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瑶光传
瑶光传

瑶光传忘川水滴

标签: 古代言情 孟瑶 萧琸
对萧琸而言,孟瑶是她一生中可望不可即的梦
如果孟瑶是光,她就是影,有光才有影,影子到死,都追随着光
…… “我喜欢她,不是束缚不是占有,而是放手,给她想要的自由
状态:连载中 时间:07-27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第4章 似曾


傍晚时分,元昭京城的平和路一如既往地喧闹,家家户户都在燃灶煮饭,风带来炊烟的气息,收工的伙计与下了学堂的孩子,都盼望着回到家,在那里拂去一天的辛劳和疲惫。

一城的烟火气中,慕遥一身男装走在街上,忽听见前方一声疾呼:“抓贼啦!有人偷东西!”

伴随着过路行人的惊叫声,一男子跌跌撞撞地从人群里跑出来,直勾勾向她冲去,“给老子起开!”

慕遥面无表情地站在原地,眉毛都未抬一下,刚要侧身让开,忽听见身后传来小女孩的惊哭:“呜哇娘......”

她眼神蓦然一变,眼看就要迎面撞上,那贼伸手打算将她拨开,岂料眼前突然极迅速地闪过一道残影,接着脚下一股大力袭来,他登时站立不稳,结结实实摔了个狗啃泥,刚抢到的钱袋从手中脱落,啪一下掉在地上。

慕遥收脚,神态自若立在一旁,仿佛从头到尾姿势都没变过。

这贼原本是个练家子,按常理下盘也够稳,可谁知面前看起来瘦瘦弱弱的小子力气却大得出奇,只一个动作就将他绊倒在地。

贼人骂骂咧咧地起身,“小子你欠揍是不是?老子......”

忽然他愣住了,平白无故打了个哆嗦。眼前的少年面无表情地盯着他,平静无波的眼神,无悲无喜,看不出什么情绪,淡淡的目光落在他身上,仿佛在看一个死人。

......这个少年,极其危险。

得出这个结论,贼人刚刚那股子嚣张气焰登时熄灭得一干二净,被油然而生的胆怯取代。他嘴唇嗫嚅着似乎想放些狠话,然而僵持不过几秒,便逃命似地跑开了。

后面追赶的中年男子气喘吁吁赶到,手里还领着一个七八岁的女娃,他捡起地上钱袋,一脸感激地向慕遥抱拳道谢:“这位小兄弟,多谢您出手相助。”

“举手之劳不必言谢。”

慕遥刚准备离开,男子忽然拦在她身前,将手里提着的两个油纸包递过一个:“这是刚从点心铺里买的糕点,这不今儿发了工钱,想给闺女买点龙须酥。”说着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没想到闹这么一出......小兄弟若是不嫌弃,就收下吧。”

看着男子一脸憨厚的笑容,慕遥微微皱了皱眉,正欲开口拒绝,小女孩忽然拿起纸袋塞进她手里,接着拽起男子跑开了,跑出一段距离后回头笑着喊:

“大哥哥你就拿着吧,这个龙须酥可好吃了。”

慕遥低头瞅一眼手里的龙须酥,再看着父女俩欢闹着远去的背影,一贯平静的眼底忽而闪过一丝情绪。

......

“叫姐姐。”

“瑶儿姐,瑶儿姐——”

瑶娘俯身逗弄着一只绿鹦鹉,听见它叽叽喳喳学舌,笑着用指尖轻点了一下小脑袋,“调皮鬼。”

“调皮鬼调皮鬼——”鹦鹉学会了新的词,扑棱着翅膀迫不及待炫耀起来。

瑶娘笑着放下逗鸟的草梗,半是自言自语道:“在这儿呆的久了,和一只鸟儿说话也觉得新鲜有趣。”

白芷笑笑:“这鹦鹉也怪讨人喜的。”

瑶娘看了眼兀自欢快的鹦鹉,眼底的笑意渐渐隐去,“把她送到紫珠姐房里吧。”

“是。”白芷依言提起鸟笼向屋外走去。

瑶娘出了会儿神,听见门口脚步声响起,下意识道:“怎么这么快就回——”

忽然察觉脚步声不对,她抬眼看去,见慕遥静静立在门口,手中还提着个油纸袋。

“你来了。”瑶娘眼尾勾起笑意,看清慕遥手中纸袋上的印字,奇道:“你这是买了糕点?”

