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妙搜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小说推荐›全章节阅读顾潇潇宋观尘小说

>

全章节阅读顾潇潇宋观尘小说

顾潇潇 著

宋观尘 小说推荐 顾潇潇

宋观尘顾潇潇是小说推荐《顾潇潇宋观尘小说》中出场的关键人物,“顾潇潇”是该书原创作者,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她转身准备离开,手却被宋观尘紧紧的握住,顾潇潇低头看着被他握紧的那只手,她知道宋观尘依旧不放心她的人身安危这些日子,她又何尝不是患得患失但是有些路,就像那老乞丐说的一样,得由她自己走“宋观尘,做为你的妻子,我曾经深深的伤害了你,作为一名大周的大民,我视大周百姓的性命如蝼蚁,作为我父母亲的女儿,我不孝不忠,伤尽他们的心,而我身为妹妹,我没有在哥哥们落难时,伸出挽手,这是我造的孽......

来源:2c   主角: 宋观尘顾潇潇   更新: 2023-05-18 10:2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网络作者“顾潇潇”的经典佳作《顾潇潇宋观尘小说》火爆上线,是一本小说推荐。文章精彩内容为:他猛地打了一个激灵,神情紧张的跪下:“是,皇上。”“怎么回事,心神不宁的。”薜宦吱唔了一声。明崇帝看他这副模样,心下一沉,眉头皱的更紧了一些:“说...

