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水尽沉欢
水尽沉欢

水尽沉欢又困

标签: 古代言情 水时依 路尽临
反派男主x系统女主
反派穿越修真世界居然不带系统玩,失去宿主的系统只能自己穿越了
穿越的两人一出生就差点嗝屁,幸好他们加起来有一万个心眼
天然腹黑男主和超谨慎女主的修真世界生存故事
状态:连载中 时间:07-28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第3章 反派似乎想帮系统升级


水时依没有按照路尽临的计划行动。

问题在于计划的最后一步,向木先生求救。路尽临不知道木舟白医师昨夜已前往江城。

昨日木舟白在他的药田采摘药草,药童毕恭毕敬递上一块木制牌子:“老夫人让您回江城,即刻启程。”

木舟白当场摆出一张臭脸,抢过木牌往地上一摔,猛踩数脚,最后捡起来小心翼翼吹了吹灰尘,又若无其事感叹:“娘亲哎,这回真是亲妈逼的了。”

水时依正好被木舟白拎去当搬运小工,目睹全程。

想起此事,她停下脚步,摇头。

路尽临体弱,手心总是冰凉,走着不过数百米,额头沁出一层细汗,手竟渐渐发烫。

他也停下,喘气,稳了稳呼吸:“小依,怎么了?”

接着自问自答:“看来是木先生不在家。”

水时依点头。

【怎么你又知道了?】

路尽临抬手,扯低两人的斗篷帽子,嘱咐:“既然师父和木先生都不在,我们就不能分开了。眼下人多,他们不敢轻举妄动,先进店吧。”

进入茶点铺,老板娘见两小童打扮可爱,亲切问道:“你们来替大人买什么呀?”

路尽临露出天真笑容:“我们要买小人书。”

老板娘哈哈笑,指向后门:“小娃娃,走错地儿啦。书店在我家后头,他家正做夜市的准备,乱糟糟的。”

说完老板娘抓起几块桂花糕塞路尽临和水时依手里。

“三月三可是女娃娃的节日,拿着吧。”

路尽临拉着水时依低头表示感谢,顺势从后门离开。

水时依眼角瞥看他的侧脸,默默记录。

【六岁,被茶点铺老板当作小女孩。】

走出后门,两排临时搭起的商铺之间,一条狭窄阴暗的通道,对面就是书店。

路尽临略有遗憾:“今天不能买书了。”

他牵着水时依往狭窄通道的里边走去,经过四家店铺,空气中的药味越发浓郁。

他回身问道:“小依,一会儿我假装倒下,你能不能哭一个?”

说完笑了笑,摇头自我否认:“罢了,这方法太为难你。”

于是他换个思路:“我们进药铺后,你就瘫倒昏迷,不要睁眼不要动,之后的事情交给我。”

水时依点头,左脚刚踏过药铺后门,直接眼一闭,脑袋前倾,朝地面笔直倒下,拉着路尽临一块摔地。

路尽临勉强坐起,低声评价:“小依,你演得太生硬……”

水时依闭着眼,一动不动。

路尽临双手推她,慌乱无助的语气:“妹妹……妹妹……你醒醒呀……”

药铺伙计听到声响,凑过来关切瞧看:“咋回事?你们怎么进来的?”

路尽临眼圈一红:“妹妹她……她不动了……”

“哎,你别急啊,先让我看看。”

伙计是位十六、七岁的少年,没遇到这种事,也心急,连忙抱起水时依放柜台后的摇椅上,又是把脉又是测鼻息的。

“我妹妹……有怪病……她要……吃药……”

路尽临说话仿佛是伤心得上气不接下气,听得伙计心里更是咯噔一声:我天啊,又一个病号,不会这两小鬼都要倒在店里吧?

他赶紧打听:“什么药?”

“空心莲……”

伙计以为自己听错了:“啊?”

路尽临擦了擦眼睛,重复说了一遍:“空心莲。”

伙计惊得瞪大双眼:“那可是南国第一毒草啊!”

路尽临委屈道:“木先生说我妹妹天生怪病,就得这么治……”

木先生说过。

——“空心莲空人心,反正小尽你无心,吃几株空心莲不碍事,就当零嘴了。”

“木先生?”伙计眼睛一亮,“你说的可是非怪病不治的木舟白木先生?”

路尽临点头:“嗯……你也认识木先生?”

“南国干这行的,谁不认识木舟白!”

