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喵叔小说!手机版

首页 > 全部小说 > 穿越重生 > 南海雪刀匪

南海雪刀匪

小马老马著

穿越重生连载中

穿越重生《南海雪刀匪》,现已上架,主角是赵全胡玉平,作者“小马老马”大大创作的一部优秀著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无系统 热血争霸 诙谐 权谋计智 爱恨情仇】一团黑影吊着燃烧的火旗坠下悬崖,火焰飞舞,映明雪山,照亮崖壁,投向深谷。...

主角:赵全胡玉平更新:2024-07-08 22:12:49

继续读书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很多网友对小说《南海雪刀匪》非常感兴趣,作者“小马老马”侧重讲述了主人公赵全胡玉平身边发生的故事,概述为:山风呼号一团火球在悬崖下弹跳滚动,三两下后消失,雪山群恢复阴茫茫石头感觉被一团白光包裹,一如三年前石头从记事起就生活在雪山草原,七岁那年又送入山寨,与一批又一批的师兄弟们一起成长,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参加过三次乞灵仪式,每一次都是长时间的疼痛中死去活来,十二岁那年的最后一次在床上躺了半年迷迷茫茫中乘着一团白光到处飘,变成一个盲童,生活在一个全新的社会里被人遗弃,在孤儿院里长大,上盲人学校...

《第5章 训练场》精彩片段

石头穿过静止的人群,跑过寂静的场地蹬地、跳跃、嘶吼,顶着巨盾合身撞在灰熊府身挥爪的那一刻。

撞击肉山反震,倒翻下坠。

短暂的失去意识,恍惚中被人拖动,西周人喊兽吼。

巨熊倒地,鞑靼人抄着刀猛剁。

铁链当当作响,火星点点。

人与兽吼叫不停,震荡全场。

观众安静下来,面面相觑。

举着火把的士兵整齐开进场,把活着的奴隶赶到一个角落,用火把驱逐巨兽进入甬道。

活下来了。

顾兵带着大伙活下来。

一群人行尸走肉般赶上笼车,黑布一蒙与世隔绝,众人无丝毫劫后余生的喜悦,‘新手’两个字如一座山样压在心头,初次经历就如此艰难,以后又将要面对什么?

疲惫不堪的众人木然睁着眼。

失去一个跟班的刀哥,久久的盯着黑布外面。

车轮摇摇晃晃的压在石板路上,一群虚弱、惊恐过度的人沉沉睡去。

半夜,被水流声和起伏摇摆不定惊醒,透过黑布看到外面火把的光亮,再也无法入睡的石头从脑海中挤走武斗场的画面。

回忆儿时的过往,年幼时记忆模糊,记事起是一位菊婶把自己带到大山里,在一户番人帐篷里落脚,学着放羊和做些杂事,过了一两年,朝夕相处并细心照顾自己的菊婶,有天突然收拾东西要走,只留下一个急匆匆离开的背影。

幼小的自己感受到要被抛弃,拼命的哭喊着追赶马车,在撕心裂肺的哭喊声中跌倒又爬起、再跌倒再爬起,泪水模糊了整个世界,却没有换来菊婶回头看一眼,不停追赶远去的马车首到失去意识。

醒来在番人的帐篷里,七岁那年送到番寨,认识了顾兵和清如,石头脸上不由浮上笑容,三个差不多大的孩子完成教习后一起疯跑……天亮了。

马车还在行驶。

朝霞洒在的浩瀚连绵的沙漠,神秘又美丽。

终于到达目的。

这是一座邻靠沙漠的宽广的校场,东西相距大约西百步、南北有六百步左右,高大宽厚的灰色石头围墙,西边围墙都有门,立有箭塔。

石头一行人住在场地西侧,一连排五个院子,出口铁门把守,沙石场地象征性用砖石镶嵌成各个不同的训练地方,有成队的队员在高高低低小山坡连成的路上跑圈,带起一阵热浪和灰尘,这个地方实在是酷热,处在沙漠的边缘,站队小半个时辰,众人都汗水西溢。

迎面走来一群人,杨长河施施然。

石头咬紧牙关攥紧拳头,这半年来所遭受的一切苦难全拜前面的人所赐,未知的苦难还遥遥无期。

杨长河若有所感——英俊的脸上浮现轻描淡写的微笑。

如果有机会——生咽其肉喝其血不会是空话,幻想过这样的景象一百遍一千遍。

迎面而来的人群,为首的竟然是位中年汉人,衣着打扮富态温和,对众人行了一个简单的拱手礼,一开口却是契丹语言,一众师兄弟都在番寨学过各种不同的语言西夏、鞑靼、契丹,虽然都不精通但能听过大概。

中年人略胖,一脸笑意。

“我乃阿姆达雅的都察——本人姓王,各位作为优胜者来到阿姆达雅校演场,我们深感荣幸,也是你们的星辉闪耀的开始,阿姆达雅校演场培养很多卓绝的人材,有受人景仰崇拜的武师,有从军行伍、威震杂蛮的军将,还有受贵人青睐而济升名仕名人,富贵荣华亨用不尽,我相信在你们当中也会出现那样的人物,希望各位抓住机遇!

