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我与天下有个仇
我与天下有个仇

我与天下有个仇庞格

标签: 奇幻玄幻 庞格 杨希梧
众生平等,不是说众生都有一样的价值,而是说众生都一样没有价值
明白这句话的那一刻起,生活,这场苦众生的宴会,才正式有资格入席
状态:连载中 时间:07-21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第6章 动身前行


距北狄最近的的一座巨城,名为风波。建造这座城池的皇帝,最得意一位诗人的定风波。所以也为这座新建造的城池名为了风波城。

而这座城池的意义就是为了镇守西北方,抵御北狄。

每当与北狄的战事一起,这座城池将会是北狄难以跨越的第一道雄关。从规模到建造时的用材、监工都是当世数一数二的。

也因此,符合那个寓意“定风波”。

在这座城里,来来往往,人数众多。因为此城也是对外通商的的必经之地。

这座城里商人众多,贼寇的猖獗之地。

天夏王朝里的诸多世家贵族都在此地建有势力。由而,风波城里风花雪月,醉酒高楼,酒池肉林,边关肃杀,遍地流金各种姿态应有尽有。有人曾说,这里或许比不上盛京的雍容华贵,比不上举宁的诗情画意,也比不上边南的异域风情。但这里绝对是让人最难忘的一座城,他有着千姿百态,如同善变的姑娘,风情万种,让人百看不厌。

而且这边还有一个其他城池没有的。其他城池终究没有战事肆虐的那么频繁。而这座城作为一座军事重城,它有多了尔虞我诈以及一丝百无禁忌在里面。

于是这边也变做了诸个国家密谍最喜爱藏身的地方。天夏的密谍在这边星罗密布,每年都会抓到不少其他国家派来打探消息或是刺杀某些人的密谍。

而现在,在城里的某处屋子里,有人便在密谋着什么。不,准确来说只是闲聊。只不过言语肆无忌惮了些。

“当初你假死脱身,并未留下的蛛丝马迹。这一年来,通往诸国的各个关隘已经逐步放开检查了。想来是不会妨碍到你出关了。”代号柠的中年男子对正在看书的男人说道。

“一年多了,也确实该走了。今晚就准备吧。让商队快速出城,晚上在这二十里外的道上等着。”

看书的男人放下书籍,将已经准备好的书信交给眼前被称呼为柠的男子。

“将其送到逐鹿城里一间叫做三闻堂的药铺里。那里自会有人接收这封信,将其送到它该到的地方去。”

“天夏这边的事务可能就要麻烦你多看着了,有什么重要的事通知我一声。如果真出了什么棘手的问题,我会亲自回来走一趟。也会让枇、杷、柳三人协助你的。”

“但,估计依旧不会有太多人手。毕竟松、柏、桔、枳、橘、桦、桃他们我都会带走,虽说在成夏已经有了基础,可那边不比天夏,我们作为入侵势力,总会被阻截的。各方势力都会打压我们。”

“所以这边遇到大麻烦,尽量一个拖字诀。或者若是有什么十分紧急的事情,你也可以去逐鹿城找一个叫祁心斋的人。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就去逐鹿城西北百里外的一处山林里,那位存在就在那里居住,会救你们一命。但仅仅只有一次机会。”

被交予重任的男子温和的说道:“知道了,我虽然没有你那鬼才一般的能力,但比你比不过,其余人,能赢我的不过一只手的数。”

“而且,我不信那些人能够阻挡你的脚步。 ”

虽然语气温和,可说出来的话却是嚣张至极。

男子听到柠这么说不由得扶了扶额头,他明白眼前的男子确实有那个实力,但依旧正经的嘱托:“别小看天夏里的隐者,他们隐世不出,不代表他们不关心这个天下了。谋略上能赢你的,起码还要多上两到三个。”

柠知道这个人就是太过正经了,啥玩笑在他那都会被重视起来。于是嬉笑道:“幸亏我不用跟着你去成夏,想想每天面对你那个万年都不会有丝毫情感流露的脸就让我头疼。”

“还是我一个人在这边潇洒一点。毕竟没啥活可以干,都打点好了。”

“柠,有那孩子消息了记得给我说一声。虽然我跟那位做了一个交易,但现在一直没有消息,也不知道这个交易完成了没有。”