顾潇潇宋观尘小说第14章

所以,仅仅只是半日的时间,便有一些风声吹到了明崇帝耳边。
彼时,明崇帝正在用斋饭,薜宦心神不宁的看着他,明崇帝抬头看他这副模样,眉头不由一皱,道“薜宦。
连唤了几声。
薜宦才反应过来。
他猛地打了一个激灵,神情紧张的跪下“是,皇上。
“怎么回事,心神不宁的。
薜宦吱唔了一声。
明崇帝看他这副模样,心下一沉,眉头皱的更紧了一些“说。
“奴才不敢说。
“不说那朕就砍了你的脑袋。
薜宦脖子一凉,心想着,说不说都要砍脑袋,那还是说吧。
“奴才在外头听到了有关于珍妃娘娘的事情。
明崇帝眼眸一凌,薜宦虽然没看他,但也能感受得到来自于明崇帝的阴冷眼神。
珍妃怀胎五六个月,明崇帝都十分期盼她这一胎,没想到突然流产,因此明崇帝这些日子对珍妃也格外的珍爱…… 珍妃的死局3如今听到薜宦说珍妃的事情,明崇帝自然是偏袒珍妃的。
薜宦顶着压力,说道“皇上,奴才也是听到外头胡言乱语,才冒死进言。
明崇帝放下了筷子,已经没什么胃口“你说吧。
“外头有人传,今儿傍晚,方正大师亲自带着僧人,去梅园打扫,方正大师前脚刚从梅园出来,珍妃娘娘就到了梅园,娘娘与方正大师还说了好一会话。
“啪!
明崇帝重重拍桌。
薜宦身子狠狠一颤,把头压的更低“皇上息怒,定是外头那些人乱传造谣。
“你明知是造谣,那还愣在这干什么!
明崇帝心里蹿着一把火。
他与珍妃十年感情,自然不想去怀疑珍妃,可有些话听到后,心里总会有根刺,哪怕过往再美好,都抵不过这根刺扎在心头。
薜宦连滚带爬的说“是,奴才这就去查。
薜宦走后,明崇帝彻底没了胃口。
他叫了自己的亲信印洪天去查外面的风声。
第二天傍晚,印洪天才回来。
他汇报的无非就是,方正大师送去了各种点心到梅园,方正大师每日都会带僧人去给珍妃的梅园打扫,方正大师还亲自剪好花束送到梅园,梅园的东西都方正大师命人布置的。
印洪天只查了珍妃,并未看其余贵人的吃食。
若是印洪天再查查皇后及其他妃嫔的就会知道,他们吃的点心,也都是方正大师安排的。
可是听了印洪天汇报的明崇帝,心里已经生出了怀疑的种子,总觉得这个方正大师对珍妃不一样。
印洪天走后,薜宦也来汇报消息,说是方正大师给各院娘娘都安排膳食,连皇上这也是亲力亲为。
但有了印洪天在前,明崇帝对珍妃已经不是那么纯粹了。
他起身,先去了廖皇后那,廖皇后刚好在用斋饭,她没想到明崇帝会突然过来,心里除了惊讶之外,还有一丝的窃喜。
“皇上,臣妾刚好用斋饭,要不,臣妾再叫人摆一副碗筷。
明崇帝没有理会她的话,而是快速的扫过那一桌没有油水的斋饭,道“皇后这一日就吃这些?
廖皇后一愣,有些摸不着头脑的扫了一眼饭菜。
斋饭自然没有大鱼大肉,而是各种素菜,连油水都看不见。
廖皇后心思狠毒,但在神明面前一直规规矩矩,斋饭再难吃她也吃了,自问在五帝宫里守好了规矩,却不知在明崇帝这犯了什么错事。
碧琴赶紧走前道“回皇上,皇后娘娘今日早膳用的是馒头和白粥,晌午吃的是桂花糕、和农家自种的果蔬,晚上的斋饭就是这些,方正大师怕娘娘吃不习惯斋饭,还亲自做了花瓣做的甜糕。
听到后面那一句话,明崇帝的眼眉微微舒展开。
气氛也没有刚才那般的浮躁了。
他点了点头道“嗯,没什么事,朕就过来看看皇后吃用的可还习惯。
廖皇后心中一惊,一脸不可思议的看明崇帝。
他会这么关心她吃的还习不习惯?
珍妃的死局4廖皇后心里千回百转,也希望明崇帝的关心是真的,可她太了解这个男人了。
他突然跑到她这来,根本就不是真正的关心她吃的习不习惯。
她笃定,肯定是有事发生了。
不管什么事,从皇上的语气来看,这件事情都与她无关。
只要不是她的事,对她都是有利的。
她态度温婉的笑道“臣妾在苦寒之地都待过,能住在这雅静的屋子里享用斋饭,已经十分幸福了。
明崇帝神色一变。
他与她同在苦寒之地困过三个余月,那时候的廖皇后的确很让人心疼。
他眉头皱了皱,心烦意乱的看了她一眼,又瞧见她右手上戴着的白色手套,眼底的晦意更沉了些。
“早些休息吧,朕不打扰你。
明崇帝别开脸,没再去看皇后,而是转身去了德妃、贤妃、淑妃的院子里。
他发现三妃与皇后的斋饭都一样,方正大师的确安排的很均匀,连他的斋饭也没有例外,倒是应验了外界传言的刚正不阿。
从德妃的院子出来后,明崇帝就快步的去了珍妃的梅园。
可他还未踏入梅园,面前就有一群僧人在议论“方正大师的手真巧,知道珍妃娘娘胃口不好,吃不下斋饭,亲自用素面制成各种肉菜,看起来十分逼真。
“听说方正大师剃度前,就是大厨。
“素面做的肉菜怎能跟荤菜作比较。
“诶,一看你就是新来的吧,方正大师不光可以用素面制成肉,还可以用它来捏造各种有趣的动物呢。
僧人们转了一个拐就离开了,他们一直没注意到,默默跟在他们身后的明崇帝。
等僧人们走远后,明崇帝脚下的步伐更快了些。
而梅园这边,珍妃还不知道自己大难临头了。
她正在哄着凤枝公主用膳“嫣儿,吃些吧,吃饱了才有力气做事。
“可是这些斋食,哪里是人吃的。