伙计兴奋劲儿刚起,看躺平的水时依,又哀愁着急:“但我们小药铺哪会有空心莲啊,大药局才有资格采摘。要不,我陪你们去木先生住处吧!”

路尽临愁苦着脸:“可木先生不在家呀……你能不能叫一辆马车送我们回家,家里还有空心莲。”

伙计心里寻思今天大伙都忙呢哪那么容易叫到马车啊,嘴上问:“你们家在哪?”

路尽临脸色一缓,答:“霜山。”

伙计松了一口气:“正好,我现在要去霜山接我们掌柜,顺道送你们过去,不过车里杂物多……”

路尽临展颜笑答:“没关系,谢谢小哥哥。”

伙计脸一红,挠了挠脸颊,别过脸,见铺子门口一位灰袍白眉老道士经过,闲庭信步,仙风道骨。

白眉老道士名叫冯远山,善御剑,闭关十载悟出一套远山剑法,凭借精妙剑法和一柄“断霞剑”在天门宗立足,素有“远山断霞”的评价。

六年前他被水长天威胁,识时务者为俊杰,果断夹起尾巴逃回天门,向长老们谎称天门辖区的两名婴儿均处以天诛了。至于师侄之死,他则推脱到天灾身上,倒并非畏惧水长天不敢得罪,是怕被长老们发现他弃同门后辈不顾临阵脱逃,到时逐出天门都算小小惩罚了。

此次他前来新阳洲南国,是天门宗四位长老的意思。根据天塔的星演局的推算,天灾之相在六年前一度彻底消失,但上个月再次显现,星相微弱,其星域恰好对应人间的新阳洲南国。

于是乎,冯远山更加确信当年他未能杀死的女婴正是天灾降世,被水长天带走了。

他不敢如实向长老们禀报,顺水推舟前来南国调查。

也不知巧合或是天塔那边的刻意谋划,水长天竟不在水家大本营的百川城。

冯远山盯梢水家港口不过两天,就发现了当年那名女婴,似乎被水长天收养,如今与寻常街巷的稚童无异。他心下揣测,大约是水长天没认真传授指点,女童毫无修为,以至于天灾的星相微弱。

——趁着天灾尚未觉醒,应尽快除去。

若哪日被天门长老们追究六年前之事,也能有将功补过的说辞。

冯远山心里一通盘算,往茶点铺走去,女童身边还有一男童相陪,虽不是他的主要目标,不排除是当年漏网之鱼的可能,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

他问茶点铺老板娘:“女善人,老朽想打听一事,方才可有碰见两位六岁左右的小娃娃?”

茶点铺老板娘怀疑的眼神上下打量冯远山:“臭老道士,你想干嘛呢?”

冯远山着急找人,不耐烦皱眉,抬手振袖,撒出一股迷魂香。

老板娘闻到一股异香,脑袋忽的迷迷糊糊,如实回答:“小娃娃们从后门去隔壁书店了。”

冯远山箭步穿过后门,心想:坏了,不会是被那小鬼发现了吧?

随后又否定自己的猜测:六年前她尚在襁褓之中,怎么可能记得老朽的长相。

——万一呢,文献记录里数次天灾均以不同形式降世,本就非常人能理解。

他转身查看后门狭长小道的时候,一辆装货用的药铺马车正沿着人潮来往的水边大道缓缓驶出城外。

马车上,一堆空空的药箱的缝隙中,一个坐着的小男孩和一个平躺的小女孩。

路尽临轻戳水时依的脸:“小依,可以睁眼了。”

水时依刷的睁开眼,坐起,面无表情。

路尽临又开始一本正经的计划:“其实回霜山也不安全,不过至少是我们家,找地儿躲藏也方便。”

“师父被调入军中,木先生回京城,你认识的仇家刚好出现,想来是有人幕后策划了一出调虎离山。”

“水家港口那位船工伯伯倒是可以信赖,但防人之心不可无,师父回来前,暂且别去水家求助。”

“小依,你有其他想法没?”

水时依眨了眨眼,摇头。

路尽临说得面面俱到,都很合理,她也提不出多余建议。

路尽临把装水和糕点的小竹篓挪到水时依身后,沉默了片刻后,露出温和的微笑。

他柔声问:“小依,你是不是恨我啊?”

【恨?】

水时依茫然,她不理解“恨”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不恨吗,那就是单纯讨厌我?”

【讨厌?】

水时依还是茫然,她会讨厌吃甜腻的食物,但为什么要讨厌自己的观测对象?