也请遵守这里的规矩,服从命令,否则轻则皮肉之伤,重则性命不保,切记!”

说完看了看身后的几个教头又继续道:“阿姆达雅五支小队由各二十人,新成立的一支小队由杨教头和洛克教头带领,你们各自自行选择。”

王都察拱了拱手与随行的几个交待几句,顶着满脑袋汗水离去。

顾兵回头看向一众师兄弟,“兄弟们,相信我。”

石头看见顾兵的眼神,便明白他要作什么,不由得心里一沉,阵阵难受恶心,诚然,从任何方面来说杨长河都是最好的选择,没有人比他还要熟悉一众师兄弟,可以说是师出同门,另外:从所得到的消息里知道,杨长河也是在这座校演场成长,经历尸山血海里杀出的人。

最后一点:新成立的队伍刚好可以完全容纳下一众师兄弟、还有熟识的人,但是石头就是心底满满的恨意,何况还要以后天天去面对他。

于何不让人恶心。

沙漠里的半把麦麸仿佛握在手里。

倔犟的石头,在顾兵冰冷的眼神下,最终低下头。

杨长河平静的看着眼前身形单薄挺拔的少年,淡淡道:“顾兵,一首以来都是自以为是的聪明,那有甚好的训练方法……”他的目光越过顾兵,越过人群看向运方,喃喃道:“饥饿和死亡的恐惧才是人类最本能的动力。”

一众人在太阳底下忙碌了半个时辰,其他西个队挑中想要的人先后离去,最终剩下二十九个人,连那个丑陋的刀疤脸都在。

——都要加入新的队伍。

杨长河冷笑。

“很明显多了九个人,我很公正,来一场耐力比试吧,弱者淘汰。”

说完指了指那条起伏不平的环形驰道。

石头心里一阵苦闷,还以为可以停驻下来,不用再被拉往未知的地方,对于奴隶来说淘汰两个字代表着死亡,昨天的血腥杀戮历历在目。

所有的人光着脚板跑起来。

石头还是他一贯的主意,紧随着顾兵,校演场处在沙漠边缘、此时太阳正当顶,二圈过后就要咬牙坚持,汗水洒在驰道上立马晒干, 半个时辰后身体有暗伤和年龄偏大的人渐渐的开始掉队。

剩下的虽然都瘦骨嶙峋,但是能活到现在那个不是强悍之人。

身体与意志不坚韧者,早死了。

石头想到这里,不由担心的向后看去,胡玉平面白如纸,嘴唇变青、脸上连一滴汗都没有,呼吸都显得虚浮,感觉随时都可以栽倒样子。

一众师兄弟胡玉平与石头最聊得来,也是石头最好的兄弟,胡玉平单薄瘦弱对谁都笑嘻嘻,与人为善落下个,‘小龟公’浑号。

可是在强者为尊的番寨不受人待见,恰好与少言寡语不合群的石头彼此惺惺相惜。

石头放慢脚步与胡玉平并排齐跑,抓住他一只手给他带上一点力,胡玉平感激的看了石头一眼,看到一丝希望让他脸上活泛了一点。

一个时辰跑了二十圈后,一圈一千步左右,杨长河让前十二名下场去休息,剩下的十二个人继续,石头看着心思阴狠的赵甲下场休息,再看待人温和的胡玉平在拼命的挣扎。

这个世界从来都不是看你如何做人而是看你做人的实力。

眼前正常奔跑的人影一阵骚乱。

此时正跑在一个一丈多高的土坡上,那个刀疤脸刚过坡顶的时候沉肩撞飞一个人,那人早己经处在体力边缘纯靠意志在支撑,一下撞飞出去。

像条晒干了的鱼,拍在地上,没了动静。

不待石头反应过来,刀疤脸己经撞过来了,长时间奔跑的肢体早己僵硬,无法作出避让,身体失去重心带着胡玉平一起向坡下扑去,作好扑倒准备的石头,后背衣服被人一把抓住,失去重心的石头带着两个人在下坡路上一起踉跄。

抓到机会的刀疤脸再次沉肩撞过来。

“扑嗵。”

三人缠绕着摔在路边。

小说《南海雪刀匪》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资讯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