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驱战王三部曲之事出有因
驱战王三部曲之事出有因

驱战王三部曲之事出有因索不达

标签: 奇幻玄幻 洛天磊 风瑰雪
来自域外星系的人形生物闯入地球,寻找并铲除最后六位驱战王的后人,邪恶与正义并不绝对分明的存在,可恨之人也有其可怜之处
到底会发生什么离奇曲折的故事,拭目以待
本文分为妖兽入侵篇、魔兽对决篇,异次元连接篇以及决战篇
如果反响可以会抽时间出第一部与第三部
状态:连载中 时间:08-02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第3章 贪欲


关于帕卡玛星的私宠叛乱主因:人类出于满足自身虚荣,突显自身的尊贵与此和他人形成鲜明对比,做了很多荒唐离谱,有悖伦理的事情。其中就包括当时广为流行的私宠人化培训,用科技的手段让动物的身体拟人化,然后教学人语,学会人才有的复杂情感。

对于私宠变异的原因帕卡玛人调查了很久始终没有一个统一的结论,目前主流的观点是生活在恶劣环境下加之食用尸体的情况下导致身体慢慢发生了变化。

邪魔灵龙乾作为三匪之一实力固然强大,而然谈及其身世却也不可谓不凄惨。

在那个捉捕野外动物买卖供他人圈养驯化盛行的时代里,一支当时知名后世查询史料互相矛盾的捕兽商人团队如同往常一样带着数百名猎手前往各大高山密林里寻找那些卖相好和稀有的动物,这次进山的目的是有人出高价让他们活捉一只年幼的古遗纪遗存生物飞龙一族的乾齿龙又名乾龙,之所以要年幼的是因为稍有年长后它们的凶狠残暴使人们几乎难以驯服往往在捉捕过程中争斗至死,而捉捕刚出生不久的小龙就没这个问题,即使是这样当时愿意接这笔单子的商队仍旧寥寥无几,原因就在于小龙身边肯定有大龙守护,危险系数太高,成本与收获不成正比,若不是此次出价高过以往又是进贡给当时皇室成员,衡量之后如果干得好还能就此得到皇室赏识,就在他人犹犹豫豫时此人与他的团队接单了。

当时野外已知的乾龙数量已经不足百余只,且生活隐秘居住在高山平日里鲜少有人踏足的山崖,以三到五个为一个小群体,通常为一公一母三子或一公二母两子,在他们之前已经不知有多少次的捕兽商人侵犯这里,留下许多彼此的尸体散落在凹凸不平的地面。长此以往乾龙族对人的声音与气味便格外熟悉与警惕,以前的人可以在大龙睡觉或者换班间隙中偷偷的迷药迷昏小龙崽后离开,次数多了,大龙有了经验这方法就不管用了。

在踏足那片地区之前他们围坐在一起商议对策,最后相出的办法是分辩梅花计,九成的人分两拨,一波主攻母龙,另一波负责吸引公龙的注意,将成龙牵引到一边后,其余人快速偷龙仔。

龙并没有人类的那般智慧,只见他们只攻击母龙,未对幼龙有任何想法,为了能保护雌性伴侣的安全,离巢驱赶人类。

计划得逞后,在付出伤亡三十余人的代价后成功吧两只幼崽带走。

买家对商人有一点要求那便是他只要相对温驯的幼龙,毕竟是要献给未成年的皇长子做生日礼物,如果送的是一只极具攻击性的宠物,搞不好伤到皇子上面追究下来,可没有好果子吃。

接下来的日子里他们就负责在交货期前驯服好这两只骨子里就不安分的龙仔,听话奖赏不听话挨鞭,小的那只或许是诚服于武力,渐渐不在反抗激烈,到最后直接成了听话的提线木偶。但是那只稍大的也就是今后的邪魔灵,死死活活不吃这一套,两者之间的反差让商人无可奈何之中心生愤怒,交货日期一到来验收的人看到这只全身遍体鳞伤的幼龙直接拒绝了,哪怕是原价的一半也表示不收,最后只要了另一只钱自然也给了一半。

这样一来买卖一算这笔钱不赚倒亏了,毕竟死了人是要拿一笔金额不少的抚恤金给他的家属的。商人为利而做事,虽然亏了本却也不可能去找有权势的人理论,自然而然的把心中满腔不满尽数撒在这个他以为的罪魁祸首上,反正因为长时间的鞭打让它的卖相已经是不能看了,也就不管能不能卖出了,直接准备活活打死解解气,但是求生的**以及对人的极度仇视让它不仅挺了过来还一鼓作气趁商人转身不备时用尽全力扑杀商人咬断其脖颈,之后拖着伤躯跌跌撞撞的飞向远方不知所踪。

因为像这类案件在当时对与帕卡玛人而言并不少见,所以一开始并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以至于之后后悔莫及也无济于事。