路尽临点了点头,找到答案:“都不是,看来你是怕我了。”

这回水时依不假思索,点头。

路尽临这个人很可怕。

从出生第一天起就留在水时依脑袋里挥之不去的印象。

“你这么快承认我可是会伤心啊。”

说着路尽临自嘲一笑:“不对,我没有心。”

“小依,你的直觉里,我不是好人?”

水时依摇头,再点头。

【不是直觉,我知道你的设定是最终反派。】

路尽临看着一块长大的小女孩,她脸上从没有过害怕或者欢喜的表情。

他用手指把水时依的嘴角轻轻往上一提。

一个别扭的斜嘴一笑挂在了小女孩脸上。

路尽临收回手,淡然笑道:“对这个世界来说,我不是正派人士,但我不会加害于你。”

“你遭遇的一切不幸都因为我,是我的存在牵连了你和你的家人。”

“六年前我只是婴儿,努力大哭吸引了注意力,可惜没用,他们一剑杀了我,还是会去伤害你。”

“这次也一样,似乎是你替我背了黑锅,他们的目标本来应该是我。”

“小依,以后不论我为你做了什么事,都是因为我亏欠你。”

路尽临眉眼之间一丝孩童不该有的落寞。

水时依指向自己的眼睛,再指路尽临的心口。

【我是系统,转世是为了记录你成长的观测者,你是转生者,没有亏欠我。】

然而到了路尽临嘴里,变成另一种解读:“小依,你是说你会永远注视着我,看我会不会变得很坏很坏?”

水时依想摇头,没这么复杂啊。

但路尽临摸了摸她的脑袋,安慰:“小孩子就别想那么远的事情了。”

夜幕慢慢降临,马车也慢了下来。

山间路上,一位乡野村姑模样的年轻女子晃荡着一提纸灯笼走来,估计是要下山参加三月三的活动。

与马车刚一错身,村姑却猛地跺脚,回身喊住驱使马儿的药铺伙计:“喂,前面那个小马夫!停下!”

伙计急忙拉绳,侧头看村姑:“这位姐姐,有何贵干?”

村姑哼了一声:“姑奶奶我忽然不想去参加什么狗屁三月三的沐浴祓禊了,你,载我回家。”

伙计小哥懵圈:“啊?”

村姑压根不等伙计反应,理所当然地迅速爬进马车:“车上又没货,多我一个不多。”

掀开帘子,发现早有乘客,还是两小孩,她也若无其事,往旁边一屁股坐下。

她先是看了一眼路尽临,翻白眼,没好气地抱怨:“怎么是一只脚踏进棺材的小屁孩,晦气。”

接着她上下打量水时依。

路尽临把水时依护在身后。

村姑噗嗤嘲笑:“就你这病恹恹的小鬼头,还想保护妹妹呢,省省吧你。”

路尽临咳嗽起来,并不反驳,恢复了平常的寡言少语。

水时依瞅着路尽临,她看不明白这位转生者在想什么,不会是真想保护她吧?

村姑不客气地拉过他们的小竹篓,对着里面一顿扒拉。

相安无事才一盏茶功夫,听见外头药铺伙计颇为绝望的声音:“道长,载不动了,再加上您,我这一车就凑满老弱妇孺了!”

似乎在跟一位老人对话。

老人沉声回道:“老朽只是想看看车里有什么,不会太麻烦你。”

伙计大声嚷嚷:“什么也没有啊,我要去接掌柜,货都在掌柜那儿呢!”

水时依偷偷从帘布缝隙往外看,是白眉老人。

——还是追上来了。

这时,她脑海里出现一个女人的脸,一个满脸污血把她紧紧护在怀里的女人。

那是她在这个世界的亲生母亲。

【恨?】

是不是应该去恨害死了自己母亲的白眉老人?

水时依眼神忽然茫然无神,路尽临按住她的肩膀,摇头:“小依,别动。”

然后他拉下斗篷帽子,从马车后面跳了下去,玄青色斗篷被风吹起。

他体质差,跑步看起来比别人走路还慢,不到十步,一滴墨状黑影迅速朝他飞去,从心口穿过,他倒下。

仿佛暗夜中被刺客一击毙命,悄无声息。

水时依确信路尽临不会死,最终反派无论受到多高的伤害都不可能暴毙。

只是她不确定路尽临横躺山野结局会如何,于是也准备跳马车去检查。

村姑咬着一块糕点,拉住她,凶巴巴骂道:“死一个就够了,你还想一块送人头啊?”

