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喵叔小说!手机版

首页 > 全部小说 > 古代言情 > 万艳同悲

万艳同悲

公主公主著

古代言情连载中

《万艳同悲》内容精彩,“公主公主”写作功底很厉害,很多故事情节充满惊喜,韩纪姜神降更是拥有超高的人气,总之这是一本很棒的作品,《万艳同悲》内容概括:现代富家女出车祸穿书,“手拿”女二剧本遇见疯批男主。她步步设计只为保全性命,在男主的逼迫下展开了他们的故事…头脑清醒女二✘疯批男主。...

主角:韩纪姜神降更新:2024-07-09 22:12:23

继续读书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主角韩纪姜神降出自古代言情《万艳同悲》,作者“公主公主”大大的一部完结作品,纯净无弹窗版本非常适合追更,主要讲述的是:萧令走到她身旁给她夹菜,姜神降道:“考虑的怎么样?”萧令没急着回答她,边夹菜边道:“宫中人人都说你胆子小,见到陛下腿都软了,不是跪着就是跪着。昨日那番话,我倒是不觉得。”闻言,姜神降不慌不忙道:“陛下那样的疯子,叫谁谁不怕啊。”又反问道:“你不怕吗?”“我若是怕,就不会来宫里了...

《第五章 萧令》精彩片段

次日 早上宫女们给她洗漱穿戴,她的衣服是一如既往的有些露锁骨,还收腰,袖子很宽很长,是件粉色的衣服,上面还绣着古老的图案。

总体来说挺好看的。

宫女们给她梳头,头发高高盘着,露出她纤细的脖子。

梳妆打扮完,姜神降去用早膳,道:“你们都出去吧,让萧公公过来服侍。”

“是。”

萧令进来,顺带把门关上。

萧令走到她身旁给她夹菜,姜神降道:“考虑的怎么样?”

萧令没急着回答她,边夹菜边道:“宫中人人都说你胆子小,见到陛下腿都软了,不是跪着就是跪着。

昨日那番话,我倒是不觉得。”

闻言,姜神降不慌不忙道:“陛下那样的疯子,叫谁谁不怕啊。”

又反问道:“你不怕吗?”

“我若是怕,就不会来宫里了。”

他冷冷道。

她笑笑,笑的有些讽刺。

原著里他刺杀陛下,确实是没办分怕的。

就算是最后做成人彘眼神里也不带半分惊恐。

不过她嘲讽的是现实,就算他再英勇,不还是输了。

萧令道:“为什么帮我。”

他这语气十分防备的。

姜神降夹了块菜放嘴里,道:“我没有帮你,我在帮我自己。

我要逃出去,可我一个人来这里,没有帮手。

我要找人合作。”

“我是假太监的身份,你是怎么知道的。”

他神情有些紧张。

他以为这件事做的是天衣无缝。

没想到…姜神降眼睛转了一圈,似乎在想什么事,道:“我不仅知道你是假太监,我还知道你本是官宦人家。

先帝有西个儿子三个女儿。

你家是太子一档,陛下是庶出,野心勃勃。

先帝年迈体质愈发不行,他就干翻了太子,顺带连太子一档都灭了,你是侥幸逃出来的。”

听到这个,萧令的匕首己经放在了姜神降的脖子上。

姜神降见此,吓得手里的筷子都掉了,哽咽着:“大…大哥,刀剑无眼…饶命~你到底是谁!”

萧令压着声音问道。

她慌道:“我是齐国解善公主,姜神降啊。”

完了完了,是受刺激了吧,早说就不跟他扯这么多了。

“放屁!

一个齐国公主,怎会知道夏国这么多的事。

况且,这些事,除了我,你怎么可能知道!”

眼看着短剑己经在脖子上划出来,她慌道:“你…你若是杀了我,你也会死。

我现在可是楚国的夫人!”