绝大多数帕卡玛人训练私宠的目的无非是为脸面与虚荣,所以为了达成目的可以牺牲私宠的一切包括生命,只要最后自身的目的得到满足就行。这就导致了人类对动物进行人性化培养的同时却不怎么在乎人性对待私宠,只要让自己不满意宠爱与残暴就在一念之间。

旧有颁布的法律谁都知道对私宠不公,然而后续参与修改以及通过的人大多都是原有法律的赞同与制定者在做决定,即便有些人有切实想过为私宠提高待遇,但是渺小的声音总会很快淹没在汪洋大海里,他们无法在民众中得到决定性的支持而落败,使得这种情况越来越严重。

人与私宠表面上看着相安无事,实际上矛盾已经不可调节,后者只需一根导火索就会引爆火药桶,而这跟导火索便是消失数十年之后王者归来并改名的龙乾。

原本这只是一个帕卡玛人文明历史进程中的小插曲,却不想私宠后续发生了集体大规模的物种异变实力突飞猛进。

对于最初的私宠变异原因帕卡玛人调查了很久始终没有一个统一的结论,主流的观点是因为帕卡玛人为了延年益寿一生会服用大大小小十几种药类通过煎熬、注射、口服等食用。这些积聚在人体内通常会作用一生,对人体有利无害。但是暴乱发生初期这些私宠总计至少残食了数以百万计的帕卡玛人,身体素质已经超出寻常且之后又被集体驱赶到在恶劣受污染环境下生活,长此以往才变成了妖兽人、魔兽人,其中的佼佼者冠之于邪魔灵称谓,共有三位。

时间来到第二天风瑰雪在学校食堂吃过早餐,漫步至学校渴贤亭附近的**喷泉,停下脚步驻足观看看到水池里游动的鱼儿、乌龟,一时玩心大起弯腰伸手去拨弄,远处刚从校长办公室出来的洛天磊手里把玩着一枚硬币,也往这里走去。嘴里说着:“很久没有许过愿了,希望我今天好运连连。”

当洛天磊注意到风瑰雪时,后者还沉浸在自娱自乐中,他看着手里的硬币笑了笑心里有了捉弄对方的打算待走近点后原本想扔在她面前的水池里吓一吓她,却不想手气不行,直接扔到了女方的衣服里面。

“我艹,完了失手了。”洛天磊暗叫不好。

风瑰雪突然觉得胸上有冰冰凉凉的东西,低头一看是一枚硬币落在胸口,环顾四周只看到悄咪咪准备离开的洛天磊,她觉得眼前这个人很轻薄,有些生气的说:“你不想解释一下吗。”

“嗯,”洛天磊无奈回头,“我说不是我干的你信吗?”

“你说的?”

“抱歉,只是想跟你开个玩笑,没想失手了。”洛天磊尬笑道。

“我希望你能对女性有起码的尊重,这玩笑不好笑。”说罢将硬币扔还给对方,头也不回地离开。

接过硬币有些可惜地说道:“我还想和她吃个饭呢,这么一搞怕是没戏了,不会把我当猥琐男了吧。”

出了校门回想刚才的那一幕,她发现自己并不是很生气反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为了不让自己想这些乱七八糟的,风瑰雪决定去逛逛街,分分心,顺带看看能不能偶遇光驱后人。

一个急着赶路的人与瑰雪发生了肢体碰撞,那个人没有任何表示自顾自地跑远,掉出的驱器被一小孩看到,误认为自己童心未眠带着玩具,而她也没有作何解释揣回兜里。走着走着感觉到似乎有什么人跟着自己,因为身处闹市为了能确定自己的猜想,她装作没事人一样往人烟稀少的地方走去,期间透过手机屏幕对着身后的景象看了一眼确定了是有两个鬼鬼祟祟的男人跟在自己不远处。

转进一条小巷里躲在一处暗角,那两个人跟过来后发现人跟丢了,一人对另一人埋怨道:“你就不能走快点吗!人都跟丢了!”

“你急啥啊!反正你我都看到她的面目了,通知出去还怕找不到她不成。”

“看来真的是找我,你们是谁!”风瑰雪从暗角里走出。

“我们?”二人大笑道,“你猜。”说罢显露真身乃铁甲角虫、油蛇妖兽人。

看到它们的面目心想八成是刚才驱器掉地上被它们看到了。

“早点投降,交出驱器,可以让你死得痛快点。你再快也没有我们出手快,时间上是来不及的。”

“是吗?为什么你们不觉得我是故意设计了一个陷阱让你们跳?朋友你来得正是时候。”

风瑰雪很有自信的话语糊弄到了二妖,它们回身去看,却什么也没有,再回头,风瑰雪已经翻墙而去。

“你这个家伙,随便糊弄你也能中招。”

“你可别光顾着说我,你自己不也一样好意思说我?”

