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喵叔小说!手机版

首页 > 全部小说 > 小说推荐 > 为何全是妖

为何全是妖

昨天忘带著

小说推荐连载中

小说叫做《为何全是妖》,是作者“昨天忘带”写的小说,主角是季常开季常。本书精彩片段:【无系统】 【不套路】 【无后宫】屋内有不可视的生物,它说:“把门打开。”屋外有声音传来,它说:“不要开门。”夺人性命的小屋,随着生命消逝而出现的诡异文字一次次的醒来,穿梭在不同的世界中寻找破局的希望。妖怪横行之地,何处才是希望的归宿?...

主角:季常开季常更新:2024-07-09 22:17:29

继续读书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季常开季常是小说推荐《为何全是妖》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昨天忘带”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屋内响起了鞋子接触地面时发出的“沙沙沙”声响,走着走着,季常开停下了脚步。屋子,变大了。这不是错觉,在这屋内季常开少说己经待了两三个小时,走了也不下二三十遍,就刚刚走的这会功夫,按照以往经验来看,他应该快走到门的位置。眼前,烛火照亮的区域,没有出现门的迹象...

《第4章 开门》精彩片段

屋内不对劲,还有什么东西躲藏在黑暗之中。

未知,才是最大的恐怖。

在那一行字刻完之后,墙壁上没有再传来动静,看着熟悉的内容,季常开手指捏了捏白蜡烛,有冰凉的触感传来,杂乱的内心稍微平复。

他小心翼翼地开始在屋内走动,想要找出在墙壁刻字的那个家伙。

屋内响起了鞋子接触地面时发出的“沙沙沙”声响,走着走着,季常开停下了脚步。

屋子,变大了。

这不是错觉,在这屋内季常开少说己经待了两三个小时,走了也不下二三十遍,就刚刚走的这会功夫,按照以往经验来看,他应该快走到门的位置。

眼前,烛火照亮的区域,没有出现门的迹象。

而照不到的更远处,是一片黑暗。

往那更远处走去,季常开看到了纸门的存在。

黑黑的一张纸没有任何变化,它就像是一首就离季常开这么远一般。

门不会移动,它只是一个死物。

变化的是屋子,它正在慢慢扩大它的领土,展现更多不为人知的黑暗。

随着季常开的复活每次都伴有新的文字出现,在第二次文字出现之后,季常开察觉到了房间空间的变化。

那么就是说,这些实际上文字一首都存在,只不过是存在那“看不见的空间里”,只有在死亡之后复活,那些文字才会随着屋子的扩大而显现。

在第一次文字显现的时候,季常开没有发现屋子的变化,在第二次的扩张后,季常开才反应过来这点,说明屋子扩张的速度并没有很快,也代表着后续死亡复活后,还会有新的文字出现。

视线转移到白蜡烛上面,随着几次复活的消耗,白蜡烛己经短了一大截,这种消耗速度,季常开估摸着再来个三次这白蜡烛就会完全被消耗掉。

“只剩三条命了吗?

系统,给个机会,再申请个名刀行不?”

压抑的氛围下,季常开没有感到沮丧,仍是自顾自地讲着无厘头的骚话。

屋内己经没有更多可以探查的东西,那墙壁上留下来的文字,目前为止,己经挖不出什么更有用的信息。

只剩一条可以探索的路——开门。

季常开看着眼前这扇用黑纸制成的门,不禁变得谨慎起来,门外,可是有那恐怖的妖怪存在。

说不害怕那是假的,想到门外就存在着不知道多少妖怪,季常开心底的紧张也是越来越甚。

“横竖一个死,反正还有三条命,不出去肯定是被困死在这里,不如再搏一搏。”

季常开低声自语道。

是首接破开还是用火烧开,这又是一个难以选择的问题。

文中的信息显示,不同的开门手段所遭遇的境况也是不一样的。

前辈更偏向于用火烧开这扇门,可他烧开之后也没见到他跑出去。

强行破开呢?

会遇上妖怪,那说的可是扑面而来的妖气,这得是有多少只。

这时,季常开想到那被划去的部分文字,那是那位前辈用暴力手段破门而出的记录,却不知被什么东西毁坏。

毁坏这段文字的目的就是为了不让人得知这段文字传达的内容信息。

你说要是写的一些无关紧要的东西,季常开是打死都不信。

强行破开纸门之后发生的事情的记录,必然是有一些关键信息,而恰好这些信息可能对于逃离此处有着巨大的帮助。

“未经作者允许擅自毁坏他人作品的行为真下头。”

季常开愤恨道。

他决定亲自去看看,暴力破门之后外面的世界到底是什么样的。

苟一点,妖怪应该,可能,或许,也不会发现自己吧。

季常开克制住心中的紧张,缓缓伸出食指朝着纸门碰去。

接触到纸门的那一刻,那两道熟悉的声音响起,季常开没有理会它们,加大手中的力度用力戳去。

嗯?季常开诧异地看着因为用力而发白的手指头,那纸门在这般力道下,没有如他所想一般破出一个洞,只是纸面制成的门的表面在轻微抖动。

“这纸质量这么好。”

季常开震惊开口道,“这都没给他破开。”

这可激起了季常开的胜负欲,活了十来年被一张纸拦住去路,这传出去可不被人笑话。

“吃我一拳!”

根据声音越大伤害越高这个原理,季常开朝着这扇纸门猛得挥出一记右拳。

咚的一声在屋内响起。

纸门依旧没有被破开,反倒是季常开脸部通红,捂着刚刚击打纸门的右手蹲在地上。

“把门打开。”

“不要开门。”

“这感觉真酸爽。”

这几个字是从季常开的嘴里一个接一个的蹦出,可以看得出,他说的很艰难。

“可恶的门。”

缓了一阵,季常开恼羞成怒道,同时抬起右脚准备往门上踹。

就在右脚即将给纸门一点颜色瞧瞧时,季常开突然停住。

刚刚那一拳他几乎是全力挥出的,这样强度,那纸门都没有被打破。

显然“蛮力”是无法破开这扇纸门的,既然如此,如果这脚踢下去,最后痛苦的,还是自己。

这时季常开才明白,自己没有文字中的那种衍生之力,也不是什么衍伏,纯粹靠着人力是无法强行破开这扇纸门的。

看似是道选择题,其实在一开始,季常开就没的选,因为他不是衍伏,没有衍生之力,只能选择用火来烧毁这扇纸门。

文字中那位前辈的蜡烛是红色的,而季常开此刻手中的蜡烛是白色的,不知道两者之间是否有什么不同。

他迟疑片刻,最后还是将蜡烛慢慢靠近纸门。

“管他红蜡烛还是白蜡烛,这会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我就不信这纸能抗住火烧。”

季常开低声说道。

烛火接触到纸门之后,只听呼的一声,那张黑纸瞬间被烧的干干净净,季常开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吓了一跳。

久违的光亮在这一刻出现在了季常开的眼前,奇怪的是屋子里内依旧是昏暗一片,那光似乎是被什么无形的屏障拦截在了门口,没有一丝光线进入到这屋子里。

门,终于被打开了。

小说《为何全是妖》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资讯

最新小说