水时依摇头:他没死啊。

“你咋这么倔呢?”村姑又吞下一块糕点,“幸好姑奶奶就喜欢你这挂的,既然吃了你的桂花糕,就帮你一把咯。”

一道白光闪现,村姑身影消失不见。

而马车上方,一位气宇轩昂身着蓝黑盔甲的女将军漂浮半空,一手执枪,一手正把桂花糕往嘴里塞。

“唔!……裹然田的昊痴(果然甜的好吃)……唔!喂!你……臭道士!”

她一嘴的食物,说话口齿不清,咽下去,豪迈擦嘴,继续挑衅。

“臭道士,敢在姑奶奶的地盘杀人,胆儿够肥啊,来,陪姑奶奶打一场。”

冯远山费了好些功夫才追踪到此,不想招惹其他麻烦,连忙认怂,抱拳行礼:“老朽是奉天命行事,替天行道,还请仙姑——”

蓝黑盔甲的女子呸了一声打断,嫌弃道:“天命个屁,仙姑个鬼,臭道士,让你打就打,让你跪就跪,姑奶奶可不是在跟你讲道理。”

语毕,她投枪,没使劲的轻松表情,枪尖却笔直狠准朝冯远山刺去。

冯远山慌乱地侧身躲开,不料长枪在他身后一个急停,回转,继续刺向他的心口。

“断霞剑!”

冯远山唤剑出鞘,为自己挡下致命一击。

女将军打了个响指,枪尖绽放一朵蓝色的花,花瓣先是散落开来,接着如时间倒退了一般,空中的无数花瓣又收拢。

朝着冯远山的心口方向收拢。

冯远山一声不好,狼狈逃窜躲开穷追不舍的花瓣们,挥剑乱舞,远山剑法一招都使不出来。

本来在车外拉着马绳的店铺伙计看不懂战况,抱头躲进马车里:“呜呜呜神仙打架就打架嘛,别牵连无辜啊,我会被掌柜扣工钱的呜呜呜呜………咦?小妹妹,你醒了?”

被问话的水时依认真点点头,学着伙计抱头蹲下。

然后她跳下马车,姿势奇怪地溜到路尽临身边。

路尽临趴在地上,侧头,脏兮兮的苍白笑脸:“小依,我装死厉害吧?”

水时依点头,路尽临的装死技巧能骗过除了她以外的人类。

路尽临维持趴地姿势,小声嘱咐:“我还得继续趴着。”

“一会儿那位暴脾气姐姐打完架,肯定要你当她徒弟。”

“她比师父更适合教你枪法,但你别答应,真跟山神走了,你就不能待在人间了。”

“不过放心,最后她还是会教你的。”

路尽临说完眼睛闭上。

把老道士困在花瓣笼里,女将军落地,踢了一脚路尽临:“喂,小鬼,真死了?”

路尽临纹丝不动。

女将军啧了一声,蹲下细看:“心脉已断命火还没灭,命够硬啊。”

她又抬脸观察水时依,横竖都觉得满意。

“小姑娘,你深得我心。今天姐姐心情好,要不要拜我为师?我可是霜山的山神哦,平常人修十八辈子都遇不到这等福缘。”

水时依脑袋一歪,真的如路尽临所言,她要我当她徒弟啊?

她回忆起今天路尽临说过的话。

早上她练枪,路尽临说:“你持枪姿势相比师父生硬,重心太低,以后有趁手的长枪会好些。”

他看得懂她的枪法。

他明知师父不在,出门有危险,却提议去夜市。

他读过南国的传说书,知道霜山的坏脾气山神喜欢甜点。

他察觉他们遇到危险,一下船就想好对策。

他带她去茶点铺,老板娘送他们桂花糕。

他让她装作晕倒,药铺伙计同意送他们回家。

他们顺利上了马车,白眉老人真的追上了。

好巧不巧,暴躁山神姐姐吃下他们的桂花糕,出手相救。

而且他很确定,霜山的山神会收她为徒。

于是,水时依得出了一个结论。

【路尽临从早上就谋划好一切,最终目的是让山神收我为徒。】

【不合理。】

书友评价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从解除人体限制开始:敢于吊死大资本家的书就是好书!!!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大宋纺织工:一口老血,不多说了,看这里吧http://www.yousuu.com/thread/8605/656803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修行从破译文献开始:不错的构思,就是作者的行文有点流里流气的。也许作者认为这是“幽默”?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