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听海不落
听海不落

听海不落崽崽是兽兽

标签: 徐芜 江奕 现代言情
短篇的小故事,慢慢的叙事来吧,想人间婆娑,全无着落,看万紫千红,过眼成灰
嗟余只影系人间,如何同生不同死?
状态:连载中 时间:07-18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第2章 能不能悄悄带我走,就像从未来过一样(1)


到站了,徐芜跟随着众人一起下车。她寻着记忆走去,来到了一条弯弯曲曲的小路上,路上铺着厚厚的一层掉落的树叶与枯木枝,一脚踩上去只留下“沙沙”的声响。走过之后亦无迹可寻。

两边都长着高大而不知名的古树倒映而下,偶有几簇野花夹杂在其中,添了一抹亮色,蝉鸣鸟叫悠悠回荡在耳边。

褪去一身浮华,徐芜慢慢的放松下来,也许远离那些喧嚣,她的归宿或是这山林,也或是江底,亦或是海面。

渐渐的徐芜能隐约看到几家坐落在田垛上的房子,还有隐匿在绿林中只能看到深灰的屋顶,偶有几只喜鹊在上面嬉戏。

走近了,在春光熹微的阡陌里,孩童们嬉戏在田埂上。她一眼就能看到那个种满山茶花的院舍,那是她外婆家,也是她唯一温存的温暖。

门没有关,徐芜缓缓的推开门进去,一眼就看到了在院里忙活的外婆。

外婆看到了徐芜,停下了手中的活,脸上溢满慈祥,温柔的开口道:“乖宝来了,是放假了吗?”

听到外婆关心的声音传来,徐芜感到眼眶发酸,不敢看向外婆,顿时背过身去,用手背抹去眼角还未留下的泪水。

看见徐芜的动作,外婆走到她身边,拉住她的手,轻声的关切问道:“乖宝,怎么了,不是来看外婆的吗?怎么哭了。”

徐芜再也忍不住了,泪水肆意的流下,哽咽的说:“外婆,爸妈离婚了。”肩膀不停的抖动。外婆看见徐芜哭得泣不成声,感到一丝心疼,不知中从眼角落下的泪珠划过她苍老的面庞,语气中带着一丝心疼安慰道:“就算爸妈离婚了,乖宝,不还是有外婆吗?外婆会一直陪着你的。”

徐芜抬头看着面前白发苍苍的外婆,眼眶中还闪着泪珠,心中划过一丝内疚。徐芜努力压抑住内心的悲伤,勉强止住哭声,用手抱住外婆的颈脖,语气带着重重的鼻音道:“那外婆你说好的要一直陪我,不能食言。”因为我只有你了,所以不要抛下我。

外婆轻轻的用手抚上徐芜的脊背,带着一丝承诺的意味道:“好,乖宝和外婆会一直在一起。”

安抚好徐芜之后,外婆从徐芜的怀中离开,用那双布满皱纹的手,抚上徐芜脸颊上泪水划过的痕迹,轻笑道:“乖宝,答应外婆以后不要哭了,眼泪的珍珠,哭了是小猪。”

徐芜那颗千疮百孔的心像是瞬间被填满一样,还好,这个世界没有抛下她。

待徐芜走后,外婆坐在院中盯着徐芜离开的方向久久出神,喃喃的道:“为什么大人犯的错,要让孩子来承担。”语气带着一丝不察的心疼。

回到家,徐芜看着冷清的房间,她早已习惯了,也早已学会孤身一人去抵抗生活给她的重击。

她既讨厌白昼的带来的光明,又害怕黑夜赋予的黑暗,亦无处徘徊。

翌日,徐芜早早的来到学校,走进教室,目光落在了最后一排靠窗的位置上。她走过去坐下,习惯性的从窗户向外望去,看着底下来来往往的人,脸上带着各色的面容,或喜或悲,亦嗔亦怒。

不经意间偶然看到了一对母女,女孩正眉眼带笑不知在说什么,惹得女孩的母亲满脸的笑意,举手投足尽显温柔,女孩的母亲突然用手抚上了女孩毛绒绒的脑袋,满目的宠溺。

看到这徐芜刚结痂的伤口像是被人狠狠的剜了一刀,心顿时抽痛了起来。这种场景亦是徐芜不敢奢望的,正出神之际。

“徐芜,老师喊你去办公室一趟。”一道清亮的声音传来。打断了徐芜的视线,堪堪抽回了思绪。

她寻声看过去,起身走了出去。

徐芜面无表情的走进办公室,站在老师面前,淡淡的开口道:“老师,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林倩看了徐芜一眼,关心的问道:“你昨天为什么没有来上课呢?”

