓上流社会,整日纸醉金迷、结朋交友,连漂亮女秘书也换了好几茬。
但没过多久,苏言就因金融诈骗锒铛入狱。
豪车别墅、金银首饰,一切家产全被变卖没收,甚至还因巨额罚款欠下大量债务。
那一刻苏言众叛亲离。
只有糟糠之妻许思颖没有离开,以年轻而瘦弱的双肩扛起一切。
对所有债主一一登门,表示不会赖掉每一分钱。
摆摊、保洁、打工,她做了任何能赚钱的苦工累活。
二十年监牢生涯,物是人非事事休,她耗费青春还尽债务。
当苏言走出监狱那一刻,看到的只有她苍老憔悴的容貌。
本应人到中年,却如耄耋老妇。
但她却没有一句抱怨,只是淡淡的说句,回家吧,饭做好了。
那一刻苏言心中百感交集、万念如潮,发誓要重新开始一切。
这一次他选择脚踏实地,捡起了幼年时母亲传授过的祖传厨艺,做起不起眼的小吃餐饮生意。
随后几年,在他努力下日子越来越好,而她却没能等到那一刻。
突发性心脏病当苏言从医院拿回死亡鉴定书时,精神恍惚走在路上,直接与一辆迎面而来的大货车相撞。
再次苏醒,已获重生。
脑袋上的剧痛提醒着苏言,这一切不是在做梦。
醒了?
冰冷声音在耳边响起。
抬起头来,却见妻子许思颖正站在床头上冷冷看着他。
正如当年记忆中一样貌美如花、青春如画。
但却眼圈深重、嘴角青白,显得憔悴而虚弱。
小颖,我苏言张开干裂嘴唇,嗓音嘶哑。
哼,打了三天三夜麻将把所有钱输光,你也是能耐出息。
怪不得爸生气给你一拐杖。
许思颖冷哼着把毛巾扔到他面前,敷一敷吧。
哦。
苏言接过还带着热气的毛巾,敷在脑门肿胀的大包上,尘封已久记忆一点点浮现。
当初自己打了三昼夜麻将输光家产,被盛怒下的父亲一拐杖敲昏。
等醒来后直接抢走妻子厚着脸皮从娘家借来的最后一点钱,夺门而去开始所谓金融生意。
从此一步错、步步错!
上天竟让自己重新回到了那个命运的转折点?
小颖,你是不是从娘家借了10块钱回来?
苏言试探性询问,他需要确定信息。
你怎么知道?
许思颖脸色一变,捂着胸口接连后退几步,这是我废了好大劲才从我爸妈那里借来的,你不能拿去赌!
我看着妻子那悲痛哀怨且恨其不争的无力面容,苏言心中一阵沉痛。
他也知道岳父岳母一家为人。
嫌贫爱富、见利忘义、首鼠两端,大概是最完美的形容词。
从自己家道中落开始冷嘲热讽,逼妻子改嫁。
重新发迹后又眼巴巴凑上蹭要各种好处。
当入狱欠下巨额债务时,更是直接将妻子扫地出门,彻底断绝亲缘关系!
这么一家子会是什么态度对待她,用脚后跟都能想到。
甚至苏言脑海中已浮现出了丈母娘和小姨子那尖酸刻薄的嘴脸。
我这次不会拿去赌的,你能不能把钱给我苏言沉默片刻才缓缓开口。
可他话还没说完,就被许思颖一把打断。
你哪次不是这样说的?
回头还不是一转身就上了赌桌?
家里都揭不开锅了,咱爸的病还得买药,你你你一边说着,许思颖眼眶红了,无力瘫坐床头开始低声抽泣。
我我真不是去赌!
苏言诺诺,但这话估计自己也不信。
自己都快忘记曾经的自己有多么混蛋了。
看着许思颖趴在床头哭泣,只能默默走到她身边无言而立。
他知道的,许思颖先天心脏不好,受不得刺激。
现在的她已怀上了自己的孩子,不过还没人知道罢了。
后来受刺激过大导致流产,孩子胎死腹中。
等他出狱后,还没来得及过上好日子,就因多年积劳成疾心脏病突发而死。
你拿去吧!
哭了良久,许思颖才深吸口气,抬起头来缓缓说着。
小颖,你相信我了?
苏言大喜过望。
哼,我不给你,你最后不也会抢么?
许思颖冷淡的话中带着无尽苦涩和破罐子破摔,抬头仰望头顶吊扇,铁质扇叶上的缺口显得非常显眼。
上次苏言要硬抢父亲最后积蓄,甚至动起菜刀来。
过程中菜刀飞出,刃口崩在扇叶上留下这道缺口。
我苏言口中发苦。
曾经的自己还真就是这么做的。
默默接过许思颖小心从口袋里掏出来的钱,皱巴巴的钞票,也有硬币,零散加起来10块钱。
这年头,10块钱还是很值钱的。
一个普通工人辛苦一个月也不过才几十块工资。
握着还带着妻子体温的钱,苏言中心默默发誓,自己一定不会让她再失望了!
