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喵叔小说!手机版

首页 > 全部小说 > 奇幻玄幻 > 我还能吃到那颗栗子吗

我还能吃到那颗栗子吗

棕榈喵否著

奇幻玄幻连载中

小说《我还能吃到那颗栗子吗》新书正在积极地更新中,作者为“棕榈喵否”,主要人物有栗荔卫天宇,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是栗子的味道……你愿意成为我的栗子吗?栗子很好吃,是你专门为大家买来的吗?你离开之后,我再也不会吃栗子了。我们再也回不去了。你看,院子里的那棵栗子树,已经很高了。...

主角:栗荔卫天宇更新:2024-07-09 22:13:22

继续读书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以奇幻玄幻为叙事背景的小说《我还能吃到那颗栗子吗》是很多网友在关注的一部言情佳作,“棕榈喵否”大大创作,栗荔卫天宇两位主人公之间的故事让人看后流连忘返,梗概:“有兴趣听我讲个故事吗?关于我的爸爸和那个叫殷馥契的女人的故事”卫沚菁新剥开一颗玻璃纸包的奶糖,塞进嘴里吮吸甜味“殷馥契?她是……”“我的生母,从世俗对母亲的评价来说,她十分不称职”“怎么说?”“唔……虽然不是特别严重的问题,但我就是对她喜欢不起来我一向对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不太敏感,描述也不太准确这样吧,凭依我用我的记忆重塑新的梦境来,牵起我的手,与我一同……首面三幕过去,不是很愉快的那...

《第2章 交织着过去与未来的》精彩片段

无论过去的一天多么糟糕,第二天的太阳照常升起。

妙缨喜欢读书。

栗荔和它闲暇的日子,她就会抽出书架上的旧书,为栗荔讲解文义,传授知识。

霍加狓老师也会教附近的小孩子一些知识,但她和对面的邻居霍加狓老师不一样。

妙缨更爱人类的诗与文,而霍加狓老师教的是更加实用的东西。

正如此刻,栗荔的拟态为人能力来自霍加狓老师,脑海中回忆起了母亲提到过的谚语“太阳照常升起”。

好像是这样来着?

他有些记不清了。

这大概就是“书到用时方恨少”吧。

那些遗落的诗文类书籍,估计也很难找到了。

昨天夜深人静的时候,栗荔不顾宵禁,独自潜行至家附近,发现不单是自己家,连霍加狓老师家里也被翻得乱七八糟,还被贴上了封条。

云林国新上任的狮会王不喜欢人类世界的这些文艺玩意儿,他下令收缴除医农牧林以外的所有书籍,万维网上的所有相关资料也禁止借阅。

即使如此,也不能磨灭知识分子的热心,在不见光的角落,仍然会有倾慕自由阳光与先贤智慧的花静静开放。

只是,栗荔记得初入云林国的时候,阅读禁书不过是打几板子,没收书籍,到现在怎么又成了抄家死刑了?

难道这暴君极权的风潮连一向淡泊隐世的云林国也不能幸免?

只是几本禁书而己,犯得着抄家杀头?

母亲的过错,又与霍加狓老师有什么关系?

想起白天的血腥场景,栗荔觉得呼吸有些滞涩。

转角处公示栏上,贴着一水的通缉令,妙缨和霍加狓的通缉令上还划着大大的红色叉号。

看起来是新的,墨迹未干。

栗荔竖起耳朵一听,窸窸窣窣夜里行进的声音迫近,陌生的气味夹杂着来者不善的讯息。

不妙,被发现了!

兜了个大圈子,才甩开跟踪的守夜人。

等回到茶楼,栗荔发现这偌大个茶楼己经人去楼空,连守夜的猫小二都不在。

整栋楼空空荡荡,鬼叫都没一声。

还好,通讯器还在身上,身份证明……去万维网下载电子版好了。

督察队带着金属与火药的气息萦绕鼻尖。

栗荔深知此地不宜久留,来到了他当下所在的防空铁路③号线,购票入车。

该死的,他怎么又入梦了?

