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重生之傅少哭唧唧
重生之傅少哭唧唧

重生之傅少哭唧唧北方有只鸟

标签: 傅云旗 沈清漪 现代言情
沈清漪,前世被人下药、算计,死无全尸
临死之前听见:“别怕,清漪,我来了,别害怕,我陪着你呢
下辈子,你回头看看我,好不好
” 重生归来,沈清漪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救老公!救老公!!救老公!!! 傅少:“老婆,嘤嘤嘤,,Ծ^Ծ,,”
状态:连载中 时间:07-23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精彩节选

第1章 我竟然“重生”了


破旧的工厂里,一对衣着光鲜的男女走了进来。

女人睁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柔若无骨的靠在男人身上。

工厂的正**赫然绑着一个被折磨的看不清模样的女人,她的脸被划花,已经生疮流脓;手脚被人打断,四肢无力的垂了下来。

女人抬起头看清了来人,嘶哑着声音:“徐夭夭、周然你们这对狗男女。”

此时柔若无骨的女人从男人身上直起身体:“沈清漪,你还以为你是沈家的大小姐啊,你看看你现在的模样,你还不如外面的一条狗。”

“还要谢谢你的帮助,周然哥哥才能顺利进入沈氏集团,也要谢谢你让我随意出入沈家让我用毒并设计杀死了你的父亲。”

沈清漪剧烈扭动身体挣扎着:“徐夭夭你这个贱人,我父亲是你害死的!”

徐夭夭继续说着:“是啊,不止你的父亲,还有那个像你们家看门狗的王叔也是我杀的。你都不知道当时王叔死的时候有多惨,我让人把他倒掉在粱下放干了血,他一直清醒的看着自己的血犹如生命般流逝,然后我把他的尸体喂了狗。”

身旁的男人轻轻皱眉:“夭夭,说那么多干什么,杀了她就是了。”

徐夭夭调笑着用涂着蔻丹的手指在周然的胸口打着圈:“没事啦,反正她马上就要死了,让她死的明白。”

徐夭夭走上前弯下腰对沈清漪说:“你知不知道,我也对你下药了。对了,就是藏在我送你的糖果里面,不然你怎么会对周然哥哥这么痴迷呢?你还以为他是你的真命天子,真是笑死人了。”

沈清漪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用力向前咬住了徐夭夭的脸。

徐夭夭没想到沈清漪还能有力气,大叫着:“周然哥哥,快来帮我,杀了这个贱女人。”

闻言,沈清漪牙齿更加用力,周然上前一脚将沈清漪踹倒在地。

“啊!!!”撕心裂肺的哭喊声回响在工厂内部。

沈清漪吐出嘴里的皮肉,眼神中充满着杀意。

徐夭夭捂住脸颊,眼底恨意丛生:“沈清漪,今天就是你的死期。不过还好,有人主动过来给你陪葬。”

周然安抚着徐夭夭,向工厂外走去。

瞬间,大火弥漫开来。

沈清漪倒在地上看着火光冲天,就这样的要死在荒郊野岭里面了吗?

恍惚中她看见一个瘦削高大的身影从火光中走了过来,是傅云旗!

沈清漪大力的摇着头,让他不要过来,男人的脚步没有停止,在走到一半的时候,炸药在男人身旁爆炸。傅云旗被气流冲击到了火堆上,他没有停止,爬起来继续前行。

傅云旗就这样一身鲜血的走到了沈清漪面前,他颤抖着双手解开了束缚着沈清漪的绳索,嘴里一边说:“清漪,不怕,跟我回家吧。”

大手拨开了沈清漪凌乱的头发:“清漪,跟我回家好不好。”

沈清漪大声吼道:“傅云旗,我欺辱你欺辱的还不够吗?你来救我干什么!滚啊,叶辰呢!让他带着你滚!”

傅云旗低垂着眉眼答非所问:“清漪不喜欢我来吗?”

