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都市小说›长生具象
长生具象

长生具象穷光蛋蛋

标签: 张伦杰 穷光蛋蛋 都市小说
未知的一切在编织一个个美好的梦,当真相随着恐惧来临,你是否有直面的勇气?祂说:“我无需遵守规则,所以……你了?”
状态:连载中 时间:07-22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精彩节选

第1章 祂,疯了


新历四百七十八年,人类历史,从书上的黄昏时代一蹴步入所谓的黎明纪元。所有人都在沾沾自喜,所有人都在庆祝如此古今未有之浩大功绩。

奎兰特王朝,开创了黎明纪元的九大王朝之一,它的主人黑神奎兰特.伊德诺尔正于巨人之路上俯瞰整个王朝——臣民在歌颂祂的伟绩,学者在钻研祂的智慧,士兵在传播祂的威名……一切都是那么的辉煌,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实。

历史会铭记此刻,却不是因为黎明纪元的来临,而是因其如昙花一现般,仅是到来了片刻,便泯于历史的尘雾中,成了一个笑话——荒诞、滑稽,令生者、令后人翻开这一片历史时不禁觉得可笑,又莫名的觉得惊悚、可悲。

祂们以古往今来未有之浩大伟功成就自身神袛,却在不知不觉间,探进那些旧日里虎视眈眈的支配者为祂们编制的牢笼。

信仰是毒——这是旧日存在给祂们所上的第一课。

繁华的王朝背后是鲜血、是计谋、是一个又一个利益的错**织、是不断浮现的阴暗的积淀,举一国之力而荣登神座,势必承一国之重负载于身——新历四百七十八年,奎兰特王朝的王疯了!祂不堪重负,祂于一声嬉笑中倒吊在巨人之路的台阶上,在吞吃尽一个王朝后终成一具空壳。

被封禁的历史中这样记载:那道阴影在祂的背后不断大口地饕餮吸允,祂吃了祂。

大多数知道些什么的人不愿意去主动接触那段历史,但是未知的真相,又深深的吸引着一个个后来者去以自己的角度来解释。可始终没人明面上站出来讲:“看啊,我知道了真相!”

让九大王朝消失,并仅剩五座起源城的真相——其本身便是让大多数人担负不起。

………………………………………………

“总有些东西亘古不变,我说的对吧。”

意识海里,张伦杰听到了一句话、看到了一头鲸,话语并非国文却偏偏可以理解、明明不可言状但偏偏看成了鲸。

“你是?”

带着疑问,他向着眼前的存在发问。

“源初之源的具象,源初之初的抽象,介于真实与虚无之间的自由,关系一切祸难灾厄的旅者,矛盾的相对之主(后文简称:源厄或者祸主)——我,是你!”

张伦杰狗头震惊一整年!!!

“啥?”

他听老师说过,凡拥有这种长长的名讳的存在都是惹不起、遇到了就要向特殊异常管理局(作者手残加脑残,以后都简称“特管局”)报备,不然以危害公共安全罪论处还是轻的,上不封顶!

“不信?”

正在张伦杰思量着是否去报备时——祂,不,应该是他突然睁开了眼。

“这是什么?”

张伦杰正在好奇,但脑海中突兀的浮现出许多想法——这是他的思绪。他很确信!

而他所看到的,便是一个真相。

旧日的支配者于精心编织的牢笼中享受着祂的欢宴,拖着残破不堪的躯壳,维持着仅剩的一丝想法循着本能进食。

满足本身的刚需是所有智慧存在的必须,祂也不例外,为此祂准备了四百多年,只为能吃到这一场能短暂饱腹的饕餮盛宴——被祂所吞吃的王,凯亚王朝的缔造者,拥有暗影之影伟名的凯亚.地卢克才活了三百年。

“嘶~”

他倒吸一口凉气,感到惊讶。

那正在大口吞吃的存在似乎预感到什么,突然抬起头望向他。祂望向他,张伦杰有些恐惧,预料中的事情没有发生,他还正处在担心。可反观下方的存在,却开始不断崩溃、又不断组合。

“无趣。”