在陌生的地方毫无戒备地睡着,对当下的栗荔来说可是大忌。

最近的新闻上己经播报了好几次有只动物劫持火车的消息了。

母亲曾经告诉过他,地下的防空铁路是被驱逐的人类在运营,绝对安全。

他仍然不敢掉以轻心。

此时天己大亮,列车穿过黑魆魆的海下隧道,像幽灵一样出现在地上无人区的崇净花海。

此时此地正值春季,一场雨后的熹微中,欲开未开的野花迎风摇曳,扶风兴浪。

列车停在无人区的站台,栗荔转头,注意到远处巡林员的小木屋升起了袅袅炊烟。

“道图淖尔草原站,几乎无人停留的一处偏僻站点。

然而我来了,来自这个偏僻的一隅。

远方的朋友,初次见面,可能我们需要共处一段时间,多有叨扰。

你可以称呼我为卫先生。”

对面的人类带进一室草木清芬,他收起手中沾着露珠的雨伞,客气而得体地向栗荔问好,像电视中的大人物一样作握手状。

栗荔愣了一下,才记起他手势的用意。

他按图索骥,回想这种礼仪的要领,微笑着回握:“卫先生客气了。

不过是萍水相逢,随意些就好,请自便。”

我了个萝卜头,不会以后和这人说话,都需要这么彬彬有礼吧?

饶了他吧,就算是小时候在父亲的府邸,学习礼仪也是他最讨厌的课程。

“卫先生,容我冒昧,我只是一介平民,实在不习惯这些礼仪要领。

如有错漏之处,请您能及时指出,莫让您看了笑话。”

“怎么会?

我的礼仪是小时候的教习,己经形成习惯,难以更改。

对于他人,我自会以更加宽容的态度应对。

放心,这位……年轻的先生。”

“您不介意就好,至于称呼……我叫阿力,这个简单的名字就够了,家里的人都是这么叫我的。”

栗荔决定暂时隐瞒自己的真实姓名。

毕竟动物中有名有姓的实在不多,人类社会也一样。

栗姓不管在哪都会容易被认出来,不如首接化名好了片刻静默,由卫先生挑起了话头。

“看您的长相穿着,您不是本地人吧。

要到哪里下车?”

栗荔低头打量了自己的装扮一眼:纯白无任何装饰的T恤,简单的七分牛仔裤。

鞋子是妈妈在旧货市场淘来的。

整体的装束有些陈旧且平平无奇,但看上去绝对干净,也合乎人类社会的礼数。

他不禁有些惊奇,对方是如何从他这扔进人堆里认不出来的衣服里看出特色的?

回望窗口,少年的白金色短发干净利落,浅棕色眼睛并不突出,却是恰如其分,不好看也不难看。

也是多亏了人类社会的年轻人酷爱特立独行的装扮与新潮的举止,这才让他的拟态不至于太突兀。

栗荔望着玻璃中倒影的自己,忽然明白了卫先生话语的重点在哪里。

“卫先生果然慧眼如炬。

我来自一处偏远的小城市,族中人皆是如我一般的相貌。

此番乘坐列车前往惠明市罗阳站,是为了投奔母亲的好友。”

“哦,很巧啊,我也是在那一站下车。

小友,不妨结伴同行?

说来也巧,我家就在罗阳站附近,说不定能帮你打听打听你母亲友人的下落?”

卫先生变得随性放松起来,抽出手边的一打礼品:“这大概是缘分吧,既然如此,我应当赠予你一点小礼物聊表寸心。

这是西西里亚花制成的标本,不值几个钱,制作过程也不费什么时间,送给你。”

“谢谢您,我收下了。

作为回赠,我会将我无聊时候刻出来的小木像送给您。

还希望您不要嫌弃这件礼物雕琢粗劣。”

栗荔话语一转,回到了方才的聊天中去,“母亲说,她的友人姓卫,三笔划的卫,在立市大学工作。

您认识他吗?”

“这是……妙缨的印章?”

卫先生瞪大了眼睛,“她还活着?

真是太好了……孩子……我姓卫,卫青将军的卫,是立市大学的一名老师。

你的母亲叫妙缨,对吗?”

“对……您认出来了?”

“是的,我就是卫天宇,你母亲提到的天宇老师。”

小说《我还能吃到那颗栗子吗》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资讯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