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炮灰女配在暴戾世子怀里撒个娇
炮灰女配在暴戾世子怀里撒个娇

炮灰女配在暴戾世子怀里撒个娇莫昔时

标签: 古代言情 沈言之 洛子吟
【穿书+专宠+疯批人设】洛子吟离奇穿书,开场就被毒酒和剑伺候,为了活命,本能下跪
这一跪,不只洛子吟惊讶了,就连那一身红衣持剑杀他的男人,也不由愣了愣
传闻武艺高强,蛮不讲理的人,面对生死时,不是奋起反抗,竟是下跪!!! 洛子吟:“!!!” 我的骨气呢
沈言之淡漠的眸子里闪过戏谑,薄唇上扬
“有点意思
状态:连载中 时间:07-30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精彩节选

第1章 穿成炮灰


双月国。

洛子吟醒来的时候,眼前布满红色,抬手胡乱将红色头巾弄开,却见屋内四周被红色绸缎环绕,大大的囍字,让她一时之间分不清这是现实,还是梦境。

门外这时响起一道低沉中性的女子声音,“二公主,女王让臣来给您送合花酒,若扰了公主的雅兴,还望恕罪。”

洛子吟此时迷迷糊糊,并未应声,门外的女子却依旧打开了门。

只见女子身着一袭官服,身后跟了几个婢女装扮的女子,走进来,将她口中所说的合欢酒打开,倒入杯中,递给洛子吟。

洛子吟看着几人,正觉喉咙干涩不已,接过便要喝下,手背忽然被不知名的东西打中,杯子瞬间跌落在地。

疼痛和杯子的碎裂声让洛子吟瞬间清醒,迷惑的看向众人,心道:现在做梦都这么真实了?

她正要开口询问,却见面前身着官服的女子,胸口被人从后一剑刺穿,又速度极快的将剑从胸口抽出,血顿时喷洒在了洛子吟的身上,脸上。

看着面前的女子倒下,洛子吟愣在原地,事情发生得太快,她一时之间不知该做何反应,血顺着她的脸往下流,她伸手胡乱在脸上擦了擦,下意识凑在鼻尖闻了闻,大惊道:”“这...这他妈是真血。”

从未见过这般情形的洛子吟,只觉全身的血液都倒流了一般。

她伸手笑着想要将剑从脖子上拿开,那人却径直用剑刺伤了了她的脖子。

“嘶~”

洛子吟何时见过这样的场景,她怕眼前的人是个疯子,不敢惹怒。

只能讪笑的看着拿剑指着自己身着喜服的男人道:“我说兄弟,你太敬业了,回去我一定给朋友推荐。但我是误闯进来的,不是npc和玩家,就不耽误您的工作了。”

说着,她再次伸手将剑往外推了推,抬脚往一旁挪了挪。

眼前的男子穿着红色喜服,头发被一顶玉冠高高竖起,俊美绝伦的脸,棱角分明,在红色喜服映衬下,邪魅之气四溢,墨玉般深邃眼眸中泛着嗜血的光芒。

沈言之听着洛子吟异常的反应,以及说的那些稀奇古怪的话语,眉头微皱,见她又将剑推开了一些距离,不由来了些许兴趣。

眼中杀意褪去,唇角微勾,将手中的剑收回道:“听闻袖州二公主洛子吟武艺高强,深得袖州女王的青睐,但今日公主的反应倒是让本世子很意外。”

二公主洛子吟?

我什么时候当上公主了?

公主?二公主洛子吟!!洛子吟嘀咕完猛地对上沈言之探究的眼神,内心惊骇不已。

我穿书了?!

二公主洛子吟不是自己睡觉前才看完的那本《和伪疯批在一起的日子》小说里的炮灰吗!