他看着自己——自称是他的祂将那存在放入嘴里咀嚼,然后把躯壳吐了出来。

“祂叫伊德尔特诺法克,是阴影之下的窥探者……嗯,具体的名讳我忘了,懒得记。反正现在没了已经,就当是甜点吧,具体就不要在意了。对了,我看你还在怀疑咱俩的关系……你是我在现实与虚幻之中的体现。不过我比较摆烂,不想并且现在也不要努力,所以不吃信仰那一套——索性你自由自在的去发展,让你在现实中按自己的想法去加油努力……怎么样?现实与虚幻在某种意义上是共通的,想去虚幻中玩记得说一声。对了,在那里,你是个女的,先提前讲好,别到时候讲我没说。”

然后,没了音讯。

额,我该怎么回去?张伦杰欲哭无泪,有些伤悲。

“我怎么回去?”

独属于祂的言语在这一片时空回荡,凯亚王朝的王的尸体终是由痉挛转为爆炸,在这一段历史中留下了璀璨的烟火。

不知过了多久,祂醒了。

“你咋还在这?”

祂看着捣鼓着一具尸体、一堆碎渣的他,好奇问道。

“你不知道?”

张伦杰有些泪流满面,委屈溢于言表。

“额,我看一下……好吧,我的锅。抱歉,对于同等层次的存在,我不会做出任何可能产生影响的行为——我以为你可以的。好了,可以回现实了,东西带着,刚好现实你所处于的时间段的成长体系可以用到。”

一阵晕眩后,他从床上坐起。四周环境没有改变,楼上有节奏的震动声依旧入耳,并时不时伴随着抖颤。

“原来是梦啊!”

他伸了个懒腰,起身穿好衣服,估摸着时间便一个电话打出去。

“您好,是**叔叔吗?对,我要举报!翻斗大街桃花社区旁边,金克拉大酒店13层1302号,有人正在涉~黄……好的好的,麻烦了!”

不稍片刻,楼下警笛声响起,楼上的节奏突然变的杂乱。他来到窗边,楼下传来了一声声声嘶力竭的呐喊。

“TMD冤啊~我真的就是第一次见网友,不小心就一见如故啊!……怎么就嫖~娼了……冤啊~究竟是哪个小兔崽子举报的,我出来一定饶……哎呦~我错了警官,出来我一定绕着酒店走,绝对不会再跟陌生女士开房间促膝长谈了。我保证!”

听着叫喊声愈发远去,他坐到了桌子前,揉着双眼。余光一瞥,他突然呆愣在椅子上。

一个精致的礼盒不知何时出现在面前,透明的包装下是一颗含有一片星空的水晶球。令他发呆的不是其精美的外表,而是那一片星空中的一具尸体和一堆残渣。

“那不是梦!”

他拆开包装,拿起那颗水晶球,仔细端详。

市面上的低层次序列多如牛毛,都是不同组织为吸纳新鲜血液所抛出去的饵,因为大多数途径的中高序列都被各组织牢牢把控,且低序列在当今并不能产生较大的危害、所需材料的获取途径又大都被官方监管。所以,各个途径的低序列晋升配方、仪式的选择范围倒是广泛,但要找一条适合自己的途径去选择晋升,难!

而且,有一些途径的神袛、掌控组织是邪恶的,一旦选择了他们所掌握的途径,大多数人这一辈子就算是毁了。

所以?

选一个牛逼哄哄的邪恶阵容神袛或邪恶组织掌握的途径吧!

一道声音在他耳边回荡,恰巧他本身就有这个想法,毕竟准备的的材料太好了,好到没有强大的能力压根就是连看都不能去看的程度。更何况,上面还沾有祸主的口水了。

“伏羲会的‘情绪’途径、女娲教的‘天妖’途径,还是那个从太一院叛逃出来自立门户的极端天才所创的组织千衍门的‘衍’途径……又或者国外的邪恶组织,死亡议会的‘死神’途径,彼岸黄昏的‘歌者’途径,黑暗交流会的“地狱”途径……我该选哪个了?”

