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妙搜小说!

首页资讯›(林鹿呦傅景川)二爷的黏人精甜又娇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林鹿呦傅景川完整版阅读

(林鹿呦傅景川)二爷的黏人精甜又娇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林鹿呦傅景川完整版阅读

《二爷的黏人精甜又娇》

林鹿呦

傅景川 林鹿呦 霸道总裁

热门网络小说《二爷的黏人精甜又娇》是著名作者“林鹿呦”的最新佳作。小说中具体讲述了:可是当这么乖的小孩,干干净净的站在自己面前,用那么清澈明亮的眼睛盯着自己,班主任的第一反应竟然是:是不是一中搞错了?再加上自己刚才说话停顿了几秒钟,在那几秒钟内,小孩儿眼睛里的惶恐和无措悉数出现。这让班主任根本说不出一句重话。最后只是说道,“你去办公室外面等我一下,我收拾一下课件,就带你去教室。”小...

来源:ygc   主角: 林鹿呦傅景川   时间:2023-03-18 17:47

《二爷的黏人精甜又娇》小说介绍

“林鹿呦”的《二爷的黏人精甜又娇》小说内容丰富。精彩章节节选:不一会儿另外的一个值班护士进来打针护士推着小推车进来很意外的看了傅景川一眼,“二爷”傅景川坐在床边,语气冰冷的嗯了一声,对外一如既往的冷漠小护士走过来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小姑娘然后将小推车上面的水袋挂在了钩子上,拿出针头包弯腰从被子里摸出林…