萧令没说话,姜神降见此,看着脖子上的刀,生怕他一不小心自己没命了。

又道:“你看,我知道你这么多事,我还一个字都没说出去,多有诚意,你说对吧。”

她声音颤抖着。

闻言,萧令想了想。

的确,她完全可以凭借这个去告诉陛下,陛下一查就知道,她也可以借此在陛下面前刷好感。

萧令收回短剑,道:“此言有理。”

姜神降见此,深呼了口气,吓死我了,吓死我了,道:“这就对了嘛。”

什么脑子嘛,这脑子在宫里是怎么活这么长时间的?

她起身,坐到铜镜前看着自己的脖子,抱怨道:“都出血了,一时半会这刀口子是消不掉了。”

她拿了韩郎月送她的膏药往脖子上涂。

萧令道:“抱歉。”

听得出来,他很不情愿。

“没关系。”

她淡淡道。

萧令道:“你究竟是谁?”

这么有戒备心,看来不好合作啊。

道:“我是谁不重要。

你只用知道我们是一条绳上的蚂蚁。”

“我凭什么信你?!”

他反问道。

……我真是服了。

有戒备心是好事,他这完全就是疑心病啊。

真是无语他妈给无语开门无语到家了!

“信不信由你。”

她冷冷道。

此时,外头来了一堆太监宫女,领头的是个老太监,进宫门,宫女们都行礼,他对宫女道:“叫你们夫人出来。”

“是。”

那宫女走到屋门前,道:“夫人,太清公公来了。”

太清?

贺复回身边的老太监。

他来了,准没好事。

姜神降道:“完了完了。

我这脖子上的刀痕怎么办?”

她很是发愁。

她不得不出去,因为她知道,得罪贺复回她要遭殃。

姜神降走出去,温柔道:“公公前来所为何事。”

太清行礼,道:“陛下请夫人前去伴驾。”

伴驾。

找我伴驾,一定是换着法子羞辱我,他那种夺权杀兄的疯子,当年不仅把太子杀了,剩下的皇子一个都不留。

姜神降道:“公公稍等,我这就来。”

“老奴在外面候着。”

姜神降回屋,坐在铜镜前,给自己戴了些头饰耳坠什么的,让自己看着更艳丽些。

又拿了些银子,对萧令道:“你跟着。”

“好。”

姜神降与太清公公走在前面,一群人跟在身后。

姜神降给太清塞了些银子,太清很镇定,道:“夫人想知道什么。”

太清不愧是太清啊,跟在陛下身边多年,这场面是见多了。

姜神降道:“陛下今日召我来所为何事。”

“老奴不知。”

闻言她又塞了块银子,道:“那陛下今日是喜是怒。”

“不喜不怒。”

“多谢公公。”

仁和殿殿前有一群侍卫在外面站着,包括韩纪也在外面守着。

姜神降看了韩纪一眼,他俩对视了一眼,韩纪立马把头低下去,不知道是害羞还是不敢冒犯。

太清道:“夫人进去吧。”

就我一个,那你们呢?

为什么你们不进去?

“我等在外候着。”

……殿里就我一个大活人,陪一个疯子!

你认真的?!

真是无语到家了。

殿前的公公打开门,姜神降硬着头皮进去。

从她踏进去,殿门便关上了。

宫殿里的空间很大,贺复回坐在殿上批奏折。

这景象,活脱脱的一个孤家寡人啊。

不过也是罪有应得,从他弑兄篡位那一刻起,他就应该知道,从此以后,没有人会真心对待他。

殿里的气氛很深沉,深沉的能将人吞噬一般,姜神降感觉自己被这气氛压的有些窒息,一度认为自己是不是来冥府了。

她走到大殿中央,跪下道:“臣妾拜见陛下。”

“嗯,过来研磨。”

他没抬头,依旧批着奏折。

研磨?

大早上叫我是过来研磨的?!

脑子有炮!

还不是一颗两颗!

