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扇不摇
扇不摇

扇不摇夏骄骄

标签: 傅嵘 古代言情 梁梓瑛
巾帼不让须眉,怎奈一生漂浮
  女子为一品护国大将军,东朝史上前所未有,她梁梓瑛是第一人
  然而当年朝堂之上,她当着崇德帝和文武百官的面,褪去官服,摘下官帽,扬言道若非他日崇德帝亲自相求,否则永生不替东朝入疆场的壮阔誓言
  至此以后,隐入邯姜池苑,三年之久
  纵使半生叱咤,身负万千功名,终不是她所求,一生短暂,心似骄阳,她只想揭开往事,给梁家奉上公道二字
  前路坎坷,难抵贼心似箭,再入朝堂,仍不惧暗流艰险
  她此生所做的每一件大事,洒的每一滴热血,从不为了自己
  梁梓瑛时常想,若自己只是一个普通人家的子女,那么她最想要的,不过就是潇洒自在,阖家团圆,能够嫁入侯府,与心仪之人一生相守罢了
  然而她心中有火,他心中有刺
  “傅嵘,侯府曾与我有恩,因此我敬你一声侯爷,但是如今你我之间,也就至此了
”   所以这一生他们二人所背负的,能撑的起家国大义,能撑的起东朝盛世,能撑的起四境安定,能撑的起厚禄福泽
  却唯独撑不起这份情谊深沉
  【心随夏风动,唯有扇不摇
】   如此,也算是有悔了吧
状态:连载中 时间:07-25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第4章 枭城空守


“你是说,邯姜落家之子落靖然带领五万大军从枭城回到了邯姜,并将那八万黔荒蛮人抵在了城外?”

醉春这一日都在府里,只是觉得整个邯姜都静悄悄的,却是不知道城外两军早已经兵刃相向,血肉模糊。

而醉山一早便翻墙出了府,瞧着城外的烽火狼烟,不禁觉得多年未跟随小姐出战,貌似有些手痒痒了。

“不错,落靖然十七岁时,便成为东朝六品辅将,自他上任以来便被皇帝派去了枭城成为了守城将领,枭城是东朝北方第一大商都,乃国之重地,此前常有山匪作祟,烧杀抢掠,而落靖然守城这几年来,却将枭城守的百匪不侵。邯姜是他的家乡,如今他既已归来,想必邯姜还能再护上个几日。说不定,还能等到四皇子领兵的十万援军。”

醉山还记得自己方才远远的瞧见了那落靖然一眼,神情冷峻,眉眼刚毅,倒像是个靠谱的。

“可是那落靖然不过四万大军,怎能抵得过黔荒八万人马?”

醉春似是不解。

“落靖然虽然年岁不高,沙场经验也不敌擎准,不过他自小武力过人,在战场之上最会以攻为守,听闻当年他曾率十万大军至西北,打败了西北牧倻国十五万兵力,实力还是不容小觑的。”

“这样听来,这小落将军倒是有点小姐当年的风范。”

听言,醉山抿了抿唇。

“小姐初入战场时不过十四岁,便能所向无敌,十七岁就当上了一品护国大将军,令南疆西域都闻风丧胆,更何况论计谋战略,大局之观,小姐更是军将之中的翘楚,这落靖然虽然年纪轻轻军功赫赫,可是这一次,他恐怕还是考虑欠妥了些。”

“什么意思?”

醉春倒感觉自己是越听越糊涂了,这落靖然虽不能与小姐当年相比,但也是他及时赶到邯姜,把黔荒八万大军抵至城前,若不是他,此刻的邯姜恐怕早就已经成了那帮蛮人的肆虐之地,如此以来,这落将军也能算得上同辈中的英勇人物了。

“醉春,你当真以为,擎准手上如今只有八万兵马么?若是如此,他为何前几日仅带领十万大军便敢突然进攻北疆,还如此气势汹汹?难道这整个东朝,是仅仅十万军马便能强攻而败的?”