“情绪”需要不断的与一群人打交道,麻烦;“天妖”整天跟妖兽卿卿我我,受不了;“衍”需要时不时跟所有途径的唯一神袛开玩笑来取悦自己最上面的活过来的唯一性;“死神”这玩意就是当尸体,当有能力的尸体;“歌者”说好听点是一群追逐理想的诗人,难听点就是浪漫主义偏执狂;“地狱”这一条途径听说过,但是没见过……所以,必须选“衍”啊,能让现在收容了这一条途径唯一性的极端天才直接失控,还可以不断在别的神袛面前反复横跳。

“衍”途径序列9《谎》:材料(任意一位低序列的残骸以及此残骸所属途径序列9的晋升材料;仪式(向材料所属途径高序列开个小小的玩笑,并歌颂“衍”的名讳“变化之中的选择,可能之上的肯定,与历史玩闹嬉戏的灵性”,以此取悦“衍”)

“真的是一条作死的途径,但是可以拥有不同途径的能力,倒也值得去冒险——也难怪是只有天才才可以涉及的途径。说到底,这序列9的仪式才是根本,材料什么的,都只是为了让自身唯一性的上限不断成长而已。不亏是从太一院叛逃出来的人物,想法够疯狂。”

他拿着水晶球回到了卧室,将房门反锁、窗帘紧闭,自顾自的着手营造起一种恐怖的氛围感。或许没个卵用,但是此时此刻他已经进入了状态。

“千面郎君宋书明,我记得报道中是他从太一院窃取了‘衍’的唯一性后,便脱离了昆仑。嘿嘿嘿……既然太一院都将其放在报道上不管了,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将水晶球放在面前,用鲜血勾勒出仪式所需的密纹,他开始赞颂。

“变化之中的选择,可能之上的肯定,与历史玩闹嬉戏的灵性。聆听迷茫羔羊的救赎,请畅享来自您的随侍所牺牲的一切,阿门~”

所以这个天才是借鉴了多少别的组织的仪式术语?很拗口的啊亲!他的内心不禁有些无语,期望着能早一点结束。

水晶球缓缓没入纹阵中,随着一声嘶吼,一道阴影萌生于他的眼前。漆黑的污渍将其裹挟,他张开双臂,任由其将他拉入深渊。

“衍”于此刻显现,祂发了疯似的啃噬着所能接触到的一切,一会儿的功夫,这里已空空荡荡。纯粹的暗蜂拥而至,试图同化祂,将祂融入体内。但,才是接触,便如置鼠于火,四散开来。

“我的东西,没有足够的胃口是吃不下去的。”

源厄之言脱口而出,引起祂身上伤口的一阵扭曲,祸主的口水开始扎根,肆无忌惮的生长开始进行。

“你是?”

祂体内的意识苏醒,宋书明的话语传了出来。祂睁开眼,试图看清此刻身处前方的敌人,但一看,便受不了无数信息的灌注、认知的扭曲……

“啊!!!”

祂,疯了!

伴随着一声尖叫,祂与他分离开来。张伦杰来到了祂的面前,将手探入他的喉咙,顺着脊骨一点点抽出了不断分离组合的“衍”,祂试图以此种举措来降低些代价。

像刻满了文字的龟甲,祂是活着的唯一性,但此刻濒临崩溃。

“以人的奇迹复刻甚至蚕食属于天地自然的权柄,人定胜天,真是伟大!”

祸主的声音浮现,祂把玩着这个“衍”,对其描绘着什么。终于,“衍”停止了崩溃的趋势,并开始吞吃四周的纯粹的暗。在虚无注视到这里之前,祸主重新抓住了祂。

“真是小气,不就是拿一点被丢在地上的无主的东西吗。”说着,便将“衍”融入张伦杰的体内,观察着他的晋升。

………………………………………………

“又是做梦吗?头疼!”张伦杰从床上起身,穿好衣服,缓缓来到了阳台前。听着楼上熟悉的动静,他下意识拨通了电话。

“您好,是**叔叔吗?对,我要举报!翻斗大街桃花社区旁边,金克拉大酒店13层1302号,有人正在涉~黄……好的好的,麻烦了!”

长呼一口气,随着警笛声响起又远去,他揉揉眼睛又回到了卧室。

不对,怎么感觉这么熟悉……我去,又是那位大叔?

一段段记忆姗姗来迟,他开始深呼吸,梳理着脑海中驳杂的记忆,最终得出一个结论:

“我,无敌了?”

书友评价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窃明:好在写的早,情怀加分。把黄太吉写成了三国演义里的诸葛加曹操,牛上天。其他没啥好的。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直播穿越之电影世界大冒险:十多万了,马上就可以宰了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妖兽帝国:非人类的视角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