一个可怕的想法出现在了沈清漪的脑海里:“你是不是自己来的?叶辰他们不知道对不对,徐夭夭他们骗你来的对不对?”

傅云旗扯出一抹笑容看着沈清漪:“清漪,我可能要撑不住了,我不能带你回家了。可是你还没看过咱们家的样子呢。”

沈清漪哽咽着声音:“傅云旗,我不值得你这样对我,快走啊!这个工厂快要爆炸了,你快走啊!”

傅云旗突然栽到了沈清漪的肩膀处,沈清漪流着眼泪,她的手抬不起来了,她连环抱着怀里的人的动作都做不到。

她的耳边传来男人的呢喃:“清漪,这辈子和你死在一起值得了。别怕,清漪。我来了,别害怕,我陪着你呢。下辈子你回头看看,我好不好。”说罢,男人的身体向地面倒去。

沈清漪坐在傅云旗的身边痛哭:“从始至终,我喜欢的人只有你啊。下辈子,傅云旗换我向你走去。”

沈清漪看着火势越来越大,痛苦的嘶吼:“徐夭夭、周然,你们不得好死。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们!”

“砰”,随着工厂的爆炸,沈清漪的声音消散在了旷野中。

“呼……”沈清漪猛地睁开了眼睛。

“这是……,我的家?”

沈清漪迷茫的看向四周,在月色的笼罩下,她看到了这个令自己无比熟悉的房间。

她从柔软的床**坐起,拉开床前的帷幔,顾不得穿鞋向梳妆台跑了过去。

沈清漪看着镜子面前倒映着的脸,肤若凝脂,唇若涂脂,柳眉星眼,是个难得的美人胚子。

沈清漪瞪大双眼,摸向自己的脸,柔软温暖的触感告诉沈清漪,这不是梦。

她真的回到了沈氏集团还没破产的前一年。

她还没有被所谓的闺蜜背叛,没有被毁容貌,她还能弥补自己的过错,她还没有伤害傅云旗!她一定要周然和徐夭夭这对狗男女付出代价!