第19章 所谓的八班三霸

很显然,班主任其实是知道小姑娘为什么会突然从一中转到八中来的。
原本在这小孩儿进办公室之前,班主任还在翻履历。
想着见到这小孩要旁敲侧击的敲打一下。
毕竟是因为偷东西被劝退的。
可是当这么乖的小孩,干干净净的站在自己面前,用那么清澈明亮的眼睛盯着自己,班主任的第一反应竟然是是不是一中搞错了?
再加上自己刚才说话停顿了几秒钟,在那几秒钟内,小孩儿眼睛里的惶恐和无措悉数出现。
这让班主任根本说不出一句重话。
最后只是说道,“你去办公室外面等我一下,我收拾一下课件,就带你去教室。
小姑娘抱着校服,背着大大的书包,朝着班主任鞠了一个躬,迈着小小的步子,稳稳当当的走出办公室。
马班急匆匆地收拾了自己的教纲和课件,走了出去,“走吧。
林鹿呦赶紧跟上班主任的脚步。
一路小跑来到教室。
教室里很乱。
班主任一脚踹开门。
那可怜的门板砰的一下撞向后面的墙壁,又被墙壁反弹回来。
瞬间鸦雀无声。
马班气呼呼的说,“什么时候了还在闹,还有三个多月就高考了知不知道?
班主任走上讲台。
招招手。
小姑娘乖乖的走上去。
马班忍不住感叹,都是一样的高三学生,怎么有的学生就那么熊?
看看人家林鹿呦乖的!
但凡八班多几个林鹿呦这样的学生,马青云觉得自己能多活十年。
“我来向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我们班新来的同学,叫林鹿呦,林鹿呦,你向同学们自我介绍一下吧。
“同学们好,我叫林鹿呦,双木林,呦呦鹿鸣的鹿呦,希望大家多多关照。
小孩儿站在讲台上,站在八班所有同学的面前,自我介绍的时候,声音也软软的,小小的,像是某种毛茸茸的幼崽一样。
黑长发,冷白皮,漆黑眸孔,艳丽唇瓣,相互映衬,又乖又干净。
八班的男孩子眼睛都看直了。
马青云随手指了一个空位,“你坐那里。
林鹿呦抱着校服走过去,放下大大的书包,从里面拿出课本和文具袋。
马青云放下课本。
看了看教室后面的电子钟,“给你们十分钟的时间背诵《陈情表》,等会儿上课抽查背诵,背不下来的抄二十遍。
说完。
马青云就出去了教室。
林鹿呦的同桌是一个圆圆脸的小姑娘,“你好,你长得真漂亮,你的名字也好好听,我叫余晓,春晓的晓。
在以前的一中。
从来没有人愿意,或者敢和林鹿呦说话,此时面对着圆圆脸的同桌,林鹿呦受宠若惊,“你好,以后多多关照。
余晓很好动,也很爱说话,林鹿呦就默默的听着,“林鹿呦,我们班里有一个女孩子和两个男孩子不能惹,女孩儿叫苏清歌,是拉拉队的队长,经常和一些不三不四的男孩子混在一起,听说她爸妈都不管她了,现在唯一管她的就是马班了,她打起架来比男孩子都狠。
林鹿呦没有摇头,也没有点头,只是作为一个很合格的听客,看着余晓的眼睛听着余晓说话。
余晓继续说,“两个不能惹的男孩子,一个是宗野,听说他没有爸爸,妈妈还是开夜店的,就是提供特殊服务的那种,带颜色的,听说他前年就经常带着女孩子去开/房了。
林鹿呦哦了一声。
两边的腮帮鼓了鼓,有些可爱。
余晓忍不住笑的戳了戳,“你好可爱呀,又漂亮又可爱,对了,我还没说完呢,另外一个男孩子叫蒋棋,他是我们学校的学霸,也是校草,家里很有钱,其实也不是不能惹他,关键是他不喜欢和我们说话,每天都像一座冷冷的冰山,不过依旧是我们学校百分之八十的女生的男神。
这所谓的八班三霸。
现在只有一位在教室。
当然是学霸蒋棋。
余晓偷偷的告诉林鹿呦蒋棋的位置,林鹿呦扫了一眼,便收回了实现。
大概是因为傅叔叔,楚辞哥哥还有季家少爷都长的太优秀了,林鹿呦看到蒋棋的时候,脑海中划过一句这就是校草啊?
余晓又介绍了班长,学委,卫生委员和生活委员之后,才想起来自己还没有背会陈情表。
匆匆掀开课本,摇头晃脑,像是古代的小书生,“臣密言,臣以险衅,夙遭闵凶,生孩六月,慈父见背,行年四岁,行年四岁,行年四岁……
马青云踏着上课铃声进来,“上课。
班长同学立刻起来,“起立。
同学们纷纷起来,“老师好——
马青云抬手一压,“同学们好,坐下吧。
这边同学们刚刚落座。
可怜的门再次被踢开。
一个男生站在门口,身后跟着两个男生,手里抱着篮球,懒洋洋的看着马青云,“报——告——
马青云气的拿着手里的粉笔头扔出去,“又迟到又迟到,这个月是第几次迟到了?就不能快跑两步?非得迟到这一分钟?怎么?后面有狼咬着屁股不让你跑?
快高考了,知不知道?
你觉得耽误一分钟无足轻重,可是你每个同学都耽误人家一分钟,全班五十个同学就耽误五十分钟,你的心里都不会感到羞耻吗?不会羞愧吗?
站在最前面的少年一只手挠了挠眉毛,放肆不羁,菲薄的唇微挑,下半脸的线条锋利,“老班,你的数学怕是体育老师教的吧?
马青云又气又想笑,“赶紧进来。
三人吊儿郎当的走进去。
余晓偷偷的在林鹿呦的耳边说,“最前面的就是宗野。
林鹿呦哦了一声。
没有任何兴趣。
所以也没有抬头。
宗野走过走廊,路过林鹿呦的桌子,坐在了林鹿呦后面,也就是最后一排。
另外两个男生依次坐在了最后一排的其他两个位置。
马青云翻开课本,“我现在来检查一下陈情表的背诵情况,余晓。
余晓吞了吞口水,站起来的时候咬着牙说,“同桌,帮我提示啊。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