沈言之看着洛子吟脸上不断切换的表情,眼睛微眯,他来双月国前,早已将洛子吟的所有情况都调查得一清二楚。

不但嫉妒大公主洛子衿,更是胆大包天偷偷到双月国圈养了不少从南国边境抢去的青年男子,在袖州早已臭名远扬。

可是现在洛子吟的种种反应,反倒是像换了一个人似的。

洛子吟此刻心中慌乱不已,脑海中不断回忆剧情,转头正好立着一面铜镜,铜镜里面自己同样身着喜服,更加证实了她的猜测。

沈言之眉头紧蹙,想起来时的目的,再次提剑朝着洛子吟而去。

洛子吟在意识到身后之人就是疯批男主沈言之,而身为炮灰的自己今晚也必死无疑后。

心底越发慌乱,她如果记得没错,今夜洛子吟是被沈言之直接一剑封喉而死,那自己!她猛地捂住脖子, 转身,正好看见沈言之提剑朝自己走来。

洛子吟脸色大变,立马跪了下去。

沈言之:“???”

洛子吟:“!!!”

我怎么就跪下了!

沈言之挑眉,对于洛子吟的这一跪有些讶异。

洛子吟瞟了眼离自己不远的尸体,赶紧闭眼看向别处,而后看向正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的沈言之,深呼一口气道:“沈言之,我知道你母亲在哪,你不能杀我。”

沈言之眸光微凛,看着洛子吟的视线布满寒光,将剑再次抵上洛子吟的脖子上,“在哪!”

洛子吟脖子传来的疼痛,能够清楚的感受到剑身的锋利,她记得书中的女主便是无意帮男主找到了母亲,又帮他巩固南国的地位,这才让男主沈言之对她死心塌地。

所以她情急之下才会那样说,却忽略了作者给沈言之设定的疯批人设,那可是杀人不眨眼的。

她再次深呼一口气,强迫保持冷静,对上沈言之那双布满寒光的视线,“你应该知道我在双月国养了不少的男宠,经常前往双月国,而我有幸救过你母亲一命后,便与她交好。”

“若是她知道是你把我杀了,你以后就再也无法见到她了。”

说完,脖子上的剑却逼得更近了一些,洛子吟额头上渐渐冒出冷汗,死亡之神此刻仿佛在向她招手。

沈言之薄唇微抿,眉宇间的杀气未减,许久,才道:“二公主今日的种种表现让本世子很是刮目相看。”

而后嗤笑出声,洛子吟依旧跪在地上,全身紧绷,汗水打**她的额头,害怕至骨髓的惧意,让她全然没了力气再去反驳沈言之。

沈言之将剑提起,扔在地上,而后蹲下身子,靠近洛子吟道:“洛子吟,若是你今日骗我,我会让你死得比今晚惨上千倍万倍。”

洛子吟点点头。

“今晚就当是你欠本世子一个人情,否则你早就成了一具尸体。”

洛子吟:我呸,剑都抵我脖子上了,还帮我,难道不是你先把女主派来的人杀了,证明了你的厉害后,再把我这个炮灰杀了吗!

面上却微笑着转头对上沈言之那双似要将万物看透的眸子,“好,我也会尽快让你和你母亲相见的。”

沈言之对于洛子吟前后的反应,有些像他很早之前养的怂猫。

沈言之心情平静下来,起身。

“二公主应该知晓你我二人来了这双月国后意味着什么,所以不要妄想逃跑。”

听见沈言之威胁的话语,洛子吟陷入沉思,她自然是知道的,开篇沈言之和洛子吟成婚,名面上是为了两国停战交好,实际上是为了将洛子吟扣在手中,再利用洛子吟将洛子衿引来这双月国,一举杀害。

不成想洛子衿重生后智商在线,第一件事就是让洛子吟死,沈言之知道后,便将计就计,所以从头到尾,洛子吟就是一个炮灰。

是为了推动男女主一见钟情的工具。

洛子吟咬唇,“好,那夜深了,世子请回吧。”

话落,门外忽然走来两道身影,沈言之眼神微变,单手提起女主往床上扔去,洛子吟刚想叫出声,沈言之却一把捂住她的嘴,低声道:“叫。”

随后大手一挥,屋内烛光瞬间熄灭,从外透进里面只能看见两道身影相互重叠模样。

洛子吟:“?”

书友评价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我真不想跟神仙打架:这种刻意浮夸后夹带装逼的文风实在是看的脑壳疼。当然聚焦到某些人与物,浮夸和装逼也无所谓,但把这种风格印在背景里,实在难以接受。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歌星:拿恶心低俗当搞笑,我是受不了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不死不灭:……我不是作者的目标读者…… 见鬼,丢错书单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