你好歹给最后留点,爸的病还等着买药,他现在还在咳血许思颖的声音很低也很虚弱,如同蚊蚋,听的苏言心中又是一阵剧痛。
嗯,我知道。
苏言只能默默回了一句,然后直接转身出门。
大概也能想象到背对着自己的许思颖,目光有多么绝望和痛苦。
这一刻,苏言觉得自己背部隐隐有些灼痛,仿佛被她的目光所刺穿。
走出家中,外头的阳光很刺眼,现在时值七月日头正毒。
四周打量一周,他们现在住所是个大杂院。
之前家里住在筒子楼,在这年头算是高端住所。
后来输光家当也只能搬到这里。
各种脏乱差,优点是便宜。
呦呵?
这不是小苏么?
一个老太太叼着烟袋锅,笑眯眯的站在苏言面前。
王大娘!
苏言眼神一凛。
老太太是大杂院房东,祖上地主,在曾经浩劫中被打掉多数家产,也不知用什么手段躲过一劫。
后来盖了间大杂院,靠收租过日子。
小苏,你家房租什么时候交呢?
王大娘朝苏言温和笑着,一双三角眼显得很亲切。
哼,笑里藏刀!
苏言暗自咬牙,曾经的自己以为老太太是热心肠好人。
收留自己有个居所,也总是宽容拖欠房租,就连自己需变卖家产换赌资时,也是热心的帮忙到处联系介绍。
最后他才知道,这老太太才是真正幕后黑手。
伙同那些赌徒对自己下套的是她,哄骗诱使自己低价变卖家产从中渔利的也是她,最后盯上父亲手上唯一财产纺织厂地皮的还是她!
纺织厂虽一把火被烧光,但地皮还在。
父亲一直死死地抓在手里,没给苏言拿去挥霍败掉。
而这表面上慈眉善目的王老太太,背地里却是一个敲骨吸髓的大恶人。
看似每次都宽容他们的房租,实际上利息却比高利贷还狠!
在利滚利的驴打滚之下,不起眼的房租成为天价巨款!
最后这老家伙伙同一帮人上门逼债,强硬逼着父亲交出最后地皮。
许思颖想阻拦被打手一把推倒,导致直接流产。
父亲也因此而悲愤交加下咳血不治,重病而亡。
而这个老东西却拿着沾着苏家上下鲜血的原纺织厂地皮,搭了好几栋违建楼,靠着收房租赚的盆满钵满、脑满肠肥!
最后还走了狗屎运靠着拆迁致富,发了大一笔横财。
当年苏言重新发迹后,再想找她时,已带着钱跑了个无影无踪。
等到坐牢出来后,苏言才听说她是去了南方一个小城市养老。
不过大概是缺德事做多看,最后病重下几个子女争夺瓜分家产,凄凉死去。
当然在眼前,这位王老太太还没有真正图穷匕见,苏言也还有机会和时间赛跑,挽回一切!
王大娘,房租您看再宽限一下?
苏言貌似为难的开口,不过他知道老东西一定会同意。
果不其然,王老太太仅仅表面犹豫了一下,就微微叹着气,我说小苏啊,你们这房租已经拖欠三个月了,一直这样下去也不是个事情啊!
唉,我就再饶你一个月好了,下个月一定要交上呢!
当然这利息你也得到时候算上呢。
真是的,我说你打麻将了那么久,怎么就没赚到钱呢?
我老婆子虽然不懂,但是听说丁三他们可是赚了不少来着!
老太太一边摇头叹息,一边仿佛自言自语的背着手离去,嘴里还叼着她宝贝的翡翠嘴烟袋锅。
看着她远去的身影,苏言一阵冷笑。
这话里好像是在关心自己,其实还是在若有若无的提醒着自己去赌。
这赌之一字害死了多少人?
丁三那帮人不就是你的同伙么?
也亏得曾经的自己年轻天真以为是遇到好人。
父亲病亡、妻子流产,这份前世账咱们今生慢慢算!
直接怀里揣着钱,苏言直奔菜市而去。
当苏言回到家中天色已至傍晚,许思颖正要准备做饭,却意外看到了回来的苏言。
你回来了?
许思颖明显一愣。
这么多天来,苏言这是头一次这个时候回来,往常这点都在赌桌上赌性大发的时候。
而且,不但回来了还主动买了菜?
难道真转性了?
许思颖一边琢磨着一边接过了苏言买回来的菜,脸色瞬间变得惨白。

书友评价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猎天:纵横小说仙侠精品,果断收藏吧。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电影世界穿梭门:看到主角从潜伏世界里买了副秋山烟雨图,带回来后因为跟博物馆的藏品撞车了 就一把把画撕了 还洋洋自得毁了件宝贝 这逻辑 这嘴脸 啧啧 妥妥的屌丝这词的真实写照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成人版童话大冒险:好看,养着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