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军事历史›护国利刃
护国利刃

护国利刃笔尖烽舞

标签: 军事历史 安若素 杜子豪
意外穿越到平行异世,没有金手指,不是地主王爷,不是豪门赘婿,没有成群妻妾,仅凭前世能力和一腔热血,且看他独战山匪、守护村民;上马御敌,下马安国;翻云覆雨,谈笑灭国…… 三大强国夹缝之下的贺兰县已是兵临城下、城破在即,就在百姓绝望之际,城南沙尘瞬间席卷飞天,裹挟着黑色洪流,快马利刃冲入敌阵…… 将士百姓振奋,胡声震天:“那是我黑马军团,护国利刃……”
状态:连载中 时间:08-02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第5章 县衙领赏


什么是最伟大的友谊?

不是同生共死,不是共福患难!

而是有同样的理想和志向,同时拿起手中的武器,纵然是面对数倍百倍的敌人,依然敢于冲锋,相互之间坦然面对生死!

有共同追求的,也愿意且敢于为之奋斗而走到一起的,远比那些以“同生共死、共福患难”的友谊,要牢固得多!

陈承志说:

“大哥,今天咱们喊几个人一起去县城吧,先把赏金拿到手!”

安德福说:

“是啊,咱们住一宿,晚上找个地方,好好喝一顿!”

杜子豪说:

“行!毕竟时间长了,尸首会腐烂,别再搞出什么病来!”

“三弟,村里你熟,你去找人装车,我让若素安排点饭菜,吃了就出发!”

安德福答应了一声,便回家找人去了。

同样的,安若素这一晚也没睡好,不是因为外面女人们的叽叽喳喳和牛马的嘶鸣,而是屋子里的粮食和钱,太多了,看着就睡不着!

半夜的时候,她趁弟弟睡着之后,偷偷爬起来两三次,把那些碎银子和铜钱数了一遍又一遍,还偷偷打开了粮食袋子,玩着粮食,呵呵地傻笑!

这不,越笑越兴奋,天边鱼肚发白,索性就不睡了,刚要出门,忽地听到杜子豪他们三个正在谈天说地,忽地听到他随口吐了两句诗,忽地又听他们结义时起的誓……

她的家境本来还可以,但一个突然的变故,让她从此变得无依无靠。

这么多年,她的心坎上似乎有一道门,将她的本心与这个世界隔了开来。

此刻,她那柔软的小心脏,忽地就砰砰猛跳,想要冲破那道门:

“前几天还是一个躺在路边半死不活的邋遢男人,竟没想到有万人敌之力,还有如此才学,关键是胸有天下万民!真是神秘啊……”

她忍着脸上**辣的不适,大大方方地出门,说:

“我这就造饭,你们早些吃了好上路。我听说你……你冒充我表哥?”

杜子豪听到此话瞬间一怔,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却听她小声说:

“唉,表哥就表哥吧,用这个身份也免得很多麻烦……”

说完,她赶紧低下头,快步走进厨屋,做饭去了。

杜子豪苦笑着摇了摇头,实在搞不懂这女人为何这么容易害羞!

“嗬,我这算是捡了个便宜表妹么?”

然后走到院子西侧的棚子这里,对昨晚留在这里的女人们说:

“各位姐妹,等下吃了早饭,有愿意回家的,可结伴回去,免得家人挂念。若……”

他稍停顿了一下,接着说:

“若真无家可归的,就留在这里,我们总能给你口饭吃!”

他一说完,立马就有几个女人蹲在地上,捂着脸小声啜泣起来。

有的人可以回家,是从鬼门关前走了一道,这才激动的哭了起来。

有的人是无家可归,听他说可以收留她们,不至于饿死了,便感动的哭了起来。

杜子豪本想着去帮安若素做饭,但见几个女人走进厨屋去帮忙,这才作罢。

去屋里喊安若山,见他睡的死,怎么叫都不吭声,便问他:

“想不想去县城?”

“腾”地一声,安若山眼睛睁得滚圆,哪里还有半丝瞌睡的样子,激动地说:

“杜……大哥,你愿意带我去县城?”

杜子豪也被他的行为逗笑了,说:

“当然,赶紧起床吧,吃完饭就带你和你姐姐,一起去县城。”

吃完饭后,先是托安长生代为照看院落和院子里的女人,然后又押着俘虏将尸首搬上车。

杜子豪带着两个结义兄弟、安若素姐弟俩以及村里的另外三个年轻人,一行八人、五车,浩浩荡荡朝县衙而去!

先是按人头交了进城税,也不多,只要是活的都是2个钱!

好家伙,连人带马,一下子交了三四十钱!