醉春听言,眉头紧锁,细细思虑一番之后,貌似是突然明白了什么一般,长叹一声。

原来这招声东击西,是为了枭城空守。

然而在此刻的城楼之上,只见有一身着玄衣之人,那束发的红丝带随着霜雪而起,身旁的银剑凌冽而闪耀,将整个人影显得孤立而又强硬。

梁梓瑛看着远方的那两匹军马,只觉得心中闷闷,审视了一周,恰看见了后城方向有一辆马车快速向城外驶去,她横着眉,随后不由得转过头去,看向了邯姜西边的枭城之地。

许久,她才缓缓开口。

“原来如此。”

说罢她便纵身一跃,背离了城外的刀枪混战,向城中走去。

她披着一件厚裘衣,暖和的绒毛盖住了她的大半张脸,呼出的热气化在了天空之中,而此刻城内的百姓都十分慌乱的在向后城逃窜,不料突然有一位老人不小心绊倒在了她的身侧,她便俯身去扶了一把。

“谢谢姑娘,姑娘还是快走吧!不然待蛮人打进来,那可就跑不掉了!”

老人艰难的起了身,说罢还想拉着梁梓瑛一起离开,而她却冷冷的避过,好似是没有领情。

“老人家,难道出了城,就能保证不受生死折磨了么?”

“不跑出城还能如何?难不成要呆在这里等死么?姑娘,我见你手持兵刃,应该是习武之人,不过这蛮人军队可怕,劝你还是不要硬碰硬才好!邯姜是我们的家,可是若人都没了,只剩空巢又有何用啊!”

老人瞧着这姑娘应该是木头脑袋劝不动,便摇头叹气的离开了。

空巢?

梁梓瑛看着街道空空落落的房屋,小摊,顿时觉得自己刚才好像是多嘴了。

作为手无寸铁的百姓,遇到战事除了逃离,还有何求生之法呢?只是不知道他们要颠沛流离到何处,可能是在途中冻死饿死,但相比之下在他们心中,饿死冻死也总比死在蛮人的刀剑之下好。

霎时间,思绪翻涌,她也曾是屠过数座城的人,百姓虽无辜,可是在战场之上,只分敌我,又何来无辜一说呢?

梁梓瑛不知道自己为何在此刻多愁善感了起来,可能是因为当下的情景实在太容易勾起回忆,也可能是因为这里是老头子曾经逝去的地方吧。

如今的雪貌似已经停了些,邯姜的城门依旧紧锁,只见数百位将士紧紧的顶着杉木,一刻也不敢放松,就怕一不留神,便城门大破,随即就是血流成河。

就这样在慌乱的人群中踱着步子,不知几时梁梓瑛竟走到了曹府大门之外,她抬头用裘衣将自己的脸裹紧了一些,随后看了一眼高高的曹府牌匾,心中莫名的溢出了一些无名的愁绪,她回想着方才在城楼上看见的那辆奔向郊外的马车,蹙起了眉头。

然而,她并没有伫立多久,便大步的离开了。

可这时的邯姜城外早已兵刃交戈,只见擎准一马当先,他的长刀挥舞之处皆见鲜血,整个人宛如一只狩猎的黑豹一般,飞驰在猩红色的白雪之上。

而落靖然也不甘落后,仅他一人,便已击杀了几百蛮人,他摸了一把眼旁炙热的血迹,继续拿着长剑冲进了蛮人之中,当剑锋刺入对方胸膛之际,他又一个起身迅速便踹在了后方偷袭之人的胸前,随后长剑一挥,热血一洒,来人颓颓倒下,再无还击之力。

擎准瞧见落靖然此刻正被围困,缓缓勾勒出了一抹笑意,他以迅雷之势猛然跃起,手上的大刀一挥而下,落靖然瞬时瞥见上方砍来的锋利刀口,然后一个俯身便划到了来人身后,躲过了一击。