凤枝公主瞥了一眼桌上的斋饭。
因为凤枝公主一直不愿意吃斋饭,珍妃没有办法便吩咐人到厨房另做。
方正大师知道凤枝公主不爱吃那些简单的斋饭,便花了心思用素食制成肉状,看起来色香味俱全,连珍妃都看馋了。
她拿起了筷子说“嫣儿,这里不比皇宫,咱们院子也不可能另外火灶给你另做,你且忍忍,明日过后便回定京城。
凤枝公主有了松动,她接过了筷子,开始吃方正大师另外送来的膳食。
珍妃见她吃上了,开心的哄道“方正大师不比宫中的御膳厨子差,他之前还是江南那一代有名的神厨,母妃叫他按你的口味做出这几道菜色,都是你爱吃的。
“那方正大师长的如此英俊,又有一手好厨艺,为何要来这种鬼地方。
“人各有志吧。
珍妃笑笑道。
“他有这手艺,入宫当个御厨,也好过在这种地方吃这些没半点油水的饭菜,有谁放着荣华富贵不享,不过方正大师做事倒是细心,每日都要来梅园打扫两三趟,看起来是个有眼力见的人。
珍妃的死局5珍妃立刻捂住了凤枝公主的嘴,蹙眉道“不可胡说八道,小心祸从口出。
凤枝公主身子一颤,没敢再往下议论。
可她们不知道,刚才她们的谈话,被门外站着的明崇帝听的一清二楚。
明崇帝攥紧了拳头,面带不善的离开了梅园。
而明崇帝刚走没多久,陶嬷嬷就过来了。
珍妃避开了凤枝公主,问“事情办的如何,为何今日没有半点风声。
再过一日皇上便要回定京城了。
陶嬷嬷说道“奴婢也不知怎么回事,捎出去的消息好像被什么人堵住了,就是传不开。
珍妃脸色一沉,面容隐隐有些狰狞之色。
陶嬷嬷道“要不然……娘娘找位高僧,借机让皇上去求一个签,再让这高僧指路给皇上。
“高僧!
珍妃冷笑,这五帝宫里高僧没有,淫僧倒有一个“你叫本宫去找方正?
“眼下也没有别的办法,看来是有人暗中算到了娘娘的计谋。
珍妃冷笑了一声道“这样,你去厨房告诉管事,就说公主不喜欢斋饭,最好再准备一份送过来。
到时管事知道自己伺候不好公主,便会叫方正大师过去,到时候陶嬷嬷就可以与方正大师名正言顺的交谈。
此事无论如何都得成。
陶嬷嬷应了一声,便离开了。
等陶嬷嬷离去后,珍妃去了另一个屋子,将一截香递给凤枝公主“嫣儿,吃好了吗,吃好了就该干活了。
凤枝公主瞥了一眼珍妃手上的香。
那叫幻情香,点燃即现幻象,还有催情之效,药效十分厉害,只要闻几下便能让人身体酥软。
凤枝公主站起身,从珍妃手里拿过了香。
珍妃道“明日一早,母妃会带着你父皇去给大帝上香,届时会让你父皇抽一支签,等签解完后,便会有人来通知你出事的消息,你拖久一些,让京城势力都看看顾天杰是如何对你下手的。
凤枝公主捏着香,道“若非逼不得已,本公主真不想这样对他,谁叫他不识好歹。
“去吧。
珍妃将自己身边几个有武力的宫女都用在凤枝公主身上。
等凤枝公主一走,珍妃也关上房门,可她刚一转身,就被人一棍子打晕,然后被那人扛到肩上,跳窗离开。
与此同时,前往厨房的陶嬷嬷也被人一掌拍晕了。
暗处的女子,将陶嬷嬷快速的扫入了草堆里,然后自己从暗出走出来。
这张脸与珍妃的一模一样,她左瞧右瞧,偷偷摸摸的朝方正大师的院子走去。
不过,这途中也还是有人见过珍妃的,与此同时,也有一两个人看到凤枝公主大晚上跑出来,去了别处的院子,那院子也是方正大师常住的院子呢!
可当时撞见的人,并没有起什么心思,只当是香客找方正大师谈心。
此时,夜色已沉。
顾天杰与宋观尘还有谢寻三人,在顾潇潇的竹院下棋。
谢妙兰精通棋艺,已经与顾天杰走了三局,每一局都花上了小半个时辰才收局,三局都是平手。
可顾潇潇看不懂,她坐在宋观尘身旁,昏昏欲睡……只觉得这黑白棋子真是无聊至极……“妙兰,你今夜若是不跟我二哥哥分出胜负来,是不是就不打算休息了。
珍妃的死局6谢妙兰一怔,原本沉浸在棋局里的谢妙兰,一瞬间抬头看向了顾潇潇,笑道“你若是累了,就早些回房休息吧。
“不行,你们都不累,我也不累。
顾潇潇撒娇的靠在了宋观尘的身旁,双手抱宋观尘的胳膊。
几个人对顾潇潇和宋观尘歪腻的一幕,早已见怪不怪了。
宋观尘宠溺的把手环过她身子,原本跪坐在垫子上的姿态,换了一个姿势。
他把腿伸展开,又盘腿而坐,拍了拍自己的大腿,道“躺孤腿上。
几个人是坐在了一个很宽敞的小榻上,上面摆放着一个方方正正的小桌子。
谢妙兰与顾天杰对面而坐,谢寻则坐在轮椅上,宋观尘与顾潇潇就坐在了软榻里头,也就是谢寻的正对面。
里面的位置很宽,足够顾潇潇枕在宋观尘身上。
宋观尘理了理自己的衣物,就把顾潇潇抱在怀里。
顾潇潇半个身子靠在他怀中,而宋观尘的手有意无意的轻拍她的背,语气温和“睡吧。
顾潇潇哭笑不得“我怎么感觉你这样好像我娘。
“噗!
谢妙兰刚喝一口水,直接喷在了谢寻的脸上。
谢寻眉头蹙起,没好气的看了一眼自家小妹,随手抽出了自己随身带的帕子,擦抹了一下脸上的水液。
顾天杰亦是无奈的瞥了一眼顾潇潇,再看看宋观尘的脸色。

《全章节阅读顾潇潇宋观尘小说》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