心疼的杜子豪在肚子里直骂人:

“这TM是什么世道啊,进个城还要钱……”

刘知州县令得知杜子豪等人,带着山匪的尸首和俘虏前来领赏,显得格外兴奋。

因为自他发出剿匪悬赏令之后,一年多来剿匪总数才一百来人。

而杜子豪他们这一次就带来11具山匪尸首,听说还有13个活人俘虏,这耀眼的政绩,能不让人兴奋吗?

简直是,值得浮一大白啊!

刘县令一边邀请他们进县衙叙话,一边安排心腹去点验、审讯俘虏、核实尸首山贼身份,同时不忘告知师爷先拟捷报待发……

坐定让茶之后,刘县令清了嗓子,坐直身子郑重地说:

“诸位在百姓危难时刻,敢于舍身杀贼,能生缚、克贼二十四人,可见都是忠勇之士,在此,刘某代治下百姓,拜谢诸位!”

杜子豪等人也知趣地站起来,拱手还礼坐定后,杜子豪说道::

“刘大人过奖了,他们本是要抢我安澜村,被我三人碰上,这才灭了他们!”

刘县令听闻此言颇为惊讶,看向偏清瘦的杜子豪说道:

“果真……是你三人所为?”

是啊,三个人干掉二十多人,搁谁谁也不敢信!

安德福抢了话头,骄傲地说:

“那是自然!”

“哈哈,刘某真是开了眼界了。果然是年少有为,古人诚不欺我啊!”

刘县令开怀大笑,颇为欣慰,却又叹了口气:

“若贺兰城防官兵人人如你等这般神勇,何愁匪患不除,何愁家国不定啊!”

又似想到了什么,满怀期盼地问杜子豪:

“子豪啊,你可有从军报国之心?”

杜子豪听闻此言,知道这是个机会,但他实在不愿把命运,再交到别人手里。

虽然生死已看淡,

但,是生是死,要自己说了算!

于是就说:

“不瞒刘大人,杜某原是落雁关、飞雁军秦大帅帐下斥候什长,因情报有误导致全军覆没,杜某也身受重伤,虽得以生还却不能再从军效力,望刘大人海涵!”

“若刘大人舍得赏金,我等自然愿意继续剿匪,哈哈!”

刘知州县令一怔,心想:

“官场上近日流言不断,尤其是数十万飞雁军全军覆没的始末,两个阵营的言官交锋不断,无数官员争吵不休,难道真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不成?”

“报……”

刘知州正沉思着,一士卒大喊着快跑进来:

“禀奏大人,俘虏和尸首均为伏牛山贼人,无误!”

刘知州待士卒退出后,便通知内衙的人核算赏金,并将赏金装盘呈上。

“子豪啊,这普通贼人值1吊钱,也就是一两银子。而那军师毛用则是在县衙挂了号的,值20两银子,总共是43两银。因此次剿匪数量众多,故本官额外奖赏7两!这里总共是50两白银!”

“这么多……”

“是啊,我这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白花花的银子……”

“废话,你见过银子吗?”

……

在座的有一个算一个,都看着银子流口水!

而杜子豪也没想到这个刘县令有如此魄力,不但不克扣,还多给钱,实在是一个傻帽……

哦,不,实在是一个好官!

杜子豪也没多谦让,这可是在这世上挣的第一桶金,后续是死是活,可全指着它了……

于是,将银子一股脑装进早就准备好的褡裢里,然后向刘知州施礼告辞。

刘知州对杜子豪也颇为满意,敢作敢当,有勇有谋,且不像在座的其他人一样没见过世面。

刘知州把他们送到县衙门口,犹自执着杜子豪的手说:

“子豪啊,你等若有闲暇剿了匪,不用这么折腾,我派人带着赏银前去接收就是!”

杜子豪趁势抽出手,说:

“那杜某就先谢谢大人了,往后少不了要叨扰大人!”

辞别刘知州县令之后,众人纷纷围拢在杜子豪身边,说:

“杜大哥,你……你把褡裢打开,让我再瞅瞅银子长啥样!”

“哈哈,反正比你长的好看!”

“不是,我想摸摸,嘿嘿嘿,回家好跟婆娘说说摸银子是啥感觉!”

“那还不如直接摸你婆娘……”

书友评价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叛逆的鲁鲁修之最强杂兵:更改,剧毒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大宋时代周刊:戴小楼 不多说人称 欲医 淫楼 嘿嘿 肉戏那简直 一个字 顶剧情略显 冲肉戏去 绝对不会失望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肖恩的奋斗:粮草 作者笔力很好,雷点很少。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