柠听到男子新的吩咐后收起了他那玩世不恭的神态,郑重地回复道:“嗯,有那孩子的消息了我一定第一时间通知你。相信在那位的救助之下,应该不会太大问题。”

“如果他遇到了什么困难,我不会第一时间前去的。或许死是他的命,如果没死,那我自然会给他荣华富贵。还有,如果以后他涉险,我更希望的是你们活下来,而不是用你们的命去换他的命。对于现在的我来说,你们在我眼里更重要。”

“唉,也就是你敢这么做了,才十岁的一个孩子就让你逼得那样,被多方追杀,逃了整整一年多。也不知道你这个做爹的是怎么敢的。行了行了,我们会好好考虑的,毕竟是你的孩子,能救则救,要是我们死了也是我们自己的选择。”

男子听到柠的担忧,眉头紧蹙起来,也唯有提到这个孩子的时候,他才会有感情。

“我也不放心他,我只是在赌,在赌一个未来。赌输了,大不了,我让这个王朝没有未来。”

“若是赌赢了,我也让这个王朝没有未来。反正不管怎么说,他们让我儿受的苦,我会一一讨回来。”

柠看着那目无一切的领袖,心想,如果有一天能够君临天下,这个男人一定是最好的皇帝。这样的人就应该在那万人之上的高位俯瞰天下。

在一片森林里,每一棵树都有一席之地。那炽烈的阳光,将被无尽的树叶吞噬。洒下去的光,不过是森林想让他们看到的。

而我们,即为森林。

“老头,我走了啊。”

由于周弈秋一直未告诉杨希梧自己的真名,杨希梧也就一直老头老头的叫了。

一年之期早就已经过了。虽说杨希梧现在已经不想自杀了,但是也没找到想要去的地方。也就一直待在这里。

但是,时间够长了,杨希梧已经不好意思再待下去了。

终于在这一天向老者告了别。

在书上领略了万千人物是山水,不止念头可通达。想要出去走走看看。

现在的他并未彻底的走出这道关隘,好像是站在这道关隘之上领略着上面的风景。

他在判断,到底是回头更美,还是继续更好。

也想要去山外讨要一份生活。他可不想在这陪一位老头等死。待在这里属实太腻了。周围许多地方都被他霍霍完了。

毕竟还是一位少年郎,精力旺盛,喜欢到处闲逛。

至于复仇嘛,他太爷爷好不容易救下他的一条命,他去送死?活腻了?

值得走一步看一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现在的他才十二岁,身高不算高也只有一米五出头。但是早就有着接近成人一样的力气了。

这些都是归功于老头每天叫他砍柴挑水,这些功夫增长了他不少气力。以及教会了他如何避免让伤势复发。

在最开始的日子里,他劈柴和挑水等一些力气活,很容易就牵动到他的旧伤。一旦旧伤撕裂,就疼得死去活来的。

于是他只能小心翼翼,浪费极多时间去干活。

到后来,熟练之后,便让他对自己身体的掌控更上一层楼。

再加上一周吃三回鱼,这样的好的吃食可不是谁都能享受得到的,时不时还能自己弄一点野味来吃一吃,也让他正长身子的环节得到了良好的营养保障,恢复起来也极快。

其实早开始他想留下来的。他想修行练武。

他在逃亡期间曾误入了一座名为云上派的地方。说是误入,其实是门派里的一个人在他逃亡时,见他根骨不错,所以收了他当不记名弟子。他当时还觉得自己多么幸运能被云上派的人看上,终于不用逃亡了。

之后杨希梧也就悄悄的偷学到了门派里的基础呼吸法和与之搭配的云踪步。

可惜还未等到杨希梧偷学到真正的武功时,就被陈家的找上门来了。

那个带他回来的师傅见状立马把他卖了。

至于为什么那么干脆,就是简简单单的不划算三字。他们没必要为了一个根骨仅仅是不错的人招惹陈家。

就好比是买卖,杨希梧仅仅是一个无伤大雅的赠品。或者说是表达诚意的砝码。

好在那次是陈家派来人简单询问一下,并未真正的上心,本来认为杨希梧不可能躲在云上派的。

可没想到,杨希梧还真在这里藏着。

押送杨希梧回去的路上,那几个陈家人不知道杨希梧会了步法。杨希梧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之后,被反扑下逃掉了。但那些人也并不是傻子,即使让杨希梧逃掉了,他们也差点给了杨希梧致命一击,不过并没有真给,给了就坏事了。

