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快跑!哭包前任扛着搓衣板又来了
快跑!哭包前任扛着搓衣板又来了

快跑!哭包前任扛着搓衣板又来了喵九

标签: 洛苡 现代言情 祁谨年
洛苡在墓园捡了个小孩,本以为是小奶狗,却不想是大灰狼
在青春萌动的时候爱上他,毫无保留地爱他十年年,本以为是两情相悦,却不想从头到尾他从未想过娶她
产子重生后,以为是老天爷给予她一次远离他的机会,却不想重生第一天就将她送到他面前
她害怕得想逃,可是绝情恨戾的大灰狼却秒变哭包,抱着搓衣板追着她不放
“你不要放弃我,也不要怕我
状态:连载中 时间:07-28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第005章 故意落罪


**收起证件,语气条理严肃,“洛苡小姐,由于死者死因不明,而有关人员举报您在死者生前与死者有严重过节,且死者身上伤口特殊,为此请您跟我们走一趟,配合我们的调查。”

“谁举报的!”祁谨年瞬间点燃了怒火,看到**掏出了手铐,他一把抓住洛苡的手把人往身后护,“谁敢带她走!”

“谨年。”洛苡拍了拍他的手背,浅笑道:“没事,身正不怕影子斜。”

她看向**,无比淡定地说:“我跟你们走,但是可以让我看一眼尸体吗?”

**不冷不热道:“不好意思洛苡小姐,因您的身份特殊,在死者死因查明之前,您不能靠近尸体。”

这话听到祁谨年耳朵里,以为对方在歧视洛苡是Ⅰ分化,瞬间又炸了,在洛苡面前极力控制自己不爆粗口的他忍不住骂了一句脏话。

“你他妈什么意思?”

**斜了他一眼,说:“洛苡小姐身为法医,对人体身体构造及各类死亡性创伤极为了解,为了防止尸体伤情出现二次破坏,她不能靠近尸体。”

洛苡理解警方的做法,安抚了几句炸毛的祁谨年,直到把毛抚顺了,嘱咐小林看好他,然后跟着**一同离开。

一番盘问下来,洛苡这才知道在她和祁谨年离开后不久,其他工作人员在道具间发现了已经没有生命体征的吴珊,现场没有留下任何可疑的线索,但吴珊后颈的经髓被人挖走了,通过伤口切割面,确定凶手使用的是手术刀类的刀具。

而整个会场,只有洛苡身上携带了一把符合标准的解剖刀。

加上有人举报洛苡在吴珊死前和她发生过冲突,造成吴珊失业,一时间,洛苡成为了最大的嫌疑人。

她本以为有祁谨年为她做不在场证明,足以消除她的嫌疑,可**却以他们关系不一般,存在包庇的嫌疑,无法作为不在场的证明。

洛苡庆幸这些话是在她和**离开后说的,如果当着祁谨年的面说,少说少不了一顿好哄。

可冷静一番思考后,洛苡感到有些奇怪。

如果以警方将她和祁谨年绑在一起的定义来看,祁谨年才是辞退吴珊的那个人,而且解剖刀在她身上,祁谨年岂不是也可以使用,可**却只单单怀疑她?

甚至对祁谨年连一句简单的询问都没有。

虽然她清楚她和祁谨年两个人都是清白的,可是多年的法医经历让她不得不质疑每一个漏洞。

**这样断章取义的办案让洛苡怀疑是不是有人已经在暗中下定义,认为吴珊的死就是她造成的?

为的就是让她背锅入局。

她身正不怕影子斜,可要是有人在背后操作,那就不一样了。

果然,询问了一个多小时后,**没能从洛苡口中得到一点有用的线索,也没有直接的证据证明洛苡就是凶手,**的态度逐渐变得不耐烦,从一开始不冷不热的态度变得强硬和愤怒。

在**暴力拍桌警告她不说实话,他们也有办法查清事实时,洛苡淡定从容,目光从他们胸前的编号扫过。

就在她不说话,可**却在记录本上写着什么的时候,门口被敲响了。

“探案局的江队来了,说要见一下人。”

闻言,审问的两位**脸色微变,连忙合起审问记录本打开门。

在两声问候声下,一个高个短发男人走了进来,五官立体俊逸带着一股正气,肤色是健康的小麦色,袒露在外的手臂肌肉线条明显,是一种和祁谨年完全不同风格的帅。剑眉下一双明眸里闪烁着精光,像从电视剧里走出来的武侠人物,健壮结实的身材让人生惧三分,好像随时会来一套军体拳,这使得他还没开口就给足了在场所有人压力。