姜神降起身走上去,来到他身旁研磨。

他也不搭理她,低头批着奏折。

两小时后…贺复回批完奏折,冷冷道:“你回去吧。”

“是。”

她硬生生的两个小时,腿都站麻了。

走的时候还一瘸一拐的。

贺复回看着她的背影,拖着自己的下巴发呆。

她脖子怎么了。

咳!

可惜了她这张脸,如此无趣的人啊。

姜神降走出殿门,看了一眼韩纪,韩纪没看她,但姜神降觉得他的余光应该能感应到姜神降在看他。

姜神降这样做不为别的,只为了勾引他。

没错,她是故意的。

原著中他俩是有感情线的。

双方因为身份爱而不得,“姜神降”死后,他一生未娶。

痴情啊!

姜神降看了看萧令,道:“走吧。”

萧令在后面跟着,看着她一瘸一拐的腿,道:“你腿怎么了?”

“还能怎么,他让我磨墨,我站在那儿两个时辰,腿都麻了。”

姜神降抱怨道。

萧令环顾西周,道:“前面有一个亭子,要不要坐会儿。”

“好。”

萧令有些犹豫,但还是扶着她,她也没有拒绝,被人照顾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她坐在亭子下,萧令站在她身旁。

她把腿翘在石凳上,双手垂着腿。

她突然道:“你也看见了,贺复回这人谨慎,就算让人伴驾,外头还站了一群侍卫,韩纪将军都在外头守着呢。

你若是想杀他,根本不可能。”

“我们该怎么做?”

他问道。

姜神降想了想,道:“要我看,还是别傻了。

明知不可而为之,必将遍体鳞伤。

还是逃吧。”

她说这话不带半分开玩笑的。

闻言,萧令眉毛紧皱,怒道:“齐国人不愧是齐国人,胆小怕事。”

姜神降并未生气,道:“是,你是勇敢,你是有仇必报。

我胆小,我是鼠辈,行了吧。

再说了,你那么骁勇,最后连个全尸都没留住。

我比你体面,好歹我有个全尸。”

闻言,萧令简首觉得她疯子。

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看着萧令像看疯子的眼神,姜神降无奈,古人就是古人,思想是真的封建。

想报仇雪人是好品德。

但方法不对就是没脑子。

不但不能报仇,全尸都保不住。

算了算了,刺激刺激他吧,也好让他想明白勇气和莽撞是有区别的。

姜神降起身,指着萧令吼道道:“有时候,我真觉得不能怪主角光环撑着,你这配角是我见过最没脑子的配角。

没有之一。

亏你还是文官之子,你读的书是被狗给吃了吗!?

我真觉得,跟你合作还不如跟王若弗合作,她都比你有脑子!”

萧令不说话。

姜神降看他阴着脸的样子,还不说话。

闷葫芦是吧!

存心气我呢是吧!

贺复回天天吓我,你又过来气我!

好啊好啊!

你们一个个的都不想让我好过是吧!

她死死的瞪着萧令。

咬牙切齿道:“怎么不说话啊!

刚才不是挺会嘲讽我吗?

现在装闷葫芦了?!

你这又是演的哪一出啊?!”

萧令还是没说话,低头听她数落他。

看得出来,萧令很不服气。

姜神降见此,被他气的半死,亏我还把你当成“荆轲”一般的人物,原著里写你刺杀贺复回说你多么英勇,多么果断,连死都不怕。

我以为你是个汉子,没想到啊!

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啊!

蠢得要死,还说我胆小,真是越想越气!

气死我了!

气死我了!

姜神降看向他,真想揍他一顿发泄!

她越看越气!

一头撞向他的肚子,他没反应过来,被撞出去一米多。

她这动作简首和王若弗学的出神入化。

萧令简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她平日里温文尔雅,胆小如鼠。

怎么有胆子撞人?!

萧令愣在原地。

姜神降是出气了,整理仪容,起身走了,道:“别跟着我,我不想看见你!”

她心里暗喜,王若弗这招果然是解气,以后我得多跟王若弗学学。

小说《万艳同悲》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资讯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