“路上抓贼,失主给的。”慕遥言简意赅地解释。

瑶娘轻笑了声,显得有点意外:“你看上去可不像是多管闲事的人。”

她打开纸包,捡起块龙须酥咬了一小口,另只手拿起一块递给慕遥:“好吃,你尝尝。”

慕遥顿了顿,女子涂着丹蔻的指尖小巧玲珑,映衬得糕点都可爱许多,鬼使神差地,拒绝的话到嘴边又咽下去,张开嘴,就着她的手咬了一口。

瑶娘嘴角的笑意愈深,“怎么样?是不是还不错,我没骗你吧?”

“......嗯。”顿了顿,“你很喜欢糕点?”

瑶娘嘴角笑意停滞了一瞬,不过须臾恢复如常,她垂眸看着纸包里的糕点,轻轻道:“可能......小时候很喜欢吧。因为每次看到它,都会有怀念的感觉。”

说罢不在意地笑了笑:“我记性不太好,小时候的事,很多都记不清了。”

慕遥看着她:“我小时候认识一个姑娘,她也很喜欢吃龙须酥,每次都会缠着家里人给她买。”

“是么?”瑶娘漫不经心地咬口糕点,“那她现在呢,现在可还喜欢?”

半晌,慕遥的声音响起:“我不知道。”

她垂下眼眸,“我不知道她如今身在何处,又过得如何,我一直在找她,找了很久、很久。”

可她仿佛从未出现过一般消失在这偌大的天下......至此音讯全无,生死未卜。

她声音里的落寞那样显而易见,瑶娘沉默了很久,忽而轻笑一声:“那个姑娘可真幸运,就算被世上所有人遗忘,也有个人一直在惦记着她。”

“不。”慕遥轻声否认,“能认识她,是我的幸运。”

气氛一时陷入沉默,过了一会儿,瑶娘起身道:“我去倒杯茶。”

慕遥颔首,目光扫过屋内陈设,在梳妆台旁的琵琶上顿了顿。

瑶娘倒茶的片刻,听见慕遥的声音在背后响起:“你会弹琵琶?”

瑶娘端上两盏茶,笑:“何止是会。单论琵琶,这携月楼里可没人敢说琴技比得过我。”她尝了口茶,抬眼看向慕遥,“怎么?你想听吗?”

慕遥似乎犹豫了一下,而后轻轻点了点头。

......

琵琶曲响起的那一刻,慕遥瞳孔猛地一震,眼神里流露出的,是未经掩饰的震惊。

居然是......那首曲子。

袅袅曲音倾泻而出,原本清脆的音色渐趋舒缓低沉,染上一缕淡淡的惆怅和孤寂。

慕遥怔怔看着眼前的人,曲音回响在耳畔,与记忆中的旋律萦绕重合在一起,恍惚间竟让她想起了从前。

......

年幼的她站在角落里,呆呆地看着坐在树上弹琵琶的女孩。

孟瑶脸上有恬然从容的笑意,明媚的阳光倾泻在她身上,在她周身渡上一层金辉。

而她,耀眼如神祇。

只是那时,她还是个未谙世事的孩子,曲调里未染上深沉愁怨,只余一派明朗与疏阔。

她就这么仰望着,看了很久很久。久到女孩弹完,朝她所在的位置微微一笑:“你觉得好听吗?”

那时她不能说话,只能使劲点着头。

孟瑶或许不会明白,那一幕,她见到了渴盼已久的阳光,等来了她的救赎。

......

