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快穿美强惨:万人迷反派贴贴洗白
快穿美强惨:万人迷反派贴贴洗白

快穿美强惨:万人迷反派贴贴洗白幺白绕木

标签: 古代言情 司祁 白灿
【双系统双快穿!!!快穿+1v1双洁+修罗场+沙雕+美强惨+团宠】 神界不死神明——白灿,触犯天条,被丢下三千小世界历经磨难,在轮回死了第999次之后,系统大神看不下去了,安排一个外挂系统,于是乎,白灿手拿恶毒倒霉炮灰剧本,攻略花样反派,开挂穿书,扭转结局
可万万没想到,是系统大佬设下的追妻圈套,就等着白灿往里跳
横跳作死还是救赎倒贴,且看白灿如何爆笑面对人生
状态:连载中 时间:08-02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第五章拿下反派的三十六计之OX5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睡得迷迷糊糊的白灿感觉脸上一热,抬手推了推,翻过身又睡了过去。

沈知隐却笑得满足,抬手捏了捏白灿肉嘟嘟的脸颊,轻声道:“晚上再来,真是舍不得离开啊。”

话语中都是缱绻的依恋,但落在白灿耳朵里就如同催命符咒一般,掌心生生闷出一片湿濡。

就在沈知隐脚步声彻底消失之后,白灿猛然起身,手脚利索的猫在窗边,确定那个欠扁脸不见了,一把推开窗户,手脚并用的爬了出去。

脚步生风似的,直奔系统给的路线图中的狗洞处,边跑边骂,这个疯狗真的是不要脸了,上一世都把原主搞成那副德行了,重生一次还来,这不是要命吗!!

可白灿不知的是,就在她趴在墙角来来回回找狗洞时,二楼一只漂亮得过分的手将窗户推开一条缝,隐约中,正好对着白灿。

“爷,要抓回来吗?”欠扁脸抱着长剑立在沈知隐身后。

沈知隐没有说话,盯着白灿看了许久,就在欠扁脸以为沈知隐不会在说话时,就听见沈知隐低低的声音,“去梅娘那里,拿些链子和小玩意来。”

欠扁脸怔住,不可置信的望着沈知隐,只见一个宽硕的背影,无法看清沈知隐此刻的表情,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爷,梅娘的东西会玩死人的。”

“拿来就是。”沈知隐眼眸黑沉得就像无光深渊一般,直勾勾盯着白灿,而此刻,白灿正撅着屁股,趴在墙角摸摸索索。

把一排墙角都摸了个遍,愣是没找到系统说的半大的狗洞,白灿气喘吁吁的撅着屁股靠在墙角休息。

“老六啊,你确定那个狗洞是在这排墙角下面???”

【地图上显示,就是西北墙,往西五十步,约莫一尺宽的狗洞。】

白灿休息够了,撅着屁股继续往前摸索,突然手一空,彻底穿过墙,白灿咧着嘴,大笑几声,就扒开杂草,探头往洞那边钻过去。

视线本是一片乱七八糟的,就在半身穿过去时,好几双皂靴慢慢映入眼帘。

白灿沉默了一会儿,视线慢慢撤回,一点点的往回退,突然腰上一热,一双大手就搂着自己的腰。

周围都是窸窸窣窣的脚步声,白灿像一只烫蜷缩的小猪仔一样,蜷着双手,腰上的手隐隐透着怒气,好死不死的捏着白灿一块肉。

“都弄脏了。”沈知隐半抱着白灿,抬手摘掉她头发上的枯草,面色平静如水,丝毫看不出生气。

白灿连抬眼去看沈知隐的勇气都没有,抖得像一个鹌鹑一样,暗中使劲掐了一把自己大腿,顿时泪眼婆娑,红着眼虚虚看了沈知隐一眼,嘴唇嗫嚅着,“不...不要....关我.....”

话音刚落,白灿就感觉腰上的手紧了几分,决定再加一把火,抬手揪着沈知隐双袖,将头埋在他颈侧,眼眸都是泪珠,大滴大滴的,全都浸在沈知隐月白的衣领上,闷闷道:“沈知隐……我害怕....不要关我.....”