而擎准并不罢休,恶意的盯着落靖然绝不放松,待他的长刀再次落下时,只见落靖然已经拽了一个蛮人挡在身前,那蛮人身躯在大刀砍下的瞬间便沦为两半。

落靖然见状,纵身一跃,趁擎准一个不小心,长剑之下,给了擎准背后重重地一击,不过擎准却发现的及时,在长剑刺入血肉时微微侧身,不然这一剑,足矣令他大伤元气。

可是他必然受了伤,鲜血翻涌之际,竟也没有一丝退后。

落靖然见状一个转身,瞧准时机,手势一挥,只见四方顿时多了数百名弓箭手,箭雨滂沱而下,措不及防。

这几百名弓箭手并非他在枭城军营中调来的,而是邯姜落府中暗训在城外的一批死士,这批弓箭手只听落家调令,十分隐秘,因此极少有人知道。

在落靖然从枭城赶来之前,落家人便知道这是死战,作为几代将领世家,出力无可厚非,因此便提前埋伏好了弓箭手。

而待一只利箭就这样不偏不倚的射中擎准手臂时,他才发现局势不妙。

此时黔荒大军只剩下不到六万人,而落靖然还有三万余人加上数百名百发百中的弓箭手,而擎准中了一剑,战力有损,众蛮人见擎准受伤,再加上铺天盖地的利箭,士气大减,擎准清楚若再这样下去,怕是战不胜!

看着身边的蛮军一个接一个的倒下,军心大乱,擎准疯了似的挥起手中的大刀,然而方才那一箭上貌似有令人内力溃散的剧毒,只觉得眼神渐渐模糊,不出几刻,便已无力进攻。擎准终于咬紧了牙,想不到这一个毛头小子,倒还真是有些能耐!

这一战,落靖然险赢,擎准带着他的残兵退回到了百里之外,落靖然本想乘胜追击,可是担忧擎准在退回之处早已有所埋伏,等着自己往陷阱里跳,如今擎准手上残兵五万,自己仅仅只剩三万,若是追击,数百弓箭手便会直接暴露,再无适宜的藏身之地,结果更为不利,所以才想着暂时作罢,及时休整,准备下次开战再将其一举拿下。

落靖然的大军就驻扎在原来东朝驻军的驻守之地,并且他还调出数百人轮流巡视看守,就怕那狡诈的擎准在夜里来个大偷袭。

而落靖然独自一人在营帐之中,细细的将自己长剑上的血迹拭了个干净,然后闭上眼开始在脑海中默默回想着白日里的那场大战,回想着擎准的每个动作,每个眼神,试图想要找出他的缺陷来。

可就在此时,一声响动,只见一个黑色身影闪过。

“何人在此?”

落靖然猛然起身拔剑,对准了不知何时进到营帐中来的黑影,可来人披着斗篷,看不清脸,只是能感受得到此人功力极强,内力雄厚,恐落靖然一人,并非这人的对手。

“不必大惊小怪,落将军,我可是来帮你的。”

令落靖然诧异的是,开口竟然是女子之声,此声虽不曼妙轻柔,但却足够冷静坚毅。

见落靖然手中的剑依旧没有放下,来人在暗处微微一笑。

“不知落将军率四万大军来了邯姜,可留了多少人马在枭城?”

听言,落靖然眉头一皱,颓感不妙。

“多少人马与你何干?你到底是何人?你可知夜闯军营乃是死罪!”

那女子听言非但没有丝毫慌乱,反而更显得从容了些。

“落将军,我若是那怕死的,今日便进不了你这营帐。我来不过是想提醒你几句,以免你落错了棋,日后若想悔棋,怕是就来不及了。”

落靖然虽不知来人是谁,也不排除她是黔荒的细作,但是细想一番,此人竟然能够躲过帐外重重巡逻兵,潜入他的营帐之中,便可知其功力极强,若是敌手蛮人,实在是没必要半夜前来,这样与他当面对峙。

“不论你在枭城内留了多少人马,我且问你可知除了擎准今日攻城的那些残兵之外,剩下的黔荒大军又有几万?”

来人缓缓开口,叫落靖然心中不由得慢慢揪扯起来。听这人的语气,擎准手下的黔荒大军可能远不止今日战场上的这些,而且擎准那般高傲之人,今日竟然甘愿灰头土脸的携军落荒而逃,难道说…

落靖然还未敢将结果思虑清楚,来人便又冷冷道了一句。

“仅是攻入枭城的黔荒大军,便有足足十万,我猜如今无主将驻守的枭城,顶多撑过两日,便会被黔荒蛮人攻破。”

“什么!擎准竟用的是调虎离山之计!所以他这次的目标,根本就不是邯姜,而是枭城!”