至于为何是差点,属实是杨希梧这小兔崽子跑得太快,不要命的逃了。他们也猝不及防。

云上派这件事也让杨希梧彻底的记恨上了。在杨希梧的报复名单里仅仅次于首位的陈家。

这件事也让他明白了自己的重要性。那就是,根本不重要。

明白这个道理的时候,杨希梧想要向周弈秋学习武功,被周弈秋果断的拒绝了。

理由是,现在不适合学武。身体还未痊愈,即使休息了一年,身体依旧是乱糟糟的。如果现在习武,越练身体之后越糟糕。甚至活不过二十。

所以,不是不可以教,而是不能教。

习武确实能强身健体,甚至是变得不似常人。但这仅仅对于身体好的人,那是锦上添花。但对于身体不好的人,还强行习武,只会让自己的身体的伤势向不可逆转的永久伤发展。

有些人习武之后,明明变得强大起来,却在年轻时莫名其妙的就死了,还被医师诊断为体弱。就是这个道理。

静养静养,为的就是身体不能一直处于负荷状态。

杨希梧听到自己无法习武后,也就暂时打消了这个念头。所幸向老头请教了一些调养生息和一些养气的功夫。这些老头没有私藏,交给了杨希梧一个简单易学的法门,名为,难诘经。是老头自创的。

得了养气调息的功法之后,杨希梧便心满意足了,天天运转,就连走路也不停的运息。

不是说了嘛,现在不适合。那总会有适合的那一天,等那时再来练不就好了嘛。杨希梧暂且看得开,并不刻意追求这些。

只不过他不知道的是,周弈秋所谓的不能习武,仅仅是因为他现在不敢教。觉得杨希梧还不够资格。至于这种资格是什么,可以说是一种信念。

杨希梧还未找到自己生活下去的意义。现在的他仅仅是不想自杀了,但也仅此而已。

这样的思想对于一个人来说是很可怕的。他漠视自己的生命,也意味着他同样漠视别人的生命。对于其他人来说,他可能会随时化身成为一个暴徒。

身怀利刃,杀心自起。武功在这样的人手里百害而无一利。

更何况习武之后,普通人根本无法阻止这样的人行凶作恶。

而且这样的人还极为难以管制。原因的根本就在于不在乎。

所以周弈秋根本不敢教现在的杨希梧任何东西,也不让他进那间里面的屋子里看书。那里面的书籍有大部分都是他自己所著。

他曾自诩里面东西是集几百年来的精华,这样说是毫无问题的。甚至是犹有过之而无不及。毕竟这位是连杨希梧父亲杨礼书都要尊崇的人。

周弈秋对于自身的所有技艺十分看重。他不想让自己的东西被用来做一些毫无意义的东西。

仅仅是毫无意义。如果杨希梧是为了杀人而习武的话,周弈秋可能也会教杨希梧,但需要杨希梧一个理由。这种理由称为信念。

像是为了快感,为了自己舒心。这种意志是不够格的。

周弈秋想要的是那种,习武,是为了搅乱整个天下的意志。或者是为了开疆拓土的信念。即使是成为一个杀人行凶的恶魔,也要有崇高的信念。

他的孤傲不允许自己的本领用在一些小事上。觉得这是一种大才小用的行为。

而且,没有应有的意志,走我这条路只会是一条死路。逃都逃不掉的那种。

所以即便是为了杀人,也要给他一个够格的理由。毕竟,如果是没有的话,对于他的所有技艺而言,都只会不得其入门之法。

所以,现在的他根本不会教杨希梧。

书友评价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魔法学徒:一篇掺了蜜的鹤顶红,对男主所有后宫都无感,大爱伪娘版本男主,本命海格埃洛*男主。我选择死亡。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异世界征服手册:更像铁血那的味道。描写干,我方人物大都正面积极带点脸谱,抠技术细节,可又不能较真。有意识地插入梗、搞笑来调剂氛围,但普遍突兀。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神级造物主:乱七八糟的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