徐芜在心底狠狠自嘲,感到一丝悲哀,连一个毫无血缘关系的人都会关心她,而她那所谓的亲生父母却对她不闻不问。

徐芜低着头,隐去了她眼中流露出的情绪,压低了声音道:“我昨天生病了。”

林倩盯着眼前的少女,带着一丝疑惑道:“为什么打你父母的电话打不通,你可以让你父母帮你请假,还有下次发生什么事一定要跟老师说。”

徐芜压下心头的失落,淡淡的说:“好。”

一整天徐芜都心不在焉,她可以说服自己,可她终究是个涉世未深的少女。没有三头六臂,可以隔绝一切事物,甚至包括她的感情。

放学徐芜走出校门口,一眼就看见了面容精致,满脸笑意的刘丽站在那。

徐芜有些忐忑的走过去,心中隐隐带着一丝的期盼。

走到刘丽的身边,看着她身边突然出现的男人。徐芜才知道原来现实对她泼了一盆冷水,浇灭了她所有的幻想。

刘丽手被男人的宽大的手掌包裹,依偎在男人的怀中。脸上带着的笑容是不曾对她有过的,那双与她如出一辙的杏眼中流露出的温柔,刺痛了徐芜的双眼。她努力别过眼去,不去看那刺眼的画面。

“徐芜,我后天就要和你林叔叔结婚了,希望你能来,还有你要当姐姐了。”刘丽的语气没有了以往对她时的冷漠,隐隐带着几分期待。脸上洋溢着幸福,依偎在男人的怀中,带着几分小女人的娇俏。

说完还没有待徐芜反应过来,刘丽就离开了。

徐芜突然感到全身冰冷,眼眶忍不住发酸,自嘲般的道:“原来她抛下我,因为她要给她孩子一个家。那我呢?”心狠狠的抽痛着。

下一刻徐芜拼命地往家的方向奔去,虽然那个家对她来说就像一座城堡,什么都能给她,唯独给不了她缺失的爱,但那是她唯一的慰藉了,因为它从不会抛下她。现在她只想回家,她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

徐芜在心底疯狂的叫嚣,为什么,为什么有人生来就被视若珍宝,为什么她生来就低贱如尘埃,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一个不慎,徐芜跌倒在地,泪水顿时毫无征兆的似泉涌了出来。手肘和膝盖处带来的刺痛,她好像是感觉不到一样,从心底漫出的疼痛,已经麻木了她的全身。

这时,天空上突然砸落下雨滴,渐渐的雨滴变得越来越密集,越来越大。徐芜的悲伤也像这雨滴一样,越蓄越多,突然爆发。

她在雨中嚎啕大哭,雨声掩盖住了徐芜从内心深处带着悲鸣的哭声,泪水混着雨水从她的面庞划过,划入她的口腔带着咸咸的味道。

徐芜抱着双膝蹲在雨中,哭声渐渐小了下去,但眼泪像是止不住的流下。泪水和雨水模糊了她的视线了,她看不清回家的路了。

突然徐芜感到头顶传来一片阴影,她抬头望去。一个撑着伞的少年站在她的身旁,少年亦看着她。

书友评价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出名太快怎么办:你抄别人的歌哭一次也就罢了,次次唱次次哭,脑壳有问题啊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侠道行:一股宅味的仙侠小说,主角光伟正。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信口雌黄:处女评由本人作为作者亲自操刀!嘿嘿!
    不要期待故事性,图个乐子就好!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