落靖然说时更加握紧了手中的长剑,眼中愤懑之情溢满了眼眶。

他这时才恍然明白,这一切不过都是擎准的计谋,他以攻打邯姜为由,引自己调出枭城兵马赶来相护,而另一边,他剩下的兵马全都出战枭城,枭城此刻群龙无首,只留有几个校尉,奋起而攻之至多两日必定会大胜。

可是?擎准为何知道自己在没得到军令的情况下,一定会领兵来相助邯姜?而且今日擎准在邯姜同自己而战,那么领黔荒剩余十万大军去攻打枭城的又会是谁?

“擎准的目的可不仅是枭城,也不仅是邯姜。不过今日这出调虎离山,你会失策也实属难料,因为你不知领兵北下的除了擎准,还有黔荒的公主林珂,而今日正是林珂率兵前去攻打枭城的,听闻此女脾气臭的很,仅今天一日,便击溃了你驻留枭城的两万大军。”

来人边说边缓缓向前,看着面前怒意十足的少年,长叹了一口气,随后微微抬手,指尖爬上了他的剑锋,暗中默默的扬起了一抹未被人发觉的笑意,这玄铁利刃,倒称得上是一把好剑。

“枭城乃东朝北部第一商都,绝不能被蛮人所占,可…邯姜是我的故乡,亦是北疆重地,也决不能被蛮人所破。”

落靖然尽量的使自己冷静下来,这种时刻万一乱了阵脚,那就再无还击之力,他垂眸整理思绪,试图找出破解之法,而来人不知何时,早已经悄然到了他的身侧。

“觉得两难了?要不我帮你选吧,你立刻领剩余三万大军回枭城,带上你的弓箭手,留一万大军和一半弓箭手潜伏在枭城旁的嵩朗山上,点火诱敌,待蛮人中招,你再领另两万大军和剩余弓箭手暗入枭城外偷袭,即时与枭城内剩余大军里应外合,便能破了他们的围剿。此法虽不能大获全胜,但也能杀那些蛮人一个措手不及,最少令他们再折兵三万有余。”

落靖然只觉得耳旁忽热,这时他才发现来人早已令自己缓缓放下长剑,失了戒备。

“我若此时赶回枭城,那明日擎准必定还会来犯邯姜,届时,邯姜便守不住了,而这里是我从小长大的地方,亦是落府生根之处,我绝不能…”

可来人只觉得这小子领兵打仗怎么还这么扭扭捏捏的,有舍便有得,战场之人,怎么能不顾大局,邯姜城相比较枭城而言,孰轻孰重,难道还不能分辨么!

罢了。

“你要真是这般放不下,那么邯姜,我倒是可以替你守。”

微弱的烛光照映着来人的身影,只听她的声音低沉而冷淡,不过一个女子,落靖然倒是好奇她到底是何来历和目的,竟然会有如此的胆识和谋略。

“你替我守?你到底是何人?我又凭什么相信你?”

刀光一闪,霎时落靖然的长剑已经到了来人脖颈处,与肌肤只相近一寸,可恍然只听一声轻笑,人影微动,头上的斗篷此刻也已经被缓缓地拉开。

“不凭什么,不过是因为我,叫梁梓瑛罢了。”

书友评价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龙符:废柴,得异宝,暗渡陈仓,然后一飞冲天。自从看了《必然王国到自由王国》《走进修仙》及《位面小蝴蝶》等类型的书后,再看常规类型的奇幻、玄幻、仙侠文时,总感觉看不下去,有跟我同感的吗?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重生美国当大师:在外国干坏事的时候装成日本人这很好笑么兄弟?我怎么感觉你们丢脸都丢到国外去了那。还在自己家门口装日本人打**,哥们,你当人家傻的啊?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海贼之疾风剑豪:挺有趣的,书本身没什么大毛病,也没什么巨大的亮点。但是由于更新奇慢无比,剧情悬而未决,反而有种诡异的期待感。赶紧更新啊,摔!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