当初她错信他人,随意让周然和徐夭夭这对狗男女随意出入沈家。

是她央求自己的父亲让周然跟着他学习集团的管理,是她随意放任徐夭夭进入沈家,才让徐夭夭在自己和父亲的吃食中下毒,破坏父亲常坐车的刹车。

是她受到语蛊惑才会怀疑始终待她如一的傅云旗,让曾经的天之娇子为了救她,冲入火海被周然所算计和她一起死在了滔天的火光中。

既然上天给她这次重生的机会,她绝对不会放过这些伤害过她和父亲的人,她要向傅云旗赎罪。

沈清漪踱步去了浴室,她需要冲个冷水澡捋捋十八岁这年发生的所有事情。

冷水从头顶浇下。

沈清漪握紧拳头强忍下将周然和徐夭夭这对狗男女撕碎的冲动。

想起来了周然这段时间将会要求自己将他送到父亲的企业中学习。

自从母亲死后,父亲对自己无所不应,虽然犹豫却也答应了自己的请求,为沈家的覆灭埋下了祸根。

周然凭借父亲的特权游走于董事会之间,将父亲与许多老臣离了心。

趁着父亲中毒生病代理董事长,从而将徐家那帮人招进沈氏,让沈氏成为他的囊中之物。

而她呢,被徐夭夭欺骗还在国外满心满眼的准备和周然的婚礼。

徐夭夭替换掉了自己身边人,切断了自己和国内的所有联系,派人模仿父亲的口吻进行通讯。

自己对父亲中毒生病、被害,毫不知情,现在想想自己真是傻的天真。

思索到这里,沈清漪关掉冷水,擦拭干净自己的身体,抚摸自己的小腹处。

在前世徐夭夭下药让自己永远的失去了生育的能力,用言语蛊惑她不好好讨好周然就会被放弃。

彼时她骤然失去父亲,家中亲信全被遣散,得知自己失去生育能力,精神已经崩溃胡乱听取了徐夭夭的话,将周然当成了皇帝供着。

自己下厨洗手做羹汤,被周然将汤泼到自己的脸上也只能低三下四的道歉。

曾经高高在上的沈氏大小姐变成了佣人,临死前她才知道原来他给自己下药的同时精神控制她,这才让她如此的下贱

裹上睡袍,躺在柔软的床上。沈清漪的双眼清明,这一世,她要背叛她的、欺辱她的血债血偿。

第二天清晨,沈清漪早早的下楼在餐桌前等待着父亲,她已经很久没见过父亲了。

沈父从书房中走出来进入餐厅,就看见了餐桌边安安静静等待的乖女儿。

“清漪,今天怎么起的这么早,昨晚没睡好吗?”

说罢,满脸慈爱的向女儿走去,却看到女儿猛地转头,看见他突然眼睛就红了,眼泪扑簌扑簌的掉了下来。

吓得沈父赶紧跑过去将宝贝女儿抱在怀里询问:“怎么了,清漪?怎么突然哭了?”

沈清漪感受到了自己的失态,上一世自己连父亲得尸骨都没有看到,重生看到父亲健健康康的样子和宠溺的姿态,眼泪便夺眶而出。

“没事,父亲,嘿嘿,我就是太想您了。”

沈父愣了一下,一下一下的摸着宝贝女儿的头发打趣道:“这是怎么了,难不成以后嫁人了,还隔三岔五的哭着找爸爸?”

沈清漪在沈父的怀中使劲摇着头,嘴里嘟囔着:“不嫁不嫁,要陪着父亲。”

沈父哄了沈清漪许久才坐到了餐桌上和宝贝女儿吃饭。

“清漪,上次你求爸爸让周然进公司的事情。爸爸想了想,既然你喜欢他,他也上进,爸爸同……。”

沈清漪愣住打断了沈父接下来的话,没想到自己当初把这件事提出的如此之快:“父亲,不要让周然进沈氏,他不配。”

沈父愣了一下,有点犹豫:“清漪,你和周然怎么了?你上周可是求着爸爸让周然进公司呢?”

沈清漪垂下眼眸,语气淡漠:“父亲,是我太无理取闹了,周然只不过是个毫无管理经验的学生,让这样的人进入公司,会损害您的名声。”

沈父听着宝贝女儿说的话,心中有了思量,周然和清漪从外貌到家世本就不匹配,现在女儿和他有了裂痕,也是好事。

沈父心情愉悦的拿起手边的橙汁喝了一大口:“清漪,下周傅家的大少爷傅云旗就回国了,傅云旗还记得吗?”

当然记得了,我亏欠他亏欠的最多。

“你小时候拽着人家的衣角非要人家抱着你,在人家怀里睡着了还不松手,因此还定下了娃娃亲。”

“傅家送来了请帖,下周和我一起出席傅家的晚宴。”

沈清漪听闻傅云旗马上回国,眉眼弯了弯:“好哒,父亲。我会好好准备的。”

沈清漪想到傅云旗还没死,心情顿时轻快起来,上一世他被周然在工厂暗算死在了滔天的火光中。

还有那一句:“别怕,清漪,我来了,别害怕,我陪着你呢。下辈子,你回头看看我,好不好。”

沈清漪回忆定格在傅云旗满身鲜血死在了自己的怀里。

如若不是周然以自己为筹码,傅云旗绝不可能这样毫无尊严的死去,周然,你欠我的,要十倍偿还。

书友评价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同居万岁:写的很好,可惜被禁了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主神很佛系[高燃]:这个是高燃???可能我对高燃有误解吧,太平淡了,太平淡了,幕后黑手文太平淡了看不下去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天下第一医馆:平行的清末民初 低武 朋克机器世界 修改后面不行了 武功拯救国家 你咋不种田啊 不种田不好看文笔可以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