空气陡然就死寂下来,周围的护卫大气都不敢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爷!东西拿来了!”欠扁脸一手拿着金的银的好几条漂亮的链子,一手拎着一个大红云纹包袱走过来,一脸欣喜。

沈知隐面无表情的抬了一眼,落在光波嶙峋的链子上,微微叹了一口气,一手扣着白灿的后脑勺,嘴唇贴在她粉白耳廓上,细声轻哄道:“我不关你,别怕。”

说着朝欠扁脸曲了曲手指,“拿来。”

白灿顿感不妙,挣扎着就要挣脱沈知隐的禁锢,后脑勺却被禁锢得无法动弹,“唔....沈知隐...你说过的!你说——”

脚踝上突然一凉,一只手一把扣住下巴,白灿暗骂一句妈了个巴子!

哗啦哗啦响个不停,沈知隐死死按住白灿扭动的腰,颔首示意欠扁脸把另外一只也栓起来。

脚上一沉,白灿顿时就认命的靠在沈知隐怀里,无声地流着泪,呆呆地望着夜色渐浓的庭院,带着绝望的喘着气。

系统:哦吼!被栓起来了!

白灿:到底谁才是恶毒炮灰???你见谁家炮灰被栓起来的???

系统:多了去了,只是你见得少而已。

白灿:你干脆让我死得干净得了。

......

沈知隐一手兜着白灿一手搂着他的腰,左右扫了一圈,丢下一句,“若是一个叫柳月如的女子上门,管家给她五十两,安排她住在客栈。”然后抱着白灿大步朝主屋走去。

柳月如?是女主?

白灿垂眸,低着沈知隐宽厚的肩膀,想着想着,张嘴就咬了一口,越咬越使劲,直到嘴角发酸才松开,吐了一口气,虚虚道:“你不痛....”

“不痛.....”

说着,吻了吻白灿颈侧,抬脸蹭了蹭,“一点都不痛。”

白灿僵着脖子,剧烈的颤抖一下,感觉自己就像被一条黏腻湿滑的毒舌缠绕着,浑身冰凉至极。

不知道为什么,刚才那一瞬间,他感觉沈知隐像极了一个濒死的人抓住救命药一般,危险卷着窒息的气息紧紧的笼罩着自己。

沈知隐深吸一口气,前世那些不好血腥的画面犹如潮水一般涌入脑海中,瞬间将他拉入黑暗,陷入窒息中。

双手颤抖着死死抱紧白灿,下巴也紧紧地抵在白灿肩窝上,沉默了许久,声音就如精铁发锈一样,全是暗哑嘶哑,“小白,留在我的身边,只有我能保护你,只有我能占有你......你是我的。”

白灿一脸跟吃了粑粑一样,什么鬼?我一个恶毒炮灰哎!你一个主角团的男二说保护我??搞错没有???

张了张嘴,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出来,最后下巴抵在沈知隐肩膀上,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小声道:“.....你这是何必呢......”

沈知隐脚步顿了顿,愣在原地好一会儿,眼眸平静,抿了抿唇,才继续抱着人往前走。

——

望着暗沉沉的地下室,白灿努力维持的镇定差点没绷住。

看着蹲在床边,细细研究链子绑牢固的沈知隐,无语地翻了一个大白眼,看着自己就像待宰的猪崽似的,被牢牢的拴在案板上,手脚被绑在一起,就差挂在杆子上了。

沈知隐一抬眼,就看着白灿一脸委屈害怕的神情,深深叹了一口气,却有些兴奋的说着:“我是为了保证你的安全,最近外面不太平。”

白灿瑟缩地往后挪,瞳孔瞪得大大地,神色都是惊恐,偏偏嘴上还被绑了一截白布条,除了呜呜,什么也发不出来。

明明是精致帅气的面孔,就是白灿一个比钢铁还耿直的人,也是心动不止的,可偏偏眼睛里透着暗沉嗜血甚至有些病态的阴鸷,看得白灿心肝一颤一颤的,沈知隐舔了舔嘴角,说着让白灿更加心惊胆战的话,“处理了柳月如和孟笙的事情,你就彻底是我一个人的了。”

白灿没出息的啪嗒啪嗒落泪,剧烈的喘息着,拖着无力的身体死命地往后缩,在昏暗中,眼睛瞪得大大的,额角上都是细密的冷汗。

书友评价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九星之主:英雄二代活的不如异族狗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位面超凡之路:是作者改名了,还是你们有意黑他,我刚看了,不叫雷暴,叫云天舒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巫临异世:超级喜欢的一本小说。。比起巫颂我更喜欢这本书里的巫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