可洛苡一看到他,一直平静的脸上扯出了一抹笑意。

“江队。”她叫了一声。

江北的目光落在她手上的手铐上,对一边的**粗气道:“还不快打开。”

“江队,这……这不合规矩。”审问的**为难道。

“尸检那边已经有结果了,这案子和洛苡没关系。而且这件案子已经全权交给了探案局处理,这是文件,自己拿去裱起来吧。”江北把一张文件丢到**身上,又从他腰上扯过钥匙,把洛苡手上的手铐打开。

两位**看了一下文件,忿忿不平看了江北一眼,心有不甘地带门离开。

两人一离开,洛苡立马说:“他们俩有问题,好像很着急点我的罪。”

江北却一点也不意外,抬起屁股坐到审问桌上,“收钱办事能没有问题嘛。”

“收钱办事!”洛苡小吃一惊,没有想到自己的猜测这么准。

江北点点头,冲洛苡笑道:“你回头可得请我吃饭哈,我听说他们就扣了你之后,就连忙往上申请,把案子揽了过来,费了不少功夫呢。”

“没问题。”

江北是洛苡的队长,只比洛苡大了两岁,总喜欢把头发剪得很短,工作能力相当出色,平日里为人潇洒风趣,几乎和所有人都能打成一片。

就连因为不爱社交而被同事贴上“高冷”标签的洛苡,江北也凭借自己一张厚脸皮成为洛苡在单位上唯一的朋友。

“在这之前呢,我有几个问题想问你。”江北嘴角噙笑,定定看着洛苡。

“你问。”

江北眼尖地注意到洛苡脖子上遮得不完全的咬痕,眼里闪烁着八卦的光芒,“你和那个大明星祁谨年是什么关系?听说你能进入工作后台是因为他,我刚刚进来的时候他还带着律师在外面发火呢。”

洛苡愣住了,面露尬色,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可江北看到她这个反应,立马了然地笑了起来。

以他洛苡的了解,向来有什么说什么,不能说的时候八九不离十都是不好意思。

他调侃道:“没想到你喜欢那种……白白嫩嫩的,藏得够深呀。”

“江队……”

“好好好,我不说了。下一个问题。”江北正了正色,问:“除了祁谨年,还有谁是知道你今天会来看演唱会的吗?”

洛苡不知道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思虑一番后,摇了摇头。

她原本是不打算来的,但是经不住祁谨年的软磨硬泡,只能答应过来,除了祁谨年之外,应该没有人知道她今天会过来。

至于小林,祁谨年从不会把自己的事情跟他说,基本都是临时安排他去做事,包括这次给她员工牌,也是祁谨年临时安排的。

“是有什么问题吗?”看到江北沉默着思考着什么,洛苡忙问道。

江北说:“我们调查得到的信息是你从进场开始就一直被人跟着。在你和那个吴珊发生矛盾之后,吴珊立马就出事了。而且监控显示你随身带的解剖刀在和她争执过程中掉了出来。我们怀疑是有人故意把杀人的锅嫁祸给你,只不过那人显然不是专业的,分不清解剖刀的类型。你身上的是九号平刀,可凶手使用的是十一号弯刀,估计是为了更好地挖出吴珊的经髓,却没想到刀口会有细微的差异。”

“所以你怀疑祁谨年?”洛苡不知道自己是以怎样的心境说出这句话的,她感觉不到自己心脏的跳动,但清楚自己脑海里所有的想法。

她不相信会是祁谨年。

江北似乎看出了她的想法,缓缓问道:“你知道为什么凶手不选择直接用解剖刀杀死吴珊,而是把她的经髓挖出来吗?”

洛苡抬头看向他,心里隐约有了答案。

“因为吴珊两次以你的经髓羞辱你,这很容易让人觉得你是恼羞成怒犯案,也成功让关注这个案子的人注意到你的经髓分化结果,从而不信任你是清白的。”

书友评价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副本异界:这么多本书写下来,作者的文笔毫无长进,能把有趣的故事写得味同嚼蜡,也算奇葩了。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红楼蓉大爷: 这都甚麽乱七八糟的 几十万字里就没几句写对的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通天大圣:晋朝都不知道的作者,第一章直接败退,不知道7.4分怎么出来的。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