“算了,回去把消息传给弟兄们,她跑不掉的。”

正要离开在墙的后面完成武装的木驱凌空飞跃停落在二妖面前:“我看跑不掉的人是你们才对。”

两位妖兽人发现面前这位木驱肩部上显现的是兽字觉得有能力搏一搏于是选择了应战。

“铁甲角虫形成时间约一千九百年,头部的触角可以接收外界之力增强自身,也能通过触角发出火球,所修炼技能:魔爆球。油蛇妖兽人形成时间约两千两百年,身体表面可以分泌油性物质,依靠兽化缠绕对手身体施力使其筋脉寸断,所修炼技能:紧身缠附。预计此次战斗可以获取激活第三项技能图案所需战斗数据的百分之二十五。”

二妖分站两头同时攻击配合默契下木驱一时只能被动防御,加上空间狭小施展不开,几个回合之后被步步压缩活动空间。

“看来我们这回要捡个大便宜了,木驱你也有落到我们手里的时候。”

以意念召唤数根藤蔓破土而出缠住二妖身躯之后马上予以还击,一拳击打在油蛇妖兽人身上,突然背后受到攻击,原来是已经破坏藤蔓挣脱束缚的铁甲虫从触角发出了火球击中了自己。

木驱陷入了两难的境地,自己需要与对手保持一定的距离才能施展开技能,可十几米之外就是主街道,要是把它们引到那里不仅会引起恐慌还有可能让它们随时撤走。

犹犹豫豫间被妖兽人看到了机会,二妖眼神示意后铁甲虫上前佯攻吸引木驱注意,而油蛇退后数步变回原始蛇样,瞅准双方的攻击间隙猛扑上前将自身紧紧缠绕在木驱身上,这便是它的修炼技能--紧身缠附。

被束缚住手脚的木驱只能以意念不断地从地下召唤数以十计的藤蔓根,然而都被另一只妖兽人铁甲角虫喷释火球所焚毁。

在木驱认为自己就要玩完的时候,一只光芒闪烁的剑从远处飞来,贯穿了毫无防备的铁甲虫身躯,剑身的光芒散去妖兽人跪倒在地失去生命迹象,光驱决定不再旁观从高处跳落以意念收回武器。

“朋友,让你久等了,需要我帮你解决身上的麻烦事吗?”

“剩下的我自己可以。”

以脑波意识代替手点,念动启动咒语在自己身前开启飞叶阵,一个方圆数米的阵型显现在面前,空洞的阵内飞射出成百上千的钩割叶,叶边除了锋利的刺钩外还可以分泌出毒液,使目标中毒。但见那孤独一掷的油蛇浑身扎满叶子,身体被注入了大量的毒素,不一会儿的功夫就在哀嚎中化为一摊血水。木驱实际获取的战斗数据为百分之十五,剩余百分之十归光驱,其第三项技能图案掌法所需战斗数据还差百分之九十。

“你是光驱!我正愁不知道要怎么找到你,太好了跟我回去吧,我有事跟你说。”

“那个,现在还不是时候。”洛天磊想到稍早之前的事情觉得现在表明自己的身份恐怕会让对方大失所望,“我还有事要先走一步,我们很快会再见的。”说罢一个飞起不见踪影。

“会吗?”她自问,然后不经意间看到头上有一户人家的窗户外开着,一位小胖男孩正趴着“看戏”。

“你们是在拍电影吗?”他好奇的问。

“是啊,不好意思打扰到你了。”

“好逼真啊,可为什么我都没看到摄像机?”

“你长大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你看到我长什么样了吗?”

“看到了,是一位很漂亮很飒的小姐姐。”

“那你能为姐姐守住这个秘密吗?不要跟任何人说包括你的爸妈,这个片子要是被太多人关注有可能就播不出来啰,你也很想在电视机前看到吧?”

“想。”

“那就一言为定。”隔空与小胖男孩做了拉勾的动作后离开。

洛天磊原本想悄摸的跟上去伺机寻找合适的道歉机会,却不想意外的发现了她的另一个身份。也让他回忆起了小时候和小瑰雪相处的画面,毕竟他们因为彼此父母生意上的关系以前有好几年待在一起玩直到那次变故的发生。

晚上洛父打开电话内容还是老样子,希望他把光驱器还回来,过回普通人的生活,他担心长此以往自己的儿子免不了是要为此栽跟头的。

洛天磊随便应付了几句,然后就跟父亲说了白天的事,末了他有些震惊地说:“原来你的怀疑没有错,他父亲真的是木驱后人,那帮人要的也是那个东西,我说他们怎么对金钱毫不动心,这么多年来都在他女儿身上,怪不得他们找不到。”

“天磊,既然是这样你可以先不急着回来,那孩子应该还叫瑰雪,小时候很粘你,她是个可怜人,你要多帮助多关心她……”

书友评价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清山变:一个宫女摔了一个茶杯 就被作者下令拖出去打死了..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星之海洋:这本书我只说三句话1、这本书是我看过的网文中真正有文学性的,虽然我说不出什么叫文学性2、这本书的故事性不是很强,情节有些乱3、这本书随便翻开一页读都觉得很有味道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攻略世界要死一千次:看了开头5章看不下去了。1星给论坛里推荐这本书“巧夺天工”的老哥。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