一曲弹罢,瑶娘放下琵琶,见慕遥神色恍惚,眼底隐显水泽,不禁有些发愣:“你怎么哭了?”

说着半开玩笑道:“我弹得有这么难听吗?”

一句话让慕遥心头一震,意识重回现实,她看着走近的瑶娘,声音沙哑道:“你到底是谁?”

瑶娘被突如其来的质问弄得一愣,面上浮现几分疑惑:“你怎么了?”

慕遥盯着她的脸,不放过一丝一毫的表情。

“茹姑娘,得罪了。”她忽而欺身上前,指腹擦过瑶娘眼角,细细揉擦摩挲。

瑶娘周身不由一颤,不明白这突然的轻薄是为哪般,看着慕遥近在咫尺的脸,两人忽然就对上了眼。

慕遥眼里有尚未擦去的水渍,眼底的神态很是焦急,往常惯有的镇定自若早已消失不见。

慌乱仅仅持续一瞬,瑶娘很快恢复常态,嘴角勾起一丝笑意,握住慕遥的手从脸上拿开。

“慕姑娘为何突然这般亲昵?”轻声一笑,“倒让奴家很不适应呢。”

慕遥退后一步拉开距离,垂眸掩去眼底的落寞。

“我刚刚……只是想确定一些事情,冒犯了姑娘,多有得罪。”

“那你确定好了吗?”瑶娘轻轻拂过自己的眼尾,声音带笑。

“……确定了。”

不是她......

虽然和她容貌有七分相似,可独独少了眼尾的一颗泪痣。她记得她额角有道浅浅的疤痕,她也不会有这样娇嫩如婴儿的肌肤,黄沙百战早已将她的手指磨砺得粗糙,飒爽如她,不会这样半是掩饰半是假意的笑......

眼前的人......不是她。

慕遥闭上眼缓和了下情绪,声音恢复平静:“抱歉,是我失态了。”

瑶娘走到凳前坐下:“你也喜欢琵琶吗?”

“喜欢。因为一个人。”

瑶娘了然一笑:“是那个姑娘吧。”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慕遥道:“我过几日要出趟远门。”

“你要去哪儿?”

见慕遥不答话,瑶娘沉默半晌,道:“你这一走,就没人陪我说话了。”

她又笑了笑,“不过也罢,都说海内知己......”

“天涯比邻。”慕遥看着她,也微微一笑,起身道:“我先回去了,你早些休息。”

“好,保重。”

待慕遥走后,瑶娘盯着墙角的琵琶不知在想些什么,以至于白芷进屋都未曾发觉。

“姑娘。”白芷递过一张密函,神色有几分凝重:“方才月影来传令,说有了新任务。不过这次......”她忽而抿唇,噤口不语。

瑶娘看完信,秀致的眉蹙起,“月影来说了什么?”

“他让我转交这封信,说主子在信上都已交代清楚。还说如今朝中局势紧张,若前线再有败仗,怕是圣上会迁怒于关老将军......”

听罢,瑶娘露出丝苦笑:“他这是逼我非去不可。”

“两年了......”一声似有若无的轻叹,瞳孔里浮现出一幕幕画面,征战四方的场景尤历历在目,耳畔金戈铁马风声猎猎,那一张张鲜活无比的面孔仿佛就在眼前......

可一切,到底是烟消云散。

眨眼拂去记忆,瑶娘静静道:“阿芷你去收拾一下,明日一早,我们便动身。”

书友评价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学魔养成系统:干草首先重点是恋爱。这是一本披着学霸皮的中式校园恋爱轻小说,能够接受轻小说的应该会比较喜欢吧。想看学霸文的可以点×了。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大英公务员:和上本书的问题一样,强调屁股的文字太多了……恨不得主角每句话都说明自己的立场反而没了故事一本小说,终究故事才是根本有点本末倒置了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新雕英雄传:我看过神雕最好的同人。。。不过是黑暗向,女人什么的是其次,根本不重要,附带的而已,旁边风